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昌健起诉华大基因侵犯名誉权案生变:开庭前一天中止审理

南京昌健起诉华大基因侵犯名誉权案生变:开庭前一天中止审理

2018年07月18日 10:36:07
来源:澎湃新闻网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华大基因。视觉中国资料

7月17日晚间,有媒体报道原定于7月18日下午14时30分开庭审理的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昌健”)起诉华大基因侵犯名誉权案暂不开庭。华大基因方面称,“该案中止,等待我方诉对方不正当竞争案审理结果”。

华大基因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了上述说辞。至于两桩案件存在何种冲突,华大基因方面表示,“一个案子以另外一个案子的结论为基础。”华大基因诉南京昌健不正当竞争案同样在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审理,开庭时间待定。

值得注意的是,原告方南京昌健王德明,也就是6月14日在天涯论坛发布《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文章的“举报者”,7月17日晚间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我这边没有接到任何法院的通知,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明天法院到底开不开庭。”王德明此前告知,已申请了案件公开审理,并得到法院许可。

就在7月16日晚间,澎湃新闻记者在联系王德明时,他还提到正在为开庭做准备。

2016年4月4日,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现更名为“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下称“华大研究院”)与南京昌健签署了一个做细胞保存的技术服务的合同《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由华大研究院向南京昌健提供技术服务。

这实际上和王德明的预期有落差,他此前和华大基因筹划的是成立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不过,应王德明要求,华大基因最终在其官方网站曾发布关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成立”的相关信息(现已删除)。

就官方网站发布信息随后删除这一点,华大集团首席执行官、国家基因库执行主任、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徐讯给出的解释为,“早期我们管理上也没有统一口径,造成了一定误解”。

合作不到两年,2018年1月,华大研究院向南京昌健发送《解约通知》,正式与其解除《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理由为:鉴于南京昌健仅完成17例细胞存储样本,占全年300例目标的5.7%,属于根本违约行为。

5月18日,华大研究院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称,南京昌健违法冒充“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据华大基因此前向澎湃新闻记者等媒体表述,同日,华大基因还向南京昌健发送《侵权告知函》,要求其停止使用国家基因库名义的一切行为。

5月29日,华大基因在《江苏金融时报》发布声明称,华大从未以任何形式授权南京昌健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亦从未以任何形式授予该公司员工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身份。同时,南京昌健与华大基因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曾为技术服务合作关系,而并不存在名称的授权使用或实体的授权运营关系。鉴于合作期间该公司根本违约,研究院已解除与其全部合作关系。

5月30日,南京昌建在建邺区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起诉,要求国家基因库和华大基因停止侵权及恢复名誉,并公开道歉,在全国范围内消除不良影响,该诉讼案件最终于6月1日立案。

6月11日,事件再起新波澜,公安机关以“私刻公章”为由传唤了王德明。随后,被激怒的王德明便在天涯论坛发布了《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华大基因也已经于深圳市盐田区法院立案,起诉南京昌健侵犯名誉权。针对的事件即是王德明6月14日发布的文章。

另外,“举报门”事件以来,华大基因股价已累计下跌31.35%。7月16日也是华大基因巨额限售股解禁日,解禁数量为2.06亿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51.6%。按解禁前一天收盘价计算,华大基因解禁股市值约为211亿元。7月16日、7月17日已连续两日跌停。总市值由最高时的1028亿元缩水至332.36亿元。

为稳定股价,7月17日晚间,华大基因发布公告,公司7名高管拟计划自本公告之日起的6个月内,以不高于120元/股的计划增持价格,累计增持不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增持资金为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