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钢股份卖稀土精矿两年净赚30亿 北方稀土有苦难言?

包钢股份卖稀土精矿两年净赚30亿 北方稀土有苦难言?

2018年08月21日 07:31:31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包钢股份卖稀土精矿两年净赚30亿 北方稀土有苦难言?

  从包头市区驱车40分钟,可以在公路上看到远高过人头的“围墙”,“墙”内是包钢股份用269亿元从控股股东包钢集团手中买下的尾矿库资产,通过无人机航拍可以看到,两个排泄口源源不断地向内输入灰色尾矿。

  包钢股份多次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收购尾矿库资产是公司逐步整合集团拥有的稀土、有色、煤炭等资源,从传统钢企向资源型企业转型的关键战略,也是公司未来经营业绩的主要驱动因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尾矿库资源开发利用工程拖延两年未开工建设的情况下,包钢股份,分别以出售矿浆和购买、租用关联方生产线生产稀土精矿再出售给关联方的方式,在稀土行情大涨的助力下,无疑将完成超过30亿元的业绩承诺。

  但这种方式给北方稀土带来了较大的压力:原本能够自产稀土精矿的北方稀土改为全部采购包钢股份的产品,不仅带来了库存的大幅增加,其现金流也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形。

  北方稀土能自产却包揽订单

  5月19日,针对相关媒体报道的“预计公司稀土业务今年净利润将在20亿元左右”,包钢股份澄清:按照公司向北方稀土供应稀土精矿的价格和数量测算,2018年公司稀土业务预计可实现净利润20亿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司于2014年与控股股东包钢集团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包钢集团承诺尾矿资源在2018年的净利润不低于19.52亿元。也就是说,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之间的关联交易恰好稍高于业绩承诺。

  这种通过关联交易完成业绩,包钢股份已经运作了两次。按照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尾矿资源在2016年及2017年的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3.23亿元、12.64亿元,包钢股份分别通过向关联方销售稀土矿浆和稀土精矿的方式满足业绩承诺。其中,2016年实现净利润3.53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109%;2017年实现净利润13.36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105.67%。

  需要说明的是,包钢股份原本不具备生产稀土精矿的能力,而另一方面,包钢股份着力发展的“稀土钢”应用的稀土来自于北方稀土。2017年4月,为进一步推动与公司尾矿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相关的包钢集团有关生产资源的整合,实现对尾矿资源的开发利用,包钢股份以7.11亿元收购关联方宝山矿业公司白云鄂博资源综合利用工程相关生产线。

  “稀土资源属稀缺资源,按照集团的统一规划,为保护北方稀土在行业中的地位,稀土精矿不允许销售给集团以外的其他企业,因此实行了排他性供应。”包钢股份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但对北方稀土而言,向包钢股份购买稀土精矿是“舍近求远”。北方稀土主要生产经营范围自上市以来一直包括稀土精矿。其去年6月发布的2017年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该公司本部拥有1个稀选厂和1个冶炼厂,稀选厂有6个生产车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精矿生产厂。

  在2015年年报中,北方稀土阐述其经营模式为:依靠控股股东包钢集团所掌控的白云鄂博稀土资源优势,采购控股股东及其下属企业的稀土矿浆生产稀土精矿。但后来,北方稀土改为直接购买稀土精矿。另外,“为扩大稀土精矿生产能力”,包钢股份董事会2018年3月还通过了租赁北方稀土稀选厂厂房、设备的议案,年租金为840万元,租期1年。

  关联采购致现金流承压

  在关联方的“托举”下,包钢股份将大概率完成业绩承诺,但关联方需要因此消纳较大的库存。

  2017年4月,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签订合同,前者向后者“排他性供应稀土精矿”,2017年10月因稀土产品价格上涨,双方重新签订合同。2018年4月,双方续签合同,两年均为年供应量不超过30万吨(折50%稀土氧化物)。“公司向北方稀土供应稀土精矿,利于公司尾矿资源开发生产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及实现对尾矿资源开发利润的承诺,符合公司生产经营的需要。”

  “买卖关系”与两家公司的定位有关。包钢股份介绍,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明确由包钢(集团)公司专营区内稀土上游产品,包钢股份为稀土原料供应方,北方稀土为包钢集团稀土产业板块的稀土生产经营主体企业,这“符合国家组建六大稀土集团和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稀土资源专营的要求”。

  北方稀土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从包钢股份购买稀土精矿共计28.35亿元(含税)。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原因是采购稀土精矿支出较大,由2016年的1亿元变为2017年的-18.09亿元。

  与此同时,北方稀土存货大幅增加,由2016年末的52.93亿元,增加至2017年末的75.05亿元,同比增加41.79%。

  北方稀土是否具备持续大规模购入包钢股份稀土精矿的条件,库存增加及现金流吃紧是否将增加北方稀土的运营风险?另外,北方稀土所拥有的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精矿生产厂现作何用?2018年之后,包钢股份将没有业绩承诺压力,北方稀土是否还将承受现金流压力向包钢股份购买大量稀土精矿?7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包钢集团发送采访函,8月15日包钢集团方面回函,但涉及北方稀土方面的问题未予作答。

(责任编辑:王擎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