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牛山回复问询再推迟 赛马故事难续

罗牛山回复问询再推迟 赛马故事难续

2018年05月12日 14:09:56
来源:国际金融报

罗牛山在2016年才定向增发过,短期内再次进行增发的可能不大,288亿从何而来?

目前A股市场上,“赛马”概念股还有新潮能源、海航创新、平潭发展、新华都、珠江实业、亚通股份、华联综超、武汉控股、海澜之家,然而,这些公司并未真正从事赛马业务。

5月11日晚间,罗牛山再次推迟答复深交所的关注函,并且一反常态没有给出未来答复的时间。

罗牛山最近成了资本市场的明星,也连续两天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罗牛山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总资产为65亿元,却要花288亿元投资海南赛马项目……

虽然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屡被问询,市场质疑不断,罗牛山的股价却飞涨近30%……

那么,罗牛山此举到底是纯粹的投资,还是概念的炒作?罗牛山的融资能力如何?进军赛马行业的优势在哪?盈利空间几何?

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采访,罗牛山证券部相关人士三缄其口,直言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1

两次问询

5月8日,罗牛山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罗牛山国际马术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项目已获得《海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明》。

此项目的总投资额为287.8亿元,建设内容包括海南国际马术中心、国际赛马公园、行政办公配套及安居房项目、马匹设备等,拟开工时间为2018年,拟建成时间为2020年。

最引人争议的是,截至2018年3月末,公司的总资产仅为64.81亿元,净资产仅为39.78亿元,货币资金仅为5.9亿元,且存在重要在建工程需要后续投入。

罗牛山如此单薄的“身板”怎么负担得起这般庞大的投资额?该项目大额投资的资金源于何处?

这一异常也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

对此,罗牛山回应称,赛马项目包括公司自主投资的项目和招商项目。对于自主投资的项目所需的建设资金,待项目成熟后,公司不排除考虑通过自有、自筹(包括但不限于发行股份、银行信贷)及寻求战略合作伙伴等方式分期分步多渠道获取资金。

然而深交所对罗牛山的回复并不满意,隔天就下发第二封关注函,进一步追问公司大额借款或发行股份融资的可行性,并且如何保证投资收益率能覆盖融资成本,公司对该项目的成本-收益分析过程。

这家总部位于海南,主营为养猪,如今意图染指赛马的罗牛山,究竟是何方神圣?

2

融资堪忧

据悉,罗牛山的主营业务包括三大业务板块:大农业、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业务,其中以大农业为主,以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产业为辅。

2017年,公司在畜牧及屠宰加工、房地产、教育的收入分别为4.66亿元、6.37亿元、1.4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35.91%、49.04%、10.88%。

2013-2017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32亿元、10.06亿元、7.3亿元、8.91亿元、13.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6亿元、0.55亿元、0.65亿元、0.89亿元、1.55亿元。

表面来看,虽然公司的营业收入较为不稳定,但是净利润一直保持持续增长。

但从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来看,罗牛山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在2014-2016年连续三年未负,五年内累计为-1.71亿元。

受生猪价格周期波动影响,罗牛山的整体盈利能力欠佳。

现金流方面,2013-2017年,除2016年定向增发募资16.5亿元,公司历年的投资性净现金流、筹资性净现金流基本均为负(需为偿还债务、偿付利息支付高额现金),因此公司账面现金余额并不富余。

截至2018年3月末,罗牛山的期末现金余额为5.7亿元。

资产负债方面,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2015年的59.34%下降至2017年的40.58%,其骤降原因是因为2016年定向增发后,所有者权益中的资本公积金也随之大幅增长。

虽然2016年定向增发后,罗牛山的现金流和资产负债率都有所好转,但是通过自有、自筹(包括但不限于发行股份、银行信贷)及寻求战略合作伙伴等方式获取资金,是否就能支付巨额投资款项?罗牛山的融资能力有多强?

根据统计的数据,上市以来,罗牛山的直接融资额为25.34亿元,包括首发、配股、两次增发。

按增量负债计算,公司间接融资额为7.12亿元,总募资额为32.45亿元;按增资现金流入计算,公司间接融资额为79.76亿元,总募资额为105.1亿元,均远远小于288亿元。

一位证券从业人士还指出,罗牛山在2016年才定向增发过,短期内再次进行增发的可能不大。

3

优势在哪?

回顾罗牛山的发展史,公司虽在畜牧业深耕已久,但从未涉及到养马。加上融资能力堪忧,罗牛山投资赛马项目的优势何在?

深交所也对公司的投资优势提出问询。

业内人士指出,罗牛山20多年扎根于海南,今年恰逢海南建省30周年再次迎来国家重大战略政策机遇,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在新华社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中,中央明确鼓励海南“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同时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但值得注意的是,海南是否开放赛马博彩仍不确定。随之而来的疑问是,假设短期内无法从事赛马博彩业务,罗牛山如何进行盈利?

罗牛山称,赛马项目的建设内容包括海南国际马术中心、国际赛马公园、行政办公配套及安居房项目、马匹设备等。

江苏某马术俱乐部负责人表示,国内的赛马产业链还未规模化,盈利空间也十分有限。诚然公司可以依靠赛马相关配套的酒店、旅游项目等来盈利,但一方面需要时间来建立知名度,另一方面利润率也不高。

土地储备方面,截至2017年底,公司的总土地储备达1.21万亩,其中农业用地9852亩(包括695.86亩建设用地)、工业用地及教育用地1324亩、商住用地960亩。

此次的项目用地——海口市美兰区三江镇罗牛山农场,正是罗牛山已经拥有的农业用地中的一块。换言之,公司无需再支付土地成本。

人才方面,目前公司仅聘请了留美归国马业技术专家李卫平(中国马业协会第一届及第二届理事、马心理师、速度赛马调教师)担任公司赛马娱乐文化产业的专职顾问。

4

真假“赛马”概念股

除了罗牛山,目前A股市场上,“赛马”概念股还有新潮能源、海航创新、平潭发展、新华都、珠江实业、亚通股份、华联综超、武汉控股、海澜之家等。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翻阅上述公司的公告发现,这些公司并未真正从事赛马业务。

其中,江苏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有限公司实为海澜之家的关联公司,其业务状况不会影响上市公司。

曾被股民称作“最正宗赛马股”的平潭发展也仅是在2016年7月与平潭综合实验区社会事业局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根据协议,双方将深度开发马术运动及相关马产业。

此后,平潭发展再未发布过任何与赛马有关的消息,2017年年报也未有提及。

仅有海航创新(原名九龙山)的一家子公司平湖九龙山赛马运动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龙山赛马”)为赛马运动提供服务。

九龙山赛马成立于2009年,是海航创新的控股子公司,赛马场建造工程的账面余额约为4500万元。

因为马会俱乐部是九龙山景区的配套设施,所以海航创新在赛马业务的收入没有单独披露,但从公司整体的经营表现也能窥得其赛马业务的蛛丝马迹。

自2012年转型起,海航创新的营业收入就开始连年下降,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6年为负,累计亏损高达10.86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