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文化披露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占款等 涉及金额逾14亿

中南文化披露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占款等 涉及金额逾14亿

2018年08月28日 01:15:0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 中南文化披露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占款等 涉及金额逾14亿

因为公司的一则公告,中南文化(002445,SZ)控股股东占款、未按程序对外担保等内部治理问题浮出水面。

8月27日,中南文化公告,在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其中,截至今年6月30日,开具商业承兑汇票涉及金额1.15亿元,对外担保涉及金额累计约为9.8亿元,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结余总额为3.15亿元,涉及金额合计达到了14.1亿元。

中南文化表示,公司可能因此会被深交所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而就在8月27日,深交所也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其披露是否构成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提供资金。

涉及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占款等问题

中南文化公告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南文化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以公司的名义对外开具且仍由第三方持有的商业承兑汇票累计票面金额为1.15亿元,前述承兑汇票尚未兑付。其中上述商业承兑汇票的最后开具日为2018年5月14日,公司在此之后未发生新的类似情况。

对外担保方面,公司(包括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有限公司)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在担保函、保证合同等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主债务人主要为公司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参股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陈少忠。根据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6月30日,前述对外担保金额累计约为9.8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2.57%)。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是否应承担担保责任须经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而上述担保均发生在2018年6月30日之前,公司在此之后未发生新的类似情形。

控股股东占款方面,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南文化未履行相应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并实际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占用的资金结余总额为3.15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7.25%)。公司在2018年6月30日之后未发生新的类似行为。

综上来看,中南文化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进行对外担保、开具商业承兑汇票、控股股东资金占用合计金额达到了14.1亿元。

中南文化还表示,公司及董事会目前尚在梳理相关的详细情况,后续将持续进行信息披露。同时将督促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陈少忠采取有效措施积极筹措资金尽快偿还其占用的资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翻查公告发现,最近两年,中南文化曾公告部分对外担保事项。譬如2018年6月,公司与江阴高新投资签订《借款合同》,公司向江阴高新投资申请金额为人民币6亿元的借款,借款年利率为12.1%。公司以其持有的江阴中南重工有限公司80%股权提供质押担保。在2017年,中南文化拟购买办公楼,其中有1.84亿元是由子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由中南文化提供担保。

或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今年8月,中南文化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及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先后辞职,辞职理由均是个人原因。事实上,目前摆在中南文化面前的问题之一,便是上述事项可能构成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规定的相关情形,可能会被深交所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这也意味着中南文化或被“ST”。

“这个事情和康尼机电违规担保事情比较像,公司可能会涉及到信息披露的问题,在将来甚至可能会构成虚假陈述。”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说明公司内部治理出现问题。在信息披露问题之外,如果上述对外担保被法院确定,或许会构成公司的债务。那么公司相关高管可能因为没有尽职尽责,被要求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此,深交所8月27日火速发出关注函,要求中南文化补充披露内容。其中提到前述商业汇票是否违反了票据相关法律法规,是否构成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提供资金,公司内部是否存在重大缺陷,以及陈光、刘春先后离职的原因等。

8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中南文化证券部,相关人士称,“我们正在准备回复关注函的资料,相关情况会在之后进行信息披露。”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