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环保被曝行贿案,后张维仰时代不平顺
财经

东江环保被曝行贿案,后张维仰时代不平顺

2018年08月17日 10:39:34
来源:生态资本论

null


东江环保又出事了。


2018年8月10日,东江环保收到深圳市罗湖区监察委员会下发的立案决定书,东江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涉嫌单位行贿问题进入公众视野。


根据立案决定书,涉嫌的单位行贿问题发生在2014年前,公司现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并未收到相关立案文件。


尽管如此,消息一经传出,东江环保股价开始跳水,分别在8月10日和8月16日下跌了8%和3.88%。要知道,这家公司7月份刚刚因为违规排放上缴了50万的罚款,8月份又卷入了行贿案风波,可谓祸不单行。


东江环保,究竟怎么了?


危废巨头初建成

2015年前,张维仰是东江环保的灵魂人物。


业内对张维仰的风评一向不错,在环保业界,张维仰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为人低调,但热衷于参与慈善事业,他曾在云南、贵州、西藏、甘肃等偏远地区,援建了10所环保希望小学。


1965年7月,张维仰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东水镇。20岁时,张维仰来到深圳打拼,进入了环卫部门,每天与垃圾、废品和废液打交道。那时的他或许没有想到,此后他的一生都与环保结缘。


张维仰是个精明人,他窥视到了工业废弃物中的商机,并抓往了这个机会,从个体经营起步,一步步发展壮大。


1999年,张维仰成立东江环保,三年内连续引入了三家风投。2002年7月完成股份制改造,并于2003年在港股的创业板上市。


2012年,东江环保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实现了两地同时上市。


东江环保的今天,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张维仰的专注,他始终将主营业务放在危废处理上。而危废处理作为环保的细分领域,在近十年中,市场规模高速增长,从2009年到2015年,危废产量增长了将近三倍之多,达到了4220万吨。


同时,危废行业存在明显的护城河,能减少大量的潜在竞争者。一是资质壁垒,我国的危废经营需要得到国家批准,项目繁多,拥有越多种类的危废处理资质的企业,竞争力越强;二是技术壁垒,危废一般具有危险特性,处理不当会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三是资金壁垒,危废处理项目兼具投资规模大、建设周期长等特性,对资金的要求较高。


这对于可以提早布局的东江环保来说,是得天独厚的优势,2015年东江环保的危废处理能力达到了78.6万吨,是第二名的威立雅中国的两倍之多。


卷入腐败案,国企接盘

就在东江环保顺风顺水的时候,2015年第三季度,张维仰突然“失联”。


据媒体报道,张维仰“失联”可能与原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的贪腐案有关。李清于2015年11月5日被广东省纪委调查。张维仰被带走的时间比李清早大约十天,即2015年10月下旬。

这件事情不仅导致了东江环保第三季度季报没有按时公示,根据港股市场规制,实际控制人被带走,股票立即陷入了停牌之中。


这一年10月29日,东江环保紧急召开投资者沟通会张维仰卸任董事长,东江环保董事、总裁陈曙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2016年4月25日,张维仰被取保候审。


7月13日晚,张维仰辞去东江环保的所有职务,并将其持有的公司6068.29万股股份,过户至广东省国资委旗下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名下。不过,张维仰此前已有大约6103万股A股股票,已经质押给广晟公司。


至此,东江环保的国有化路径已经基本明晰。


2017年一季度,质押的限售股转为流通股,广晟公司便以13.72%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张维仰手中,仍有13.65%的股权。


这个持股比例,至今没怎么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广晟公司少有的少于20%股权的收购。


经营风波,高管减持

去张维仰的东江环保,进入了一段动荡期。


2017年,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指出,江西省危险废物经营单位环境违法现象普通,其中,江西东江环保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范围超出了实际的处置能力,被责令整改。


东江环保的负面新闻,开始不断被曝出。


2017年6月,陈曙生任期结束,选择了离开。作为东江环保联合创始人,陈曙生是主管技术的灵魂人物,人事更迭进一步加大了动荡。


后来,陈曙生在深圳成立了一家名为星河环境的环保技术公司。同时期离开的高管不止他一个,也包括副总裁周耀明,东江学院院长邹宏图等人。


去年年底,处在风波之中的东江环保还被高管大幅套现减持。据数据统计,今年以来,一共有三位高管减持东江环保股份,分别是谢亨华、李永鹏和王娜,累计减持数量505.99万股,参考市值约7769.9万元。其中,李永鹏的减持数量最多,且集中在5月份,一人卖出近500万股,参考市值达7668.37万元。


作为投资者来看,东江环保的管理层的确不算稳定。


再加上今年的私自修改数据和卷入行贿案,东江环保可谓是雪上加霜。刚刚从大跌中缓口气的股票恐怕又会有可能陷入跌跌不休的状态,尽管这次的行贿案还指的是张维仰时代的东江环保,和现在这些经营者无关。


如果你说是否看好作为危废行业巨头的东江环保的发展,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危废和环卫可以今年的这个环境下最有潜力的两个行业,而东江环保作为有着先天优势的危废处理企业,甚至可以预言今年的财务报表可能相当好看。


可是如果你说是否建议投资东江环保,我建议保持谨慎态度,起码在他们的管理层安定下来之前,都要慎重考虑。究竟是能够完全实现国有控制,还是继续走原来的道路这还得看未来发展的道路怎么样了。


作者:安野,生态资本论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