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兴实控人“跑路”数百亿资金爆雷 多家上市公司遭受巨震
财经

阜兴实控人“跑路”数百亿资金爆雷 多家上市公司遭受巨震

2018年07月27日 11:17:34
来源:云掌财经APP

原标题:阜兴实控人“跑路”数百亿资金爆雷 多家上市公司遭受巨震

作者:云掌财经/邓欢欢


7月24日,网传“上海银行270亿理财基金,100万起购,血本无归”。上海银行随即辟谣,此非其发行的理财产品,也非代销,而是阜兴集团旗下三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行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其实,6月末阜兴系旗下私募公司办公室就已经人去楼空,实际控制人失联,引发投资者恐慌。一位意隆财富员工称,6月25日,他正常上班,虽感觉管理层有点异样,但并未在意。第二天一早得到通知,阜兴系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不用去上班了。

目前,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已有一个月。其控制的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共发行了上百只私募基金产品(易财行仅有2只),其中不少产品涉嫌自融和虚构项目融资。

阜兴.jpg

(图片来源:网络)

据悉,阜兴事件牵涉的投资人或有近万名,总资金规模可能超过200亿元。涉及的基金托管人有近10家金融机构。

7月13日下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就阜兴事件发布公告,称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无法正常履职的情况下,协会已经要求相关托管银行履行职责,统一登记投资者情况,并采取临时止付、冻结账户等措施,维护好基金账户资金安全。协会已经在第一时间对意隆财富等基金的情况进行了解。协会强调,私募基金具备高度市场自治的特点,投资者、管理人和托管人等合同三方应依据合同和法律约定行事。针对实控人跑路的情况,协会坚持以基金法为准则。

上市公司接连遭殃

华闻传媒7月26日晚间公告称,收到薛国庆、朱亮、朱金玲三名董事的辞职报告,收到殷栋林、许永胜两名监事的辞职报告。并且五人辞职后均不在华闻传媒担任任何职务。

查阅华闻传媒以往公告显示,其董事会成员为九人,监事会成员为五人,董事会三分之一辞职,监事会近二分之一辞职,华闻传媒亦开始遭受震荡。

7月26日,一位上海私募机构人士猜测称:“这或许是要和现在旋涡之中的阜兴系进行切割,辞职的应该都是阜兴系人马。”

据调查发现,薛国庆、朱亮、朱金玲等与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广资产)、江苏阜建集团等关系深厚,而华闻传媒的大股东为国广资产,其法定代表人朱金玲正是朱一栋的堂妹。

相关公告显示,2018年7月12日,朱金玲旗下常州兴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兴顺文化”)所持华闻传媒控股股东国广控股股权被和平财富接手,并于次日迅速完成了工商变更。

不过,“阜兴系”的火线抽离并未能让华闻传媒平稳落地,后者依旧受到了冲击。

一方面急于与阜兴系进行切割,另一方面却遭逢重组失败引发连续大跌,导致控股股东被迫平仓。

2018年2月,华闻传媒公告称拟以16.68亿元收购估值为28亿元的车音智能60%的股权,但停牌半年后7月15日晚,华闻传媒公告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改为采用现金方式购买标的资产部分股权,另外,公司实控人国广资产拟在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5亿元。

上述增持计划并未能够挽救股价,华闻传媒复牌后连续六个跌停。

7月17日,国广控股所持5.04%股份依旧被司法冻结,另有8.39%股份跌破了平仓线,且有部分已经被强平。公司股价也出现连续6个跌停,6.97万投资者被深套其中无独有偶,与“阜兴系”相关的另外两家公司,近日也被波及。

2018年7月21日,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下称“意隆磁材”)所持大连电瓷股份(002606.SZ)全部被司法冻结;同日,浙江浦江域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浦江域耀”)所持华塑控股(000509.SZ)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

其中,意隆磁材实际控制人朱冠成为朱一栋父亲,浦江域耀同样与阜兴集团交集颇多。

这意味着,“阜兴系”的危机已经从线下私募平台全面波及到二级市场层面,而此时距其拿下上述公司控制权仅过去了两年。

两年时间,大起大落。坐拥至少4家持牌私募、多家上市公司,管理数百亿资金,实力看似雄厚的“阜兴系”却最终暴雷。

如今来看,其编织的资本游戏并不算精妙。

在2018年初,朱氏家族操纵股价之事就已暴露,为何却鲜有人警觉?甚至在此之后的半年之间内,郁泰投资等还成立了多个新的产品,朱一栋也得以“成功失联”。

监管问题如何解决

与部分P2P网贷平台爆雷后,一般由地方公安机关负责登记、侦办不同,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失联,银行有口难言,监管隔空喊话,显示这一领域存在监管和处置的模糊地带,仍待澄清。

7月26日,部分阜兴私募投资者代表和中国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法律部负责人进行了沟通。有关部门联合成立了跨部委、跨省市的专门工作小组,组长为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工作小组内有银保监会、最高院各方面人员。

据该负责人透露,中央的批示对证监会、人民银行、公安部等都有明确要求,各个部门已经开展相关工作,“包括对朱一栋和赵卓权的追逃、包括对底层资产的保护、资金流水的下追等。”有关领导还已经要求建立有效信息沟通机制,与投资者进行沟通,可能在下周就会明确。

该负责人还表示,由于阜兴事件是突发事件,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风险类型,要研究妥善的处置方案。目前,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阜兴旗下几家基金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员,除个别外均已回到上海,监管部门正要求管理人员说明相关基金运作情况。银保监会也已要求有关银行层层追查资金去向。

该负责人称,涉及阜兴事件的资料有近1500立方米,已由上海市政府方面封存,为进行封存花费的搬运费用就达50万元,将聘请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对资料进行核查。

对于这一事件,中银协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解释媒体采访表示,根据有关银行报告,银行作为私募基金的托管机构,已严格按照《基金法》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并依据《托管合同》约定,恪守契约精神,依法依约采取临时止付、冻结账户等措施,及时履行妥善保管基金财产等职责。需要说明的是,各银行在《托管合同》中有关当事人承诺与声明、权利与义务中,均明确银行对托管资产的托管,并非对私募基金管理人设立的合伙企业本金或收益的保证或承诺,银行不承担合伙企业投资风险。

卜祥瑞表示,依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托管银行并不具备“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等法定职责,此外,托管银行依法依规不承担“统一登记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