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资产获益+非经营性损益大增   西部牧业今年前三季度有望扭亏

卖资产获益+非经营性损益大增 西部牧业今年前三季度有望扭亏

2018年08月30日 01:45:0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 卖资产获益+非经营性损益大增 西部牧业今年前三季度有望扭亏

因近年国内生鲜乳价格持续低迷等原因,西部牧业(300106,SZ)2016年开始陷入连续亏损,得益于今年7月两次处置资产“甩包袱”后,前三季度其有望实现盈利。

各大乳企尚在发布半年报之时,西部牧业已释出今年第三季度业绩预告。8月28日晚,西部牧业公告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2200万元~2700万元。24日,西部牧业刚披露半年报,期内净利润为亏损4161.66万元。相应,公司第三季度需实现6000多万元的盈利。29日,西部牧业股价涨停,收盘价为6.11/股,涨幅10.09%。

自2012年收购花园乳业后,原奶企业西部牧业一直试图向乳业下游转型,乳制品已占其营收大半。西部牧业表示,公司将通过专业化管理、精简机构、裁汰冗员、精准生产降低仓储成本等方式进一步改善经营。但上游养殖业大环境仍未改善,而公司下游产品尚未建立稳定客户,品牌缺乏竞争力,现只是处理亏损资产,西部牧业扭亏为盈后会如何发展?

转让资产加非经营性损益项目盈利近亿

2016年~2017年,西部牧业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5221.4万元、3.67亿元。若2018年再亏损,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

西部牧业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2200万元~2700万元,同比增长127.38%~133.6%。去年同期,其净利为-8035.26万元。

西部牧业前三季度有望盈利,得益于其在今年7月两次向视同关联方转让资产,交易总计出售其16家全资及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两次股权出售转让价格分别高于股权账面价值3117.90万元和2886.80万元左右。据了解,其7月两次交易的标的价格分别不低于1.38亿元、1.25亿元。

西部牧业还预计今年前三季度非经常性损益约为3800万元。半年报显示,西部牧业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98.56万元。

得益于处置资产收益和非经常损益的大增,西部牧业前三季度有望扭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来,随着退市风险加大,西部牧业上半年也在通过处置资产回笼资金、降低销售成本等方式试图扭亏。

西部牧业2018年半年报显示,归母净利润仍然亏损,但同比收窄10.29%,此外,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09亿元,同比下降2.67%;销售费用为2663.336万元,同比下降22.48%;财务费用为1816.93万元,同比下降30.48%;所得税费用为-82.64万元,同比下降112.35%;处置无形资产、固定资产收回的现金净额为7967万元,同比增加198.98%;筹资活动流量净额同比减少-854.73%。

转型下游拓展市场有难度

靠转让上游不良业绩资产等方式实现盈利后,西部牧业还将继续发展下游。

近年来,根据国家政策引导及行业发展趋势,奶牛养殖企业逐步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在乳制品加工行业上进行投资。2012年收购花园乳业后,乳制品收入占西部牧业营收比重逐年增大。今年上半年,乳制品分别为其带来营收1.9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59.23%,但乳制品的毛利率仅为10.28%。

“乳制品加工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进入了奶源、产品、渠道全产业链竞争的时期,未来乳制品企业之间的竞争将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展开,竞争日趋激烈。面对未来逐渐增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公司可能因品牌、销售渠道等因素无法实现规模、产品、技术和市场拓展方面的快速提升。”西部牧业在半年报中表示,随着本公司完成了饲料加工-牲畜养殖-乳制品加工全产业链的投资布局,公司将直接面对市场提供快销产品,存在自然人客户较多及变动较大的风险。

除销售渠道等难题,去年,西部牧业20天内2家子公司被审计出食品安全问题,其中花园乳业存在未对婴幼儿配方奶粉原辅料进行进厂检验、未按配方添加营养素、生产日期标识错误、对不合格产品谎称已销毁等18项生产管理缺陷。此事也对其品牌造成一定伤害。

作为区域型乳企,西部牧业的产品仍主要在疆内销售。去年,公司新疆地区销售占比68.73%。

市场竞争方面,公司面临着麦趣尔、天润乳业、西域春等地方乳品企业的竞争。而今年上半年,天润乳业乳制品方面实现营业收入约6.96亿元,净利润为6143.71万元,去年其乳制品制造业整体毛利率为28.16%。

乳业专家宋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西部牧业现在实现上下游的结算分离对其是好事,同时,其在战略上也在向天润乳业靠拢,拓展疆外市场。其产品口味上具有地域特色优势,只要能到达消费端,就有极大的可能得到市场认可。但拓展疆外渠道对它来说会很难,未来发展如何还是要取决于渠道建设。

2016年陷入亏损时,西部牧业曾表示,除受上游畜牧业板块拖累外,还因其向下游转型后,新产品、新品牌在宣传推广、拓展市场过程中遇到巨大困难,造成近年来经济效益不断下滑。

拓展疆外市场也可能再使其陷入亏损,针对其将如何在疆外市场布局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8月29日多次致电公司公开电话,但一直未能接通。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