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数PPP项目退库或整改涉资4.9万亿 央企民企均有“踩雷”
财经

半数PPP项目退库或整改涉资4.9万亿 央企民企均有“踩雷”

2018年05月09日 11:40:11
来源:第一财经网

陈益刊

在严防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下,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清理整顿风暴在扩大。

5月8日,财政部PPP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23日,各地累计清理退库项目1695个、涉及投资额1.8万亿元;上报整改项目2005个、涉及投资额3.1万亿元。

这是财政部首次完整地公布历时4个多月的PPP清理整顿结果。这意味着全国被退库或整改的PPP项目达到3700个,占目前管理库项目总数约51%。清减或整改涉及投资资金4.9万亿元,占入库项目投资总额比重约36%。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受此次PPP清理整顿风暴影响,不少央企、上市公司PPP项目涉入其中。这既包括中国建筑、中国电建等央企巨头,也包括大华股份(002236.SZ)、龙元建设(600491.SH)、铁汉生态(300197.SZ)等上市民营企业。

多位接受本报采访的PPP专家表示,这次PPP项目清理整顿力度较大,目的是为了让PPP规范发展,防止PPP异化为新的地方融资平台,遏制隐性债务风险增量,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退库整改项目全扫描

PPP模式经过四年多的推广后,在去年迎来最严监管。去年11月,财政部发文要求各地通过负面清单严控新项目入库,并对总投资十余万亿元的万余个PPP入库存量项目进行集中清理,清退不合规项目,在2018年3月底前完成。

经过4个多月清理整顿后,财政部首次详尽地公布了4.9万亿元的被清理整改的3700个项目。

根据财政部PPP中心数据,从1,695个被勒令退库的PPP项目分布地域来看,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山东省退库数量居全国前三,内蒙古、湖南省、山东省退库项目投资额居全国前三。

各省退库项目数量数据来源:财政部PPP中心

从行业来看,退库项目中市政工程、交通运输、城镇综合开发项目数居前三位,合计占退库项目总数的51.9%、占退库项目总投资额的63.8%。交通运输的退库项目单位体量最大,单个项目平均投资额达23亿元。

从项目回报机制来看,退库项目中政府付费类、使用者付费类和可行性缺口补助类三大类退库项目相近。从项目阶段来看,退库项目真正进入执行阶段项目数占比仅17%,大部分项目处于准备阶段。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被要求退库的PPP项目涉及原因众多。有的项目是因为实施方案调整,不再采用PPP模式,比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立体交通综合枢纽及综合旅游公路PPP项目。有的是项目无法落地,而不再继续采用PPP模式,比如宁夏固原市社会民生事业PPP项目。有的是项目融资未落实,不再继续采用PPP模式,比如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天颐湖水生态环境综合治理项目。还有些项目因为选址拆迁难,涉及环境、信息安全等问题而退库。

2005个被要求整改的PPP项目中,来自湖南省、山东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整改项目数量居全国前三,涉及金额居前三的分别是湖南省、云南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从回报机制来看,整改项目多数涉及财政补贴。其中近一半项目是可行性缺口补助类项目,这类项目需要政府财政补贴才能维持项目盈利。另外36%的项目是政府付费类项目。

从项目执行阶段来看,进入执行阶段项目1074个(53.6%)、投资额1.6万亿元,其中社会资本为民营企业的项目502个。

被要求整改的PPP项目原因也众多。比如PPP项目主体不合规,如北京市轨道交通14和16号线PPP项目。PPP项目未按规定开展财政承受能力论证,比如云南省保山市地下综合管廊工程PPP项目。更多的项目是因为运作不规范,比如苏州市轨道交通1号线工程项目。

除了上述被清理整改的PPP项目库外,各地还退出储备清单项目430个,涉及投资额6,551亿元。

财政部PPP中心对所有清理项目分析后发现,在管理库退库与整改、储备清单退出的项目中,不宜采用PPP模式的397个;前期准备不到位的506个;未按规定开展“两个论证”的217个;不再继续采用PPP模式实施的1,120个;不符合规范运作要求的277个;涉嫌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的14个;未按规定进行信息公开的488个;由于其他原因被清退或整改的1,354个。上述项目中有部分项目涉及多个原因。

被清理PPP项目原因分析数据来源:财政部PPP中心

央企、上市民企“踩雷”

此次PPP项目大规模的清理整顿涉及不少上市公司的PPP项目,近期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PPP项目被叫停。

4月10日晚间,苏交科(300284.SZ)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有关方面下发的通知,将暂停与新疆北新路桥(002307.SZ)作为联合体中标的G576石河子-149团公路PPP项目,该项目因为当地贯彻落实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而被叫停。

4月10日,铁汉生态(300197.SZ)发布公告称,新疆自治区政府有关部门要求辖区内部分PPP项目暂时停工,并开展对PPP项目的合规性进行整理和筛查。目前该公司4个PPP项目采取了暂时停工措施。

其中铁汉生态中标的乌鲁木齐高新区2017年美丽乡村建设PPP项目总投资额进行缩减调整,从原来约13亿元调整为约3亿元,公司项目收益随之减少。另外三个PPP项目存在不再继续推进而导致公司未来可确认收入减少的风险。

4月16日,大华股份(002236.SZ)发布公告称,旗下控股孙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去年7月中标新疆莎车县平安城市PPP项目,项目合作期限为10年,中标金额为特许经营期内政府付费约43亿元,8月开始以项目公司名义对该PPP项目进行投资、建设和运营管理。近日中标单位收到莎车县公安局有关函件,为做好化解债务风险,降低政府债务支出成本,要求停止实施该PPP项目。

大华股份称,该PPP项目停止实施对公司本年度经营业绩和生产经营不构成重大影响,但存在项目不再继续推进导致公司未来可确认收入减少的风险。

除了上述上市公司外,根据财政部披露的89个被要求整改的PPP示范项目中,不少央企亦涉及其中。

中国建筑参与的多个PPP项目被要求整改。比如,中国建筑参与的投资约277亿元云南省华坪至丽江国家高速公路PPP项目,被财政部指出运作不规范。

中国铁建也中弹多个PPP项目。比如中国铁建参与投资的193亿元云南省昆明市轨道交通5号线工程PPP项目,被财政部指出主体不合规,运作不规范,未按规定开展财政承受能力论证;中国铁建参与投资的约323亿元的云南省玉溪至临沧国家高速公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也被指运作不规范。

在这次被财政部指存在瑕疵的PPP项目中,还涉及中国中冶下属公司、中国中铁、中国交建下属公司以及中国光大国际集团等。

此外,一些民企基建巨头亦未能幸免。比如,龙元建设参与云南省文山州文山市第一中学城南校区PPP项目被指运作不规范,未按规定开展财政承受能力论证,其参与的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国际会展中心PPP项目,也被指存在相同问题。

启迪桑德公司投资的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PPP项目,被指运作不规范,未按规定开展财政承受能力论证。北控水务集团投资的河南省洛阳市城市污水处理及污泥处理PPP项目,被指运作不规范,未按规定开展财政承受能力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