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通信总经理方程回复称不存在股份代持 爆料转让“壳费”支付细节

汇源通信总经理方程回复称不存在股份代持 爆料转让“壳费”支付细节

2018年05月04日 16:17:0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汇源通信总经理方程回复称不存在股份代持 爆料转让“壳费”支付细节

每经记者 贾丽娟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每经记者 朱万平/摄

5月3日晚间,汇源通信(000586,SZ)发布了总经理方程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此前,北京鸿晓指称,上市公司大股东蕙富骐骥背后出资方珠海泓沛的部分出资系方程所出,系股份被代持。在回复中,方程否认了股份被代持一事,表示3000万元的资金往来,仅为对其他出资人的借款。同时,在方程的回复中,汇源通信当初大股东变更存在“壳费”一事的轮廓也逐渐清晰。

回应问询称系借款

此前,在对四川证监局的监管函回复中,北京鸿晓言之凿凿地表示,唐小宏、李红星、方程三人作为北京鸿晓的管理合伙人,共同负责珠海泓沛基金的决策、管理、运营,并列示了珠海泓沛和北京鸿晓与唐小宏、方程的资金往来情况。北京鸿晓同时还称,汇源通信现任总经理方程,也参与了珠海泓沛的出资,出资人郭倩的一部分出资其实是为方程代持。

但在昨日晚间披露的回复中,方程称,其并非为北京鸿晓的合伙管理人,并表示“北京鸿晓和韩笑(北京鸿晓原股东,记者注)先生单方面确认本人为北京鸿晓的合伙管理人,与事实不符,亦不具有法律效力,更是对本人的诬陷。”

方程再次表示,自己与汇源通信及其持股5%以上股东均无关联关系,且与蕙富骐骥及其产权结构上的任一主体均不存在关联关系。

方程描述了自己与蕙富骐骥及其产权结构上的主体之间的几次往来情况:一是与汇垠澳丰洽谈了初期的合作事宜,并表示,当时李红星有意接手汇源通信控股权,自己在双方间居间协调并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此后再未参与其中。二是推荐了汇源通信财务负责人梁林东。

在重组中几名相关人士的分工问题上,方程与北京鸿晓的说法截然不同。方程表示,相关交易文件签署、与汇源通信原控股股东商谈、珠海泓沛组建、资管计划设立等,均为李红星及其下属团队负责。而北京鸿晓则称,珠海泓沛是由唐小宏牵头,李红星、方程协助合作组建,前期项目谈判、交易方案确定、商业利益安排等均由唐小宏、方程负责。

至于被指“代持”一事,方程回应称:本人曾于2016年9月26日转入珠海泓沛账户3000万元,该款项系珠海泓沛投资人向本人的借款,由于珠海泓沛工作人员告知直接转入珠海泓沛可能不便于确认其出资,该款项后续进行了退回。

北京鸿晓曾对此表示,方程曾从其个人账户转入珠海泓沛账户3000万元,但次日要求转回,并由郭倩个人账户转入珠海泓沛3000万元,同时根据当时经办人员与方程、珠海泓沛财务人员的工作微信往来记录显示,该笔投资系由郭倩替方程代持。

“壳费”疑云已渐渐清晰

除了澄清自己与北京鸿晓等的关系外,方程也证实了“壳费”的存在。

2015年底,蕙富骐骥接替汇源通信原大股东明君集团,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

此前在北京鸿晓的描述中,珠海泓沛除通过蕙富骐骥支付6亿元股票转让价款外,还需另外支付给明君集团 2.6亿元“壳费”。这笔壳费最终分六笔支付给了湖北泓创,但湖北泓创并未提供合同、协议发票等。2017年10月26日,湖北泓创公告了简易注销信息,并在2018年2月1日注销。

方程称,珠海泓沛基于从体外支付交易“壳费”的需求,需寻找一家与交易双方均无关联的壳公司代为走账,于是方程帮忙找了一家公司即湖北泓创,该公司仅处理“壳费”支付事宜,除此之外双方并无其他往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业内了解到,一般来说,上市公司重组中的“壳费”有几种支付方式:现金支付、重组方赠送股份、大股东承接置出资产,以及股权溢价转让等,最后一种在市场上最为常见。而珠海泓沛与明君集团的操作,属于第一种,也是风险较高的一种。

“现金支付壳费,属于重组交易背后的其他安排,有侵害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利益之嫌,故部分上市公司未在重组方案中进行披露。另外,壳费支付应该是借壳上市交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进行充分披露违背信息披露的监管要求,存在监管风险。”有私募人士这样分析称。

目前,汇源通信重组疑云中的部分事实已经浮出水面,但更多内容仍然模糊不清。此前深交所一口气发出六张问询函,目前也仅有蕙富骐骥、上海乐铮及方程的三份回复,北京鸿晓等还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