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融资难题待解 国资系高频抄底A股

民企融资难题待解 国资系高频抄底A股

2018年09月11日 08:55:17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民企融资难题待解 国资系高频抄底A股

  股权转让在A股市场并非新鲜事,但今年以来,频频亮相的国有资本颇为抢眼。金一文化大股东以“1元”转让控制权给北京海淀区国资委、红宇新材实控人变更为中国舆情战略研究中心等,均成为资本市场的热点新闻。

  据《证券时报》报道,截至目前,今年已有20余家A股上市公司正在参与或已经完成由国资系接盘的控制权转让事宜,交易金额超百亿元。其中,三聚环保、新筑股份、金力泰等民营公司彻底变身国营企业。

  多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国资系高频入主上市公司,一方面是因为二级市场持续下跌,导致之前高比例质押的大股东面临平仓风险,同时,银行等主要市场资金非常紧张,在现金流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大股东只能出让股权;另一方面,国资系实力雄厚,融资能力相对强,此时接盘成本低,有利于完成自身产业布局。

  “只要短期内民营企业融资难题不缓解,国资频频接盘的现象还会持续。”东方高圣执行董事瞿镕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现金流困局

  8月23日,山西民营煤炭巨头永泰能源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永泰集团与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京能集团”)签署了《战略重组合作意向协议》,京能集团将通过股权转让、资产重组、资产注入等多种形式,实现对永泰集团的绝对控股。

  京能集团是北京市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主要业务涵盖煤电、清洁能源、热力等领域,2017年在中国企业500强排名第259位。如果重组成功,永泰集团的控股方将由民营资本转变为国资。

  转让控股权的背后,是永泰能源日益吃紧的现金流。今年以来,该公司已经连续出现了两次债券违约。7月5日,永泰能源发行规模为15亿元的短期融资券未能按期进行兑付,构成实质违约。8月27日,该公司另一个10亿元的短期融资券亦发生违约。

  2015年开始,永泰能源开始涉足页岩气勘探开发,并在资本市场上频频举牌。公司从原来单一的煤炭业务,向电力、能源、医疗、物流、投资、物联网等多个领域快速扩张。“新债还旧债”的模式也让永泰能源的负债规模不断扩大。永泰能源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永泰能源负债总额为79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3.18%。其中短期借款达138亿元,长期借款超过165亿元,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则不足57亿元。

  当激进投资遇到融资收紧,流动性风险随之而来。上述半年报预测,永泰能源将面临流动性风险。“随着国家金融去杠杆力度的加大,各项金融政策的陆续出台与实施,金融市场资金全面收紧,对企业融资产生巨大影响。鉴于公司前期发展过快,投资项目较多,造成负债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在当前市场融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的形势下,给公司带来了较大的融资压力和流动性风险。”半年报中写道。

  陷入流动性困局的上市公司,远不止永泰能源一家。8月22日,随着工商登记手续的办理完毕,金一文化实际控制人正式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今年7月,金一文化实际控制人钟葱以1元的价格将实控权转让给北京海淀区国资委,以获得30亿元的流动性支持。

  金一文化面临的是质押平仓危机。该公司7月7日发布的公告称,因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监管政策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上市公司股价随之亦受到较大影响。若后续上市公司股价继续下跌,公司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质押的相关股份有可能被强制平仓。

  2014年上市的金一文化,主要从事贵金属工艺品生产。上市之后,公司走上高负债、高并购的激进扩张道路。为了募集资金,大股东数十次质押股权,质押比例超过90%。在股价下跌和融资收紧的背景下,出让部分股权以缓解资金压力成为更好的选择。

  一家民营上市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民营企业今年的融资环境非常困难,成本越来越高。“银行宁愿以5%的贷款利率借给国企,也不愿8%、10%的贷款利率借给民营上市公司,如果是普通私企,融资成本就更高了。”该工作人员说道。

  “国资系高频入主上市公司,对大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来说,都是一种被迫无奈的选择。”瞿镕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民营企业自身融资非常受限,很难拿到钱,而国资相对要容易些。“这个时候,谁有资金能够帮忙解决问题,谁就是合作对象。”瞿镕说道。

  青睐优质壳资源

  今年被国资相中的标的,尽管存在流动性风险、股权质押风险等问题,但大多数仍是质地优良的上市公司。

  被海淀区国资委收购控制权的金一文化,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7.52亿元,同比增长42.9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658万元,同比增长190.05%。而今年7月,海淀区国资委入主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三聚环保,其营收和净利润规模实现多年连续增长。

  今年以来,深圳市国资委旗下的两大资本运作平台,也分别入股了两家上市公司。其中,8月4日,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与科陆电子控股股东饶陆华签订协议,拟受让饶陆华持有的科陆电子1.52亿股股份,将成为科陆电子第二大股东。9月9日,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近6亿元的总价,受让怡亚通的控制权。

  深圳市国资委看中的科陆电子和怡亚通也属于质地优良的上市公司。科陆电子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致力于为智能电网和新能源应用、节能减排提供整体技术与产品解决方案。该公司此次转让股权主要是为了化解质押平仓风险。另一家,怡亚通则是中国第一家上市供应链企业,旗下现有600余家分支机构。2017年营业收入突破685亿元。该公司连续七年上榜“《财富》中国500强”,并在2017中国企业500强中列261位。深圳市国资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回复说,因涉及资本运作,话题比较敏感,不接受采访。

  瞿镕认为,二级市场目前估值比较低,在有充裕资金的情况下,国资当然会优先选择优质的上市公司,尤其是本身业务非常健康,只是因为大股东质押发生风险而导致控制权转让的公司。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迎来国资系实际控制人,未来预期会相对更稳定。国资股东可能会不断支持上市公司发展,也会推动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作为壳而言,负债少、业务稳定、具有一定资产规模的壳更容易重组。”

  国资改革推动

  今年以来国资买壳频率明显增加,与国资国企改革提速不无关系。

  今年以来,广州、上海、天津、江苏、山西等地均在紧锣密鼓地酝酿新动作,根据自身情况制定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混改、资产证券化等仍是关键词。例如,广州提出,到2020年,力争竞争类市属国有企业全部实现整体上市或至少控股1家上市公司,资产证券化率达到80%左右。

  7月30日,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首次明确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功能定位、组建方式、授权模式等。第二批入围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的央企共12家,近期有望正式推出,试点企业主要集中在发电、煤炭、建筑、建材等竞争性领域。

  “对于国资来说,现在是完成产业布局的好时机,可以用比较低的成本收购到优质的上市公司。”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过,董登新强调,国有企业的身份、地位比较特殊,应该做实体经济的支柱和产业转型的表率,不能脱离实体,去玩股权。这在股权并购上表现为,应围绕主业等相关产业做上下游的延伸等。

  8月19日,招商证券发文称,国资出面收购上市公司股权,通常有两个方面的考虑,收购方就是国有企业资本运营业务,买壳的目的有可能是为未来旗下优质资产证券化进行储备。另外一种可能是,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想要进行新兴产业的投融资,先行介入相关行业上市公司,为未来进一步进行产业延伸提供基础。

  有观点认为,国资今年频频接盘是在“积极囤壳”。沈萌认为,这是一种“幼稚甚至无知”的看法。“上市公司不是黄金现钞或物资,囤了可以等着涨价,买了上市公司控股权还需要继续投入维护或启动重组,不然会继续贬值。”

(责任编辑:段思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