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永强主业萎靡净利降1.17倍 投资年赚5亿为5年扣非净利之和

浙江永强主业萎靡净利降1.17倍 投资年赚5亿为5年扣非净利之和

2018年08月15日 09:55:14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浙江永强主业萎靡净利降1.17倍 投资年赚5亿为5年扣非净利之和

  国内最大的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ODM制造商浙江永强(002489.SZ)主业不振靠投资支撑。

  前晚,浙江永强发布的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0.43亿元,同比大降117.31%,上市8年来首次半年度亏损。如果剔除0.86亿元的投资收益,亏损金额接近1.30亿元。

  2010年上市的浙江永强,境外销售收入占比超九成。上市之后,公司盈利能力极不稳定,2010年,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达到2.49亿元,而2017年则为0.48亿元,时过7年降了八成,且期间起伏不定。

  与主业利润萎靡不振相比,公司的投资收益较为可观。2013年至今年上半年,公司累计获得投资收益9.33亿元,是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5.96亿元的1.57倍。

  公司也曾试图通过资本运作改善经营业绩,但效果不明显。上市之初,公司募资22.80亿元,截至目前多个募投项目未达预期。2015年,公司曾使用超募资金4.38亿元收购北京联拓天际60%股权,进军旅游业。未曾想这笔投资至今仍是公司业绩拖累。

  昨日下午,浙江永强董秘王洪阳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受汇率波动影响,公司盈利能力受到冲击。目前,公司正在布局国内市场,以增加新的利润点。

  14家子公司10家亏损

  上市8年来,浙江永强交出了首份亏损的半年报。

  浙江永强刚刚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前6个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16亿元,同比下降12.80%,净利润为亏损0.43亿元,同比下降117.31%。

  这是公司2010年上市以来首次半年度亏损,也是首个亏损的业绩报告。

  浙江永强主营户外休闲家具及用品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是国内行业龙头,其产品超九成销往欧洲、北美洲等境外。

  对于公司上半年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的状况,王洪阳向长江商报记者称,近年来,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公司绝大部分营业收入来自境外,受汇率波动影响,公司的盈利能力受到较大冲击。其表示,公司也曾开展套期保值业务,但对汇率的变动幅度较大始料未及。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浙江永强拥有29家子公司、2家孙公司、3家合营企业,今年半年报中,公司仅披露了14家子公司及一家参股公司经营业绩。

  数据显示,14家子公司中,除了美国永强、德国永强、尚唯拉及北京联拓天际净利润为正数外,其余10家子公司全部亏损,合计亏损1.02亿元。其中,永强国贸一家亏损4423.20万元,另有永强户外、上海优享亏损金额超千万元。

  而盈利的子公司北京联拓天际并非靠自身经营业绩改善,而是靠资本运作获得7388.27万元收益。上半年,公司将北京联拓天际旗下的合肥联拓旅行社、合肥联拓电商、北京九州天际旅行社对外转让,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由此可见,上述子公司整体上盈利能力不强,对公司业绩贡献非常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虽然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但公司的营业成本和管理费用却在上升,其营业成本为19.2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0.38亿元,管理费用1.73亿元,同比增加0.23亿元。同期,营业收入减少了3.40亿元。

  5年投资收益近10亿元

  主业萎靡不振,依靠投资收益来弥补,并成为浙江永强的财务亮点。

  借助持续高速增长的经营业绩,2010年10月21日,公司成功闯关IPO实现在中小板挂牌。然而,上市之后,公司的经营业绩就频繁波动。

  上市之前的2008年、2009年,公司净利润为1.48亿元、1.7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47亿元、1.79亿元。上市当年,这两个指标值为2.50亿元、2.49亿元。

  上市之后,经营业绩出现较为明显波动。2011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1.91亿元、2.62亿元、3.23亿元、5.17亿元、0.61亿元、0.78亿元,2012年、2016年同比分别下降28.11%、88.22%。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波动更为明显,同期,这一指标值分别为2.57亿元、1.87亿元、2.09亿元、0.75亿元、1.45亿元、1.32亿元、0.48亿元,

  浙江永强的业绩中,投资收益立下了汗马功劳。

  从2011年开始,投资收益开始出现在年报中,不过,当年仅为百万元。真正形成一定规模则是2013年,从2013年至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的投资收益分别为0.55亿元、3.56亿元、5.29亿元、—0.82亿元、—0.11亿元、0.86亿元,合计为9.33亿元。2016年、2017年出现亏损外,2014年、2015年十分可观。

  对比公司净利润波动情况发现,2014年、2015年,借助8.85亿元投资收益,这两年的净利润接连创了历史新高。2016年,在投资收益为亏损0.82亿元的业绩影响下,当年净利润同比大降88.22%,仅为0.61亿元。今年上半年,如果不是投资收益弥补,公司亏损金额将超过亿元。

  王洪阳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公司的投资收益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司进行股权投资(PE/VC),另一个则是在二级市场上的股票投资。

  今年上半年,虽然A股市场有较大幅度波动,但公司的投资收益仍有不俗表现。具体来看,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投资有东方证券、东旭蓝天、厦门钨业、西山煤电、锐科激光。其中,锐科激光的投资成本为9413.17元,期末账面价值为1.98万元,翻了一倍多。

  此外,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中,公司参股临海农商行,2017年,该行实现净利润2.82亿元。在今年一季度实施分红中,浙江永强获得的分红收益为755.58万元。

  拟转战国内市场提振主业

  饱尝汇率波动之苦的浙江永强正试图通过转战国内市场提振业绩。

  浙江永强曾梦想成为一家伟大企业,有着百年永强规划。IPO上市之时,公司募资22.80亿元,进行产能扩张及物流中心、产品研发检测及展示中心建设。

  截至目前,2个产能扩张项目投资基本完成,但在今年上半年,其实现的经济效益合计亏损2019.64万元。同时,公司募资建设的产品研发检测及展示中心、户外休闲用品物流中心两个项目均未达到预期。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曾经通过并购布局的旅游产业至今仍为累赘。

  2015年8月,公司利用超募资金4.38亿元收购北京联拓天际60%股权,后者主要为旅游产业链中的各个环节的企业提供旅游资源产品的分销及金融结算服务。当时,公司曾表示,收购北京联拓天际后,将发展“互联网+旅游”第二主业,打造“家居+旅游”双主业。目前来看,愿望落空似成定局。

  2015年至2017年,北京联拓天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481万元、—4108.43万元、—1691.84万元。

  昨日下午,王洪阳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当初收购之时,存在对赌协议,约定2015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合计为1.20亿元。至于今年上半年北京联拓天际实现净利润7388.27万元,王称并非自身经营业绩改善。

  以此看来,今年是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在今年下半年,北京联拓天际要实现1.39亿元的净利润才能实现业绩承诺,这对于尚未彻底摆脱亏损的北京联拓天际而言,简直比登天还难。

  针对目前主业不振的现状,王洪阳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公司正在推进国内市场布局,以逐渐降低汇率大幅波动冲击。上半年,国内市场实现的营业收入达到1亿元,约占营业收入4%。

(责任编辑: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