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不断 凯瑞德困局待解

麻烦不断 凯瑞德困局待解

2018年07月27日 14:25:33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麻烦不断 凯瑞德困局待解

  凯瑞德近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遭遇前任董事长被立案调查辞职后,凯瑞德再次遭遇现任董事长被立案调查以及重组告吹等一系列利空的尴尬,如今公司实控人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则使得凯瑞德将面临“无主”的状态。为此,深交所在7月26日专门向凯瑞德下发了关注函。在扣非后净利连续十年为负值的状态下,未来将如何突围则是凯瑞德亟须解决的一大难题。

  控制权稳定性引关注

  7月26日,凯瑞德披露了关于公司实控人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的进展公告。随后,深交所向凯瑞德下发关注函,就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等问题进行了问询。

  据悉,2017年7月24日,公司股东张培峰、任飞、王腾、黄进益、郭文芳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吴联模变更为张培峰等5人。根据协议,上述各方自愿成为一致行动人,将保证在凯瑞德董事会、股东大会会议中行使提案权、表决权、提名权时采取相同的意思表示和一致行动,使公司的控制权以及实际控制人在一定时期内保持稳定,协议有效期为12个月。提及上述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的初衷,凯瑞德在2017年8月1日发布的公告中曾表示,目的在于拟进一步保障公司持续稳定发展,提高公司经营决策的效率。而该协议签署的背景之一则为公司原董事长以及实控人吴联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然而,在上述协议到期之后,凯瑞德一致行动股东则面临“分崩离析”的尴尬。按照时间安排,2018年7月24日是张培峰等股东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到期的日期。在早些时候,关于该一致行动协议是否会续签备受市场关注。7月25日,凯瑞德公告称,公司于7月24日收到股东任飞、王腾、黄进益签署的《告知函》,该部分股东决定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一致行动关系自动终止。至7月26日,凯瑞德再发布公告表示,7月25日,公司收到原一致行动人股东郭文芳签署的《告知函》,确认郭文芳决定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自此,与张培峰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的股东均表态不会续签一致行动协议。凯瑞德表示,协议终止后,公司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上述事项迅速引起监管层的关注。在7月26日,深交所在向凯瑞德下发的关注函中,要求凯瑞德说明上述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的原因,以及进一步说明认定公司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原因、合理性及合规性。此外,深交所要求凯瑞德自查是否充分披露过公司存在实际控制权不稳定及变更的风险。

  董事长遭调查影响被追问

  需要指出的是,凯瑞德不仅仅面临无实控人的尴尬局面,在此之前,凯瑞德还遭遇董事长张培峰被立案调查以及被公安机关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等问题。在关注函中,关于上述事项对凯瑞德的影响等问题则遭到深交所进一步追问。

  根据凯瑞德披露的历史公告可知,7月20日,凯瑞德公告称,因张培峰是证监会近期所调查的某私募机构超比例持股未披露且在限制期违规交易一案的涉案当事人,证监会决定对张培峰进行立案调查。仅仅时隔一天,凯瑞德就在7月21日表示,公司于7月20日收到了金华市公安局出具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获悉张培峰、监事会主席饶大程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分别在7月19日、7月18日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彼时,凯瑞德称,公司经营决策情况正常,不会因上述事项导致公司董事会无法召开会议并形成董事会决议的情形。

  然而,董事长遭立案调查且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对于凯瑞德的影响无疑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之一。在7月23日凯瑞德召开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有投资者问及“公司董事长被监视居住,是否影响他对公司事务的执行?例如上次董事会缺席等。公司将如何采取有效措施确保事件对公司的后续影响?”当时,凯瑞德回复称,“公司正积极与相关方面沟通,了解事件的情况及进展。同时,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经营决策的有序进行”。

  在7月26日,深交所向凯瑞德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对此予以进一步追问。深交所要求凯瑞德说明张培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及被公安机关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对公司经营运作的影响以及公司的应对措施等。并说明公司是否出现《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第13.3.1条规定的“公司董事会无法正常召开会议并形成董事会决议”情形。

  未来发展面临考验

  实际上,对于凯瑞德而言,烦心事并不止如此。在凯瑞德披露张培峰被立案调查的同日,凯瑞德还披露了公司筹划数月重组折戟的消息。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在扣非后净利润连续十年为负值的背景下,凯瑞德未来如何发展无疑是摆在公司面前的一大考验。

  据悉,因筹划重大事项,凯瑞德在去年12月7日停牌。之后,自12月20日开市起凯瑞德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继续停牌。然而,令投资者遗憾的是,凯瑞德在7月20日公告称该重组因双方未就交易方案的具体细节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这也意味着,凯瑞德试图收购北京乐盟互动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的事项折戟。在深交所7月26日向凯瑞德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也就重组终止等相关问题作出了问询。

  事实上,凯瑞德此次筹划重组的背后,与公司主营业务低迷不无关系。资料显示,凯瑞德原是一家棉纺织企业,也是国内高档装饰面料和服装面料的主要生产商。2016年,公司原纺织类资产基本交割完成,凯瑞德完成北京屹立由数据有限公司的股权过户手续,公司主业由原来的纺织主业变更成为互联网加速服务相关业务。不过,业务发生变更后的2017年,凯瑞德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3511万元,同比由盈转亏。凯瑞德最新在7月13日披露的上半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凯瑞德将此前预计上半年归属净利润为盈利修正为预计亏损900万-1400万元。之所以修正上半年业绩预告,凯瑞德解释称是由于公司所处的网络优化与技术服务业务量较上年同期有所萎缩,公司业绩未达预期。

  北京商报记者在查阅凯瑞德历年财务数据后发现,公司自2008-2017年,连续十年实现的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均为亏损状态。宋清辉认为,扣非后归属净利润更能反映一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情况,扣非后归属净利润连续多年为负的情况或说明公司主营业务情况并不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在停牌期间,凯瑞德在2017年12月19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责任编辑:金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