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事件与反脆弱性
财经

黑天鹅事件与反脆弱性

2018年08月10日 22:07:19
来源:雪球

8月6日,国务院调查组公布了吉林长春长生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案件调查的进展情况。调查组介绍,长春长生公司从2014年4月起,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和国家药品标准的有关规定,其有的批次混入过期原液、不如实填写日期和批号、部分批次向后标示生产日期。

看到这个报道,真真是令人对长生生物如此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造假行为咬牙切齿,但同时又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我想,公司的管理层不会不知道狂犬病的病死率是100%,而在疫苗上造假又意味什么?!且不要说是一个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就是作为普通的人,也不该如此昧着良心去赚那不该赚的钱啊!对于这种造假行为,每一个有良心的人我估计都恨不能食其骨、啖其肉,即使如此,怕也不足以解除心中之恨也!

对这件事口诛笔伐之时,我想,作为投资人如何去规避长生生物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呢?这是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反复思考的问题。

“黑天鹅事件”这个名词的提出,作投资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这是美国人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提出来的。黑天鹅事件之所以被称为黑天鹅事件,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可预测性。换句话说,凡是能够预测的,就不能称这为黑天鹅事件。形象一点说,这就类似于火鸡的宿命,即一只火鸡被一名屠夫养了1000天,在这1000天里这只火鸡天天能够得到美食,但是在1001天时,这只火鸡被这名屠夫宰杀了!这就构成了黑天鹅事件,因为,这只火鸡无论如何不会预测到它第1001天的宿命!从这个角度来讲,长生生物事件可以称之为典型的黑天鹅事件。因为,在此之前,我们无论从定性的角度,还是从定量的角度分析,长生生物还是一家“不错”的上市公司,我想,那些投资了长生生物公司的投资者们,做梦也是想不到自己最终落了个“被清零”的命运的!

那么,黑天鹅事件很难预测,我们是不是就一点也没有办法去规避呢?

我想,虽然这很难,但是也不是一点没有办法去做些预防的工作。因为,同是这个美国人,他还提出了另一个名词(或叫理论),即反脆弱性。何谓反脆弱性呢?说白了,就好比一颗参天大树,与一片小草,表面看来,参天大树高耸云端,直插天际,但是突然遭遇一场暴风或者雷电,这颗参天大树就折了;相比之下,树下面的小草表面看十分羸弱,柔软可欺,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即便是遭遇一场暴风或雷电之灾,它们却依然生机盎然的样子。从这个角度讲,小草就具有反脆弱性,而这颗参天大树却是它的反面,即具有脆弱性。其实我们古人早就说过,“峣峣者易缺,皎皎者易污”,所以,这种反脆弱性的理论,也说不上有多大新意,其实也没有逃出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与智慧的范畴。当然,作者所论及的反脆弱性是一个系统性概念,其内容更具有深刻性与广泛性,我这里只是借喻一下,做一点通俗性的理解。

那么,我们在投资中,如何尽量地去躲开这种脆弱性,而尽量使自己的投资具有反脆弱性呢?

很显然,我们要尽量规避那些具有脆弱性的品种,而要尽量拥抱那些具有反脆弱性的标的。如此,我们遭遇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了。

最近,证券会修改有关退市规定,即凡是涉及公共安全、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违法,被纳入强制退市触发条件。显然,在这个方面容易爆雷的公司是我们当极力规避的。按照常识,大凡涉及食品、药品安全的公司,出现这种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就相对较多。从历史上看也是如此,如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事件、双汇的瘦肉精事件、爱尔眼科的封刀门事件、酒鬼酒的塑化剂风波、莎普爱思的滴眼液事件等,差不多间隔几年,就闹出一件沸沸扬扬的食品或药品安全事件来。但是,出现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大,并不等于不能投资,相反,在包括食品、药品在内的消费、大健康领域,还历来是出现大牛股、长牛股的温床,有的黑天鹅事件还给投资带来难得的历史性机会,所以,对食品、药品的投资当分类思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掍子打死。

比如,单一药品品种占比较大的公司,当小心为妙。莎普爱思滴眼液,这家公司我本人就曾关注研究过,在开始的阶段还真是有些“兴趣”,因为考虑到白内障眼病的高发性,以及其滴眼液的重复消费特点,我还真是关注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对其产品疗效还是心存疑虑,于是与有关的眼科大夫作了交流,结果与我交流的眼科大夫对此并不感冒,所以,就将它放下了。当然,后来我并没有想到它的产品被曝光。进一步说,莎普爱思遭遇了黑天鹅事件,但是这种事件是否具有毁灭性呢?至少作为外行,我对其产品疗效究竟靠谱不靠谱,是弄不清楚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

在我记忆中,前几年沃华医药主打品种心可舒因为没有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结果造成收入大幅度下滑,股价大幅度杀跌,给投资者造成很大的损失。尽管有些单一药品占比较大的公司,虽然没有发生黑天鹅事件,但是因为其单一品种占比过大,如此脆弱性就太强,哪怕是增长一时放缓,其杀伤力也是很大的,所以,就当尽量规避。相反,产品线丰富或全产业链的药品公司,自然就更具有反脆弱性,这一点,也无需多谈。

总体来讲,对于食品、药品、医疗服务类公司的投资,我们当尽量找出其反脆弱性的特点来,这也可以说是本人的一点经验之谈,也是长生生物事件带给我们的一个最大启示。

为什么一些奶类、肉类、酒类的公司出现了黑天鹅事件,不仅没有对有些公司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反而带来了投资机会呢?

原因就在于这种行业和公司更具有反脆弱性特点。比如,伊利、蒙牛的奶,双汇的肉类,人们总是要喝要吃的,生产与经营这种日常必需品的公司,虽然偶有食品安全事件发生,在当时也会对其股价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经过这种危机性事件,反而强势的品牌更让人具有安全感,从某种程度上反而是危中有机,至少这种危机事件是促进了行业健康发展的,即所谓坏事变好事。本人曾经专门写过爱尔眼科与通策医疗的分析帖子,经过认真比选,我最终还是选择了通策医疗。这其中有一个原因,即我曾经反复地问过爱人,比如,从病患者角度看,患了眼病是首先选择去较大的公立医院呢,还是去民营医院?我爱人的回答是首选公立医院。没有办法,虽然今天的公立医院也存在着种种弊端,但是由于有政府的信用背书,在病患者心目中的地位还是一时难以替代的。相比之下,看个牙科病患者则随意得多,甚至一些小的口腔诊所也人满为患。此外,且不要说如爱尔眼科2012年曾经遭遇的的“封刀门”事件,单就医疗事故的风险来讲,口腔的反脆弱性就大大大于眼科。现在回想起来,我这种比较,就是无意之中应用到了反脆弱性这一理论说教。——当然,爱尔眼科也是一家十分优秀的公司,而且其管理层的战略野心,以及其行业的易复制性特点,更容易在全国扩张,自己也时常因为错失这么一个大牛股而心怀悔意。

此外,一些具有悠久历史文化底蕴的品牌,也往往更具有反脆弱性。一方面它们本身就带有中国文化的基因,另一方面,这些品牌之所以活下来,实际上是经过了多少次的风吹浪打,经过大浪淘沙之后而存活下来,并且发展壮大的。白酒就是一个较为典型的说明。实际上比12年的塑化剂风波闹得动静更大的是1998年山西毒酒案,当时整个行业都受到了影响,山西份酒也无辜受累,造成了后来很长时间的一蹶不振。但是白酒文化终归是浸透进中国人文化血脉的东西,所以,我们看到,尽管有周期危机,尽管也遭遇了行业的黑天鹅事件,但是这些具有知名品牌的白酒公司日子过得远比很多公司滋润得多。此外,一些历史悠久的中药品牌,如云南白药曾经也出现过请喝茶事件,同仁堂有的品种历史上也曾经被曝光存有质量问题,但是,水过地皮干,这些已经牢牢侵占人们心智的中医药品牌,其日子仍然也过得风生水起,一点也不曾受过影响的样子。何也?归根到一点,就是这些行业与公司天然的具有反脆弱性这一特征。

如果再延伸一下思考,大凡具有垄断属性的生意(这也是投资人的最爱),似乎更具有反脆弱性,但是对此也要做具体分析。比如政府政策下的垄断,表面看来是坚不可摧,但是一个政策转向,这种垄断的壁垒可能就轰然倒塌。相反,真正在充分市场竞争中的一些行业与公司,表面看来“晃晃悠悠”,但实际上正是因为充分竞争的惨烈,反而其胜出的垄断寡头,一旦侵入消费者的心智,倒更具有反脆弱性。为什么中国白电企业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胜出较早,并且走向世界的行业之一呢?事后来分析,还是因为中国的白电企业开放得较早而进入充分竞争,这恰如温室里培育不出参天大树一样,最早在大风大浪中去面对残酷竞争的企业,反而更容易出现真正的强者。所以,以前我曾评价道,茅台是稳稳当当赚钱,而格力是晃晃悠悠赚钱。但是表面来看是“晃晃悠悠”,实则更像是身经百战的将军,正所谓猛将必发于卒伍,身经百战的实战经验有时在关键时刻更起着关键作用。所以,虽然出现小米所谓的互联网空调这样的搅局者,但是当下我投资格力电器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在我看来,其影响完全可以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当然,这一切,我们且行且观察!

最后再说一句,大凡黑天鹅事件均是不可预测的,也正因为这种不可预测性的存在,所以,尽管“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尽管我们在投资之前或投资之中,做了种种反脆弱性的考量,但是为了防止这种不可预测的黑天鹅事件的发生,还是要坚持在聚焦、集中前提下的适度分散,以防止自己最终落得个火鸡式的宿命!譬如,茅台再好,正如以前有观点所说的,万一它碰到地震之类的黑天鹅事件呢?尽管我也相信,就是万一有这么一天,茅台碰到这种黑天鹅事件,我相信,只要茅台镇仍然存在,只要赤水河的水仍在流淌,茅台仍然重新崛起也是大概率事件。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尽量不要将全部身家性命全部押注在它一家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