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火腿陷“多事之秋” 屡遭问询未来发展堪忧

金字火腿陷“多事之秋” 屡遭问询未来发展堪忧

2018年08月02日 16:55:14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金字火腿陷“多事之秋” 屡遭问询未来发展堪忧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8月1日,金字火腿发布了针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对于之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中补偿方未履行现金补偿义务的原因、回购股份及高管离职对公司经营的影响等方面进行了回复。实际上,7月2日,金字火腿收到中小板对公司5%以上股东娄底中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公司股票达平仓线发表问询;5月28日,中小板对金字火腿重大资产收购进行问询等。经记者统计发现,自2018年5月份以来,金字火腿共收到5个问询函。

  业内人士分析,主业经营不善,多元化转型屡战屡败,大股东也早已减持套现,金字火腿正值多事之秋。

  股份回购 高管离职

  8月1日,金字火腿发布了针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对于之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中补偿方未履行现金补偿义务的原因、回购股份及高管离职对公司经营的影响等方面进行了回复。

  对于外界关心的董事长禹勃、董事兼财务总监王徽、监事王波宇的辞职以及业绩补偿方请求回购中钰资本股份、是否会对公司业务转型带来重大不利影响,公告表示,预计不会对公司业务转型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具体而言,公告显示,一方面娄底中钰目前仍然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中钰资本的核心管理团队成员均为娄底中钰的股东。因此,中钰资本与公司的利益仍保持高度一致,仍然可以也有足够的意愿以股东的身份为公司的双主业发展继续发挥其作用。另一方面中钰资本 2017 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为 1385.32万元,且未来经营业绩具有一定不确定性并预计无法在短期内发生重大改变。因此,业绩承诺方请求回购中钰资本股份,预计不会对公司经营业绩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业内人士分析,金字火腿的逻辑是2017年公司净利润表现相对较好,而短期业绩不会有重大改变,所以高管离职等不会影响公司业绩。这根本就不成立。因为2017年净利润的向好是由于中钰资本管理层抵押大量现金进行了一系列多元化的尝试,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短期内毛利率较高的业务能拉高公司的净利润水平。而高管离职后的经营很难预判,不过一定有损市场的信心。而股份回购目前业绩承诺方是否有资金实力进行偿还尚存很大疑云,难保对公司不会造成影响。

  快消行业专家朱丹蓬对此也不认同,他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多位高管的离职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表明了对金字火腿业务的不看好。这对金字火腿长期运营来讲必然影响很大。

  营销行业专家路胜贞也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金字火腿高层的变动反映企业内部的不稳,业务出现负面,同时也代表管理失衡。而股份回购更是证明市场对企业失去了信心。这均会对企业长期经营带来不好的影响。

  确实,对于业绩承诺方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实力进行股份回购。公告并没有进行回复,而是表示,回购资金的来源,将主要通过自有现金、对外融资、处置资产所得收益等各种方式筹措。具体的付款安排将在回购协议中明确约定。

  质押比例极高 股东多次套现

  说到金字火腿和中钰资本的纠葛要追溯到2016年。资料显示,2016年7月,金字火腿宣布以自有资金4.3亿元受让中钰资本43%股权,当年12月,金字火腿再对中钰资本增资1.63亿元,持股比例由43%提高到51%。

  增股的同时,中钰资本公司原股东深圳即娄底中钰、禹勃、马贤明、金涛、王波宇、王徽承诺中钰资本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3.2亿元、4.2 亿元。而中钰资本用尽各种资本手段终究没能完成目标。金字火腿2017年报显示,中钰资本的净利润仅为1281.39万元,与2.5亿元承诺利润相比差距巨大。这进而引发了关于股份回购的补偿。

  此外,金字火腿增持股份的同时,还主动“让贤”。2017年8月17日,金字火腿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施延助、施雄飚和施文,拟将所持1.44亿股股票协议转让给娄底中钰。交易完成后,娄底中钰将以14.72%的持股比例坐上金字火腿二股东席位。

  而“中钰”系团队上台后对股票进行了多次质押。6月28日,金字火腿发布公告宣称,金字火腿5%以上股东娄底中钰质押给东吴证券的股份中5583万股达到平仓线,占娄底中钰持股数的 38.77%,占公司总股本的5.7%。

  实际上,金字火腿这几个月以来多次进行股票质押。公告显示,截止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 403748160股,处于质押状态的股数合计为375193400股,占其持股数的92.93%,占公司总股本的38.35%。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多次进行股票质押目的当然是融资,缓解资金压力。说明大股东控股的资金大多是杠杆借来的,需要质押融资还钱、减少负债,而质押率变高是因为市场行情差,需要补充质押品。

  除了高比例质押带来的经营风险,金字火腿控股股东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早在2016年就对金字火腿股份进行多次减持套现,可见大股东本身对公司经营早已丧失信心。资料显示,施延军和一致行动人薛长煌在2016年连续7次减持套现8.85亿元。

  路胜贞坦言,施延军的多次套现是做企业的人不安心做企业,热衷资本高额套现,获取比企业发展更好利润的办法,至少说明,施延军已经缺失了对实业的耐心,对金字火腿的细水漫流的增长方式出现倦意。

  转型不顺 前途堪忧

  金字火腿在多元化业务上进行了多次尝试,但先后折戟。资料显示,2017年11月,公司宣布拟收购在纽交所上市的生物制药公司NBY37.14%的股份,成为NBY的第一大股东。2018年3月2日,金字火腿发布了终止收购公告,由于未能在协议约定期限前完成境外直接投资的核准备案手续,决定终止上述交易。

  2018年3月7日,金字火腿公告称,拟现金收购江苏晨牌药业81.23%的股权,近两个月后,金字火腿以“交易各方尚未就本次交易的估值调整等相关具体条款达成一致意见”为由,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

  金字火腿进行多元化尝试背后是公司主业经营的不景气。记者查阅金字火腿的财报发现,2015年-2017年,金字火腿的火腿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8.69%、32.91%、28.88%,逐年降低。

  2017年医疗健康和投资管理业务确实拉高了公司的净利润,但金字火腿的主业仍是火腿业务,占比41.32%。而如今中钰资本核心团队主张对股份进行回购也是最终宣告了这一多元化尝试的失败。未来公司火腿业务将继续成为主业,而当前火腿的低毛利率、赶不上消费升级的潮流等问题又引人担忧,金字火腿未来精英堪忧。

  路胜贞坦言,2018年是中国非常特殊的一年,金融领域反腐去杠杆化,加上美国加息,也带动大量资本进入去泡沫通道,股市大跌成为趋势,导致金字火腿上市的资本大幅度下降,资转型后又频频将上市主体的精力放在非主业的并购运作上。而食品行业的竞争对手却是在产品开发,渠道布局上进行升级淘汰。产品上的优势丧失加剧了自身业务的造血能力。

(责任编辑: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