上市公司年报频现业绩大变脸 原来都是套路

上市公司年报频现业绩大变脸 原来都是套路

2018年04月27日 14:06:29
来源:第一财经APP

近期上市公司年报频现业绩大变脸,在靓丽的业绩预告之后,不少公司却交出了巨亏的成绩单。根据第一财经统计,至少有20家上市公司业绩由盈利转为亏损,其中不乏由盈利数千万元变为亏损数亿元。这引发上市公司股价跳水,中小股民遭受损失。

上市公司给出的原因多是由于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应收账款存在减值迹象所致。有了解上市公司财务审计工作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出现业绩大变脸很多时候是上市公司刻意为之,是董监高对股价的编排措施,是资本市场的一个小把戏。目前监管层对于上市公司业绩变脸很少有真正处罚,因为没有办法真正界定上市公司是否在欺骗投资者。

这样做有何好处呢?该人士举例称,出现业绩大变脸从实际结果看弊大于利,上市公司股价下跌,他们还需面临投资者和市场的质疑、甚至是上交所和深交所的质问。但在当时上市公司有其他的考量,比如年底资金紧张需要银行贷款,这就需要他们向银行出具好看的业绩,于是就先发出一份靓丽的业绩预测。

20余家上市公司由盈利到亏损

今年以来有部分上市公司年报和业绩预告变脸让投资者“目瞪口呆”。

截至4月24日3500余家上市公司中有1950家上市公司完成了业绩预告和2017年年报的发布工作。业绩预告无需审计,但年报需要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从不经审计的预测到经过审计的结果“暴雷”诸多——与预测业绩相比,部分上市公司实际业绩落差过大;部分上市公司从盈利变为亏损乃至亏损数亿元。

实际业绩与预测相距甚多让投资者质疑声不断。

业绩预测公布上市公司可能取得下限值和上限值。根据第一财经统计,有1488家公司实际盈利状况低于预测的上限值,有320家企业实际盈利低于预测的下限值。“在业绩预披露阶段,很多上市公司的账目还未处理完,譬如坏账计提和亏损等,同时它们由很多子公司构成,在汇总账目过程中有失漏和最终的业绩呈现小幅波动属于正常情况。”某金融机构财务总监告诉第一财经:“但如果和最终的业绩偏差甚多就不太正常了。”

根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与预测的最小值相比实际战绩降幅超50%的至少有38家公司,在38家公司中降幅超过100%的有22家公司。譬如京能电力(600578.SH)预测2017年盈利5.4亿元,2017年年报显示其盈利仅为2.6亿元;长电科技(600584.SH)预测2017年盈利3.4亿元至3.8亿元,但2017年实际盈利仅为约7300万元,降幅约80%。

不仅如此,从预测到实际战绩由盈转亏更让投资者大跌眼镜。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有22家上市公司业绩从预测盈利变为实际亏损,其对比鲜明。譬如光一科技(300356.SZ),其预测2017年净利润约4847.79万元~6378.67万元,但2017年年报显示其净利润为-3.96亿元;再如安妮股份(002235.SZ),其预测2017年净利润为2000万元~2550万元,比2016年将增长71.53%~118.71%,但年报遭遇滑铁卢——净亏损3.67亿元;再如暴风集团(300431.SZ),其预测2017年净利润为4753.05万元~6337.41万元,但实际的年报显示其利润亏损1.75亿元。

除了前2大现象,少量部分公司存在几次修改业绩预测行为,还有少量上市公司连续多年出现业绩变脸。

以巨力索具(002342.SZ)为例2017年业绩连续两次出现业绩大变脸,业绩预测由最高的2700万降至800万而后又亏损1700万。

具体而言,巨力索具于2017年10月23日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中曾预测,全年实现净利润2063.36万元~2682.37万元,同比变化幅度为0~30%。2018年1月30日,公司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7年净利润区间变更为206.34万元~825.34万元,同比下降幅度约60%~90%。4月16日晚又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公司2017年营收为14.16亿元,同比增长3.72%;净利润为亏损1716.18万元,同比下降183.17%。

再如迪威迅(300167.SZ)连续多年出现业绩变脸。

迪威迅4月19日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迪威迅当年业绩同比下降119.91%,亏损额度为584.99万元。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2月27日披露的2017年业绩快报指出,当年净利润为1370.9万元,并且表示与1月31日披露的业绩预告不存在差异。

该上市公司自2012以来多次出现业绩变脸。2013年2月27日迪威迅发布的2012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其预计2012年度净利润为2605.69万元。但随后披露的2012年年报净利润为1973.11万元,相比业绩快报净利润下降24.28%。

2014年2月21日,迪威迅2013年度业绩快报公布的营业利润为2047.32万元,净利润为2307.04万元,但同年4月24日就进行了较大的修正营业利润修正为-479.01万元。可是,随后发布的2013年度报告更是与上述业绩快报及其修正公告存在很大差距,仅净利润数据就相比业绩快报下降77.39%,仅为521.52万元。迪威迅2015年和2016年业绩快报和经审计业绩亦有差异。

谁导演了变脸

业绩大变脸引发上市公司股价大动,引发市场质疑。以巨力索具为例,第一次业绩变脸之际1月30日股价跌幅0.32%,1月31日跌幅9.97%,第二次业绩变脸之际4月16日股价跌幅达1.29%,4月17日股价跌幅3.17%。

针对业绩的突变,根据第一财经统计,多数上市公司解释是由于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应收账款存在减值迹象。

譬如腾信股份业绩预测显示2017年盈利空间是在0.05亿元至0.1亿元,但2017年年报显示实际亏损1.37亿元,该上市公司表示,公司将其从长期股权投资转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并对其账面价值超过预计可收回金额的差额部分计提减值准备12517.70万元,相应减少公司2017 年度利润。同时,公司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长沙火钳刘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进行了处置转让,确认投资收益2600万元。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其投资收益确认条件不能全部满足,不予确认,相应减少了公司2017年度利润。

再如光一科技。4月11日晚间修正2017年度业绩快报。2017年公司营收由5.64亿元修正为5.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利4765.55万元修正为亏损3.84亿元,公司2016年盈利6378.67万元,同比降低701.56%。

对于业绩修正后由盈转亏的原因,光一科技称,根据会计年审反馈的意见,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下属重要子公司的商誉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为3.9亿元,对部分收入确认时点重新进行调整,影响利润约为-4463万元。

部分上市公司就业绩出现较大逆差,出具了致歉书。譬如,对于2017年度经审计业绩与业绩快报存在的重大差异,迪威迅在4月19日的致歉公告中表示,将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责任认定,同时加强培训以提高业务人员的专业能力和业务水准,加强监督和复核工作,切实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

某上市公司战略总裁助理卢某曾担任中级会计,他告诉第一财经:“上市公司业绩大幅度变脸尤其是从盈利到亏损,上市公司的财务部不会如此不专业,把从上千元万的盈利记录成数亿元的亏损,出现业绩大变脸多是上市公司刻意为之——多是董监高对股价的编排措施,是资本市场的一个小把戏。”该总裁助理指出,出现业绩大变脸从实际结果看弊大于利,上市公司股价下跌,他们还需面临投资者和市场的质疑、甚至是上交所和深交所的质问。但在当时上市公司有其他的考量,比如年底资金紧张需要银行贷款,这就需要他们向银行出具好看的业绩,于是就先发出一份靓丽的业绩预测。

上市公司是否出现业绩大变脸和其董监高关系密切。前述总裁助理表示,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出自同一地域、同一学校,其内部关系类似于家族企业,加之这类型上市公司若没有聘任职业经理人,董监高多会沆瀣一气,对市场的负责度较低。

在年底审计师真正进场对其进行审计时,上市公司和审计师方面就财务的统计方法很难达成一致,因为审计师不愿意为虚增的利润进行担责签字,上市公司只能按照审计时的报告进行如实的展示,这就出现了业绩大变脸。前述总裁助理解释称。

今年年初,上交所最新修订发布了业绩报告、业绩快报等五项临时公告格式指引,不仅要求上市公司必须明确区分并披露业绩变动的具体原因,还必须要重点提示、突出披露本次业绩变动的方向、变动金额、变动区间及非经常损益的影响情况等。深交所要求,业绩大幅修正的上市公司必须详细披露业绩预计“变脸”的原因。

事实上,针对业绩变脸上交所和深交所也在加强监管,但几乎每年年报披露季总有那么百余家上市公司业绩变脸,其中少数上市公司业绩变脸之大让投资者“目瞪口呆”。前述上市公司战略总裁助理表示,对于业绩变脸特别夸张的企业,上交所和深交所会发财务结果质问涵,对其出现财务变脸进行深究。但到目前为止,监管层对于上市公司业绩变脸很少有真正处罚,因为没有办法真正界定上市公司是否在欺骗股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