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业上半年依旧高增长 高镍低钴趋势影响几何?
财经

钴业上半年依旧高增长 高镍低钴趋势影响几何?

2018年08月30日 17:16:23
来源:中国白银网

原标题:钴业上半年依旧高增长 高镍低钴趋势影响几何?

  【中国白银网8月30日讯】高钴价下的钴业“狂飙”仍在继续。

  月29日,寒锐钴业和华友钴业双双发布半年报。虽然钴价在5月份开始小幅回落,但整体上上半年钴价同比大幅上涨,直接助推两家公司的毛利率增长。

  近几年钴需求大增,推高钴价,与此同时,高镍趋势也正在撼动“钴爷”的地位。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钴业分会秘书长徐爱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高镍低钴是趋势,但短期来看,高镍技术尚未成熟,钴需求依旧存在,经历回落后,价格有望企稳并小幅反弹。

  持续增长

  寒锐钴业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5.02亿元,同比增长204.42%,净利润5.29亿元,已超过2017年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88.97%。

  华友钴业2018年上半年营收67.8亿元,同比增长79.05%,归母净利15.07亿元,同比增长125.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5.02亿元,同比增长125.50%。

  寒锐钴业称,公司上半年业绩高速增长主要受益于MB(英国金属导报的金属钴报价)价格高位运行和产能投放。分产品来看,钴业务营收13.32亿元,同比增长236%,毛利率达59.54%,同比增长11.72个百分点。

  今年3月,寒锐钴业以敏感性分析方法对钴价变动对公司经营业绩进行量化分析指出,若MB钴价上涨5%,公司毛利率将提升8.84%。

  价格之外,2017年寒锐钴业刚果迈特5000吨金属量氢氧化钴生产线完工投产,钴盐产能释放。

  华友钴业的业绩增长也与钴、铜、三元前驱体销售价格上涨息息相关。其中,三元动力电池需求带动三元前驱体产销双增,报告期内自产三元前驱体6988吨,同比增长90%;销售三元前驱体6383吨,同比增长225%,三元前驱体市场开拓取得重大进展。

  由此看出,华友钴业的销量增幅实际大于产量增幅。从其存货情况也可看出,公司正在主动去库存,减少大宗原料采购。

  从总存货账面余额看,从期初的48.33亿增长到64亿元,主要增长在库存商品,从8.63亿迅速增长至17亿。华友钴业指出,这是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产销量增加相应库存量增加。

  与之对比,原料存货账面价值从32.8亿增长到40.13亿,同比增长约21%,远小于商品库存增长。

  但在库存方面,寒锐钴业却走出了相反的路径,在钴价大幅上涨期间,适时大幅增加原材料储备,获取钴价上涨收益。

  寒锐钴业存货包括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周转材料、在途物资和委托加工物资。2018年半年报期末存货账面余额为13.75亿元,同比增长157%,较期初的9.16亿元也大幅增长。从存货结构上看,主要增长在原材料环节。期初,公司原材料账面余额为5.98亿元,占比为65.26%,期末,公司原材料账面余额为10亿元,占比为72.72%。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占比反而降低了近两个百分点。

  寒锐钴业“囤积”原材料,也恰似在为继续提升产能做准备。今年,赣州寒锐拟新建年产1万吨金属钴新材料和2.6万吨三元前驱体项目,分两期建设,第一期为钴系列产品的钴冶炼生产线,规划一期建设在2020年达产,将大幅提高公司钴盐生产加工能力。

  徐爱东告诉记者,对于这样的业绩,股票价格没有反应那么明显,这背后是市场认为有库存在手,如果以当期原料来算收益,不会有这么好的利润,而是依靠以往的低价库存。

  “寒锐钴业的刚果产能还没有上来,从去年开始一直在囤货。其实市场也希望大公司把价格托起来,建议其购买电钴,但寒锐钴业觉得直接购买原材料更踏实。”徐爱东说,但这样短期的投资是需要辩证来看的,有些投资者会认为技术壁垒更具投资价值。

  高镍低钴的影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持续暴涨后,钴价也进入了下跌通道。

  年钴金属价格高涨114%,2018年上半年,钴金属价格呈现先涨后跌的走势,一季度钴价不断上涨,MB低品位金属钴价格从35美元/磅上涨到4月末的43.7美元/磅。5月份,钴价开始回落,截至6月底,MB低品位金属钴价格回落至39.7美元/磅,7月末进一步回落至34.95美元/磅。目前,MB低等级钴价格小幅下滑至33-33.70美元/磅,跌势明显放缓。

  徐爱东表示,国内的钴价近日出现小幅回升,特别是电钴。但在钴盐方面,因为有企业还在出废料做的钴盐,而且钴盐受产业链资金紧张影响比较大,所以价格尚未明显反弹。

  “到9-10月份传统消费旺季,钴价能够有所回升,但依然受产业链资金紧张影响,不敢轻易备很多库存,钴价预计企稳,小幅反弹,但可能并不会出现大幅反弹。”徐爱东说。

  钴并不能偏安一隅,价高本身就是双刃剑,动力电池厂家寻找其他材料来替代。在动力电池三元化、高镍化的大趋势下,三元材料中NCM622、NCM811/NCA占比有逐年提高趋势。电池芯厂积极应用镍锰钴与镍钴铝等正极材料,增加镍金属的使用量,钴金属的比重将逐渐降低。宁德时代等已对外宣布,公司计划减少明年钴金属的需求量,但会提升镍的使用量。

  徐爱东表示,虽然高镍低钴是个趋势,但是暂时没这么快。另外,企业本身也意识到这样的未来发展方向,在做一些布局,比如像华友钴业在镍方面也做了一定布局,市场会主动去适应。

  “如果一直保持资金推动钴价上涨的状态,这种替代进展会更快,现在钴价理性回落一段时间以后,可能也会缓解一下下游盲目推高镍业电池的步伐,例如NCM 811目前并不是那么成熟。” 徐爱东认为,未来不同的材料会对应不同档次的车,不可能一种技术占有整个汽车行业,但原料肯定会发生变化。

  在材料方面,国内原料短缺,锂对外依存度是76%,钴是97%,镍是86%,受钴矿供应影响,上游原材料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加上动力电池回收政策的推进,华友钴业等开始提前卡位三元动力电池回收。寒锐钴业也有意在加大与电池厂的合作,增强公司获取废旧三元电池的回收能力,获取更多的金属钴资源。

  由于钴价值含量高,其二次回收利用率较大,全球回收物料占供应比例为11%-30%,国内大概10%。未来,随着我国3C产品生命周期缩短以及新能源汽车三元电池进入报废期。而且,钴价相较2016年已经在高位,与此前相比,在同样的成本下,钴资源回收再利用的模式的收益更容易得到保证。

  据安泰科数据统计,我国每年钴回收量在6000吨左右,约占全球钴回收量的一半。从国内再生钴回收龙头格林美来看,其年回收量保持在3500吨,再生钴产量相对稳定。

  华友钴业旗下华友循环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传统的材料企业在湿法冶炼方面已经比较成熟,往上游做回收比较有条件,“目前多一个渠道没有坏处,原材料就不用各地去买,国内城市矿山也是资源渠道”。

  但他指出,目前市场占有率各家都不多,以华友循环为例,目前和主机厂还在磨合期。另外,因为退役的动力电池本身也不多,回收的企业也不多,要到2020年动力电池真正迎来退役潮才有可能形成一定的竞争规模。

  (文章来源: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