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钰“乱认”债权人 两金交所风控存乱象

东方金钰“乱认”债权人 两金交所风控存乱象

2018年08月04日 08:57:34
来源:中国经营报

7月26日,上市公司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将深圳市招银前海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银前海金融”)和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交所”)列作债权人,金交所相关的到期未清偿债务4095万元,未到期债务1680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在摘挂牌业务之外,招银前海金融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的主要融资企业早已深陷股权之争、停产停工、失信企业和借贷纠纷重重困局。

“金交所尽调是否做足,对企业总债务篮子评估是否充分?如何保证资产方的信用风险可控?”有金交所人士认为,随着融资环境收紧,上市公司债券违约和总债务危机频发,作为非标资产场外交易载体,地方金交所的风控困局亟须破题。

债权人乌龙

东方金钰于7月16日发布一则《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

根据公告,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同时还有高达73.43亿元的未到期债务,合计82.59亿元。

对此,东方金钰方面表示,公司正在积极与有关各方进行沟通,部分金融机构已同意办理展期。

从逾期明细来看,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厦门金海峡投资有限公司、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民生银行黄金珠宝支行、建行水贝珠宝支行(展期)均踩雷,其中华融投资逾期本金高达5.85亿元。

而金交所相关债务方面,深圳市东方金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钰小贷”)多次向招银前海金融通过挂牌转让部分小额贷款债权,逾期金额达4095万元。此外,金钰小贷还分别在招银前海金融和前交所有450万元和1230万元的未到期款项。

颇值一提的是,上述公告中,东方金钰将招银前海金融和前交所列作债权人。随后,于7月28日公告说明,两家金交所仅作为金钰小贷持有的部分小额贷款债权转让提供挂摘牌转让登记服务,并未向公司或子公司提供过任何融资服务。

场外融资通道

据前交所介绍,挂摘牌业务是指资产持有方在交易所发布特定资产转让信息(挂牌),投资者(资金方)申报应价,双方在场内成交(摘牌)的一类业务。前交所的挂摘牌包括一般挂摘牌业务和小贷公司短期融资凭证业务。

一位金交所业务人员介绍,通常来说,小贷公司需先向交易所申请短期融资凭证,并获得《准予发行通知书》,随后与托管银行、前交所签订资金托管协议。除了审核小贷公司的融资资质外,前交所还需进行合格投资者审核。“接下来就是,投资者认购、交易所发布成立公告、发行人登记托管、最后兑付结算。”

“在目前融资渠道和产品通道双重受阻的情况下,金交所通道正逐渐成为标准市场之外的重要融资场所。”一位金交中心人士表示。

记者注意到,去年以来,地方金交所身影开始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的公告中,主要是上市公司及子公司通过地方金交所发行定向融资工具、申请贷款或发行债权融资计划等。

一位私募机构负责人认为,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与企业依赖外部融资快速扩张,且过多地采取短债长投的方式有关。此外,民企融资渠道、融资成本劣势更甚,在“防风险、去杠杆”的背景下,企业信用债违约可能仍将持续。

上述金交中心人士进一步表示,在实际业务操作中,风控更为重要,需要注意融资主体的准入以及资金端的把控。

实际上,7月初,受东方金钰债务危机影响,青岛联合信用资产交易中心曾公告否认相关产品的备案登记。此外,7月中旬“爆雷”的互金平台意隆财富,其部分违约债权产品正是平台关联方从前交所摘牌后包装销售。

风控乱象

除了挂摘牌债权转让业务外,招银前海金融还为企业提供定向融资工具。值得注意的是,主要融资企业的情况并不太尽如人意。

官网公告显示,主要融资企业包括上海兴乐线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兴乐线缆”)和嵊州银河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嵊州实业”)。工商资料显示,兴乐线缆成立于2003年4月,注册资本500万元。不过,该公司员工与公司的劳动合同纠纷案件,牵出了公司停工停产的事实。

据了解,2018年3月30日,在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十多位员工起诉兴乐线缆要求支付拖欠的工资。多位员工诉称,“被告(兴乐线缆)因股东纠纷,法定代表人不辞而别,自2016年11月停产至今”。而法院裁判文书也确定,“结合庭审中原告的举证及陈述,足以证实被告自2016年11月起处于停工停产状态”。

此外,5月25日法院公布的多份执行裁定书显示,兴乐线缆无有效财产可供执行,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冻结相关银行账户。

但是,招银前海金融的公告显示,兴乐线缆自2018年3月15日至4月4日,共发行6期定向融资工具,每期500万元,共募集规模3000万元,产品期限分别是90天和180天,年化收益率为8%和9%。第一期产品已到期,截至目前存续产品规模为2500万元。

而另一家融资企业嵊州实业,成立于1992年8月,注册资本1.5亿元,股东系浙江银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嵊州实业、母公司及其关联子公司自2017年以来,多次因金融借款合同成为被告,嵊州实业主要承担相关借款的连带清偿责任。

此前,有媒体报道,融资方需向金交所提供的材料包括:公司工商资料、财务资料、公司经营信息、公司融资信息以及法律顾问出具的法律意见书。承销商和受托管理人则需提供公司工商信息及经营信息。此外,金交所还需出示尽调报告,并增加对企业经营影响较大科目的专门分析。

据了解,大多数金交所对于机构资产的审核都是“形式审核”,“资金方找好资产,做好增新措施就直接挂牌”。但是,登记发行业务,特别是通过金交所平台募集的这类产品,通常需要实质性尽调、风控和审核。

“从平台背景和监管而言,金交所一方要确保业务各方面的把关:操作管理、流程合规、准入、会员管理、信息披露和风险揭示等都要尽职。”一位金融资产交易中心高管表示,对于金交所产品的发行,要从资产和资金各方来管理,一是保证资产方的信用风险可控;二是将合适的产品匹配给合格投资人。

就金钰小贷产品如何兑付、融资项目怎样进行风控核尽调以及上述产品是否有足够担保抵押措施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分别向前交所、招银前海金融和东方金钰致电发函。

前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正处于业务调整,不便接受采访。另外,截至稿件刊发之时,招银前海金融和东方金钰均未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