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华鼎拟重大收购 标的被亨通光电卖出1月内再遭转手

青海华鼎拟重大收购 标的被亨通光电卖出1月内再遭转手

2018年08月28日 01:15:0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 青海华鼎拟重大收购 标的被亨通光电卖出1月内再遭转手

8月27日早间,青海华鼎(600243,SH)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青海重型机床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青海重型)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可能涉及发行股份购买上海亨通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亨通)部分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上海亨通原为亨通光电(600487,SH)的控股子公司,2015年时亨通光电将上海亨通剥离。而就在上海亨通被亨通光电出售后不到一个月,上海亨通的股东便再次出现了变更,目前标的大股东系上海亨通的原法定代表人。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上海亨通被频繁交易?当初亨通光电的转让又是否存疑?

标的主业此前持续亏损

青海华鼎主要从事数控机床产品、食品机械等的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数控重型卧式车床等。

青海华鼎公告称,接到青海重型通知,青海重型正在筹划涉及青海华鼎的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涉及发行股份购买上海亨通部分股权,收购股份的比例能否获取上海亨通控制权尚不确定。

此次筹划并购资产或因近年青海华鼎经营业绩不振。8月27日晚,青海华鼎披露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青海华鼎上半年取得营收3.3亿元,同比降低29.55%,实现归属净利润负5032.6万元,同比降低208.52%。

在青海华鼎2017年年报披露后,上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的原因”。对此,青海华鼎回应称,“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的主要原因为机床产品业务下滑”。

而此次拟收购标的的主营业务似乎与青海华鼎主业关联不大,上海亨通的经营范围包括光纤陀螺、通信设备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据了解,光纤陀螺仪是一种能够精确确定运动物体方位的仪器,是现代航空、航海中广泛使用的一种惯性导航仪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亨通曾被上市公司亨通光电所出售。2015年11月,亨通光电披露,拟转让上海亨通在剥离其名下的土地、房产以及与生产光纤陀螺仪产品无关的资产和业务后的52%股权至上海久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阳投资),其第二大股东亨通集团持有的48%股权也一并转让,总价款不低于2亿元。

对于转让原因,亨通光电表示,上海亨通的光纤陀螺仪业务自成立以来始终未能实现规模化生产和销售,由于不断支出研发费用和市场推广费用,市场需求和销售增长缓慢,该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对上海亨通及亨通光电的业绩形成了拖累。根据上海亨通2014~2015年经审计的财务数据,上海亨通于前述报告期分别获得营业收入7398万元、2805万元,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286万元、亏损1015万元。

标的曾一月内被两度转手

据青海华鼎公告,公司此次拟收购上海亨通部分股权的交易对方是自然人王毅强、蒋丽霞、文宇,上述三名股东目前分别持有上海亨通51%、40%、9%的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亨通曾于2016年8月18日发生股权变更,股东由亨通光电、亨通集团变更为久阳投资;2016年9月13日,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上海亨通再次出现股权变更,股东由久阳投资变更为上述三名股东。

其中,王毅强曾为上海亨通法定代表人。当初上海亨通先是被卖给久阳投资,后又被卖给王毅强等人,出现如此频繁交易的背后,原因为何?

根据亨通光电2009年的公告,当时王毅强便是上海亨通的法定代表人。2015年底宣布转让时,王毅强仍为法定代表人。而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上海亨通的变更记录显示,2014年5月,王毅强与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同为上海亨通的监事。也就是说,在上海亨通的股权被亨通光电卖出前,王毅强是上海亨通的董监高人士。

对于上海亨通被连续转让,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上述2笔交易有关联,那么它们还是属于两个交易行为。而当初,如果上海亨通的股权被直接卖给王毅强,这会构成关联交易。

8月27日,记者致电亨通光电方面,但公司电话无人接听。

而对于此次拟收购上海亨通股权,一名青海华鼎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个事情是我们昨天接到的大股东通知,(大股东)准备去跟他们谈,具体的情况(上市公司)还不是很清楚。”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