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理工大学教授:民事诉讼在制度设计上仍需改进
财经

浙江理工大学教授:民事诉讼在制度设计上仍需改进

2018年08月01日 12:16:47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8月1日讯 2018中国竞争政策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由国务院与反垄断委员专家咨询组主办、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承办,本届论坛荟聚来自全球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国际组织的竞争机构代表、法官、学者、企业和律师,将和您一起回顾《反垄断法》十周年的点点滴滴,并展望中国竞争政策的未来。

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院长、教授王健在论坛上表示,民事诉讼还有一些制度设计需要改进。王健教授以12家汽车零部件和汽车轴承垄断案为例,谈了以下三点看法:

第一,宽松政策的适用面太宽泛。所有的12个企业全部都适用了宽松政策;

第二,案件中没有适用没收违法所得的处罚方式,持续违法十年,违法所得额应该是非常惊人的。尽管案件总额比较高,但相比欧美反垄断的处罚我们国家处罚罚款金额还是偏少;

第三,没有发现反垄断后期民事诉讼案件的提出。汽车零部件案件无论对于整车生产企业,还是对消费者来说影响都是巨大的。但是没有反垄断后期诉讼反映了民事诉讼还有一些制度设计需要改进。

以下为王健演讲实录:

王健:今天刚刚公布的十大有影响力的反垄断执法案件,我选择了其中两个案件做一个点评。一个是12家汽车零部件和汽车轴承的垄断案,还有安徽信雅达等公司的垄断案。

12家汽车零部件和汽车轴承垄断案,之所以入选十大有影响力的案件,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它是第一次适用《反垄断法》查处的国际卡特尔案件。我们国家查处之前,日本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在欧盟,包括本国日本和美国、澳大利亚等过都分别遭到了反垄断调查和处理。二是这次案件是第一次在横向垄断案件中适用的宽松政策。三是这个案件属于恶性程度很高的核心卡特尔的案件,首先它是一个固定价格的案件,其次这个中企业违法的时间很长,按照我现在的统计,可能到目前为止是我们查处的垄断协议案件中违法时间最长的案件,达到十年。同时这些企业多次涉及多个产品的价格协商。四是反垄断罚款的数额比较高,12家企业共被罚款12多亿人民币。2014年之前,这个罚款数额是最高的,到2015年高通案产生以后,这个案件到现在为止是第二高的案件。五是重视执法的程序,保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这个案件中,日本公司提出的销售额统计有收入,当然也有一些遗憾,这个案件在我看来:

一是宽松政策的适用面太宽泛了。所有的12个企业全部都适用了宽松政策。二是这个案件中没有适用没收违法所得的处罚方式,持续违法十年,违法所得额应该是非常惊人的。尽管案件总额比较高,但相比欧美反垄断的处罚我们国家处罚罚款金额还是偏少。三是这个案件我没有发现有反垄断后期民事诉讼案件的提出,因为汽车零部件案件无论对于整车生产企业,还是对消费者来说影响都是巨大的,但是没有反垄断后期诉讼案件,这也反映了我们的民事诉讼还有一些制度设计需要改进。

关于安徽信雅达案件。它实际上是中国第一个调查过程中给予被调查企业反垄断处罚的案件,信雅达公司不配合调查,被处以反垄断罚款。第二,工商机关查处的首届协同行为垄断案件。案件中国家工商机关对于如何构成协同行为、协同行为的构成要件进行了详细分析。三是这个案件是一个行政限定下的垄断协议案件,这个案件非常典型的是经济垄断和行政垄断交织的垄断协议案件,过程中人行合肥中心支行处于主导地位。同样这个案件对于当事人程序的保障这一块我认为做的也是相当不错的,案件调查处理的过程中,浙江的信雅达公司提出的对于违法所得的认定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最后被执法机关采纳。遗憾的是没收违法所得的认定可以更加精细和科学。二是对于从属性的处罚协议,这个案件的主导者是人行合肥支行,企业虽然属于从属地位,但是罚款额偏高,达到了8%。三是关于上年度销售额的认定我认为可以更加优化。因为这个案件的查处是按照立案调查上一年度的销售额进行查处的,实际上案件的持续时间大概有4年,高峰期是刚刚开始实施的第一年和第二年,真正查处调查处理的时候销售额已经显著的下降。拿上海的一家公司来看,它的没收违法所得有1900多万,但是整个罚款额只有7万多人民币,相差巨大。四是银行也参与了市场的瓜分,但银行的处理在这个案件中没有涉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