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排雷忙,大股东们花样套现的钱都去哪儿了?
财经

股市排雷忙,大股东们花样套现的钱都去哪儿了?

2018年10月22日 08:11:07
来源:大猫财经


01

九月份以来,大A股的一个景象引人关注:地方国资纷纷出手买上市公司,必康股份、合力泰、易见股份、英唐智控等等多家资本市场较出名的公司都被收了。

投身国资的这些民营上市公司,绝大多数都是今年股价下跌,其中普遍跌幅超过30%,也不乏腰斩甚至跌更多的,可谓惨不忍睹。

地方军不声不响地买买买还是无法稳定市场,大跌小跌不断,于是,他们一边动手一边开始张嘴吆喝:先是深圳,对外公布设立专项工作小组出钱接盘;接着北京市海淀区也有样学样,区属国资和东兴证券发起设立支持优质科技企业发展基金,基金规模100亿元。

后续各地的国资还会有更多配套措施多管齐下帮助上市公司脱离困境。

02

这波大跌的困境到底是什么?

原因之一就是源自于股票质押比例过高,在股价下跌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平仓闪崩风险。

这种风险原本不大,但因为缺钱,搞股权质押的股东越来越多,比例越来越高,随着股市不断下跌就成了大雷。

为啥会这样?咱们从头讲讲。

股票质押主要是给上市公司的股东提供的一个融资渠道,相当于可以用自己手上的股质押贷款,跟拿房子质押贷款类似。

这为什么是颗雷,因为它会引起骨牌效应:

上市公司股价阴跌,跌破补仓线,这就要求质押股票的股东追加质押物、保证金,而一旦跌破平仓线,就该强平了,一旦强平,涉及到的股票不管市场怎么样都要果断挂出低价卖单抛售股票,基本一泻千里,对市场的冲击可以想见。

目前的数据仍然很危险:截止2018年10月16日,A股市场有2163只个股存在股权质押,其中有982只股价跌破预警线,584只跌破平仓线。

所以政府排雷的任务艰巨啊,国资一边买,一边出政策要求不强平,避免更大波动,这让借钱给股东的机构很痛苦,不强平,借出去的钱完全没保证啊,本来想赚个利息,但现在有亏老本的风险。

03

大家为这事操碎了心,回到源头,那些股东们质押拿了钱到底干什么去了?这里面还真是五花八门,有的可怜,有的可恨。

最恶劣的股东,质押了股份后跑路了,变相套现,留下一堆烂摊子。

最典型的,像华业资本,大股东质押套现实控人在国外,二股东用萝卜章诈骗借钱逾100亿跑路失联。

华业资本九月底公告称,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

然后他们去追债,结果发现应收账款的债务协议是伪造的。华业资本派了律师去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结果发现债务协议都是假的。

公司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101.89亿元,全部从恒韵医药受让。其中公司使用自有资金直接购买应收账款规模为27.25亿元;公司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和劣后级金融产品规模为37.17亿元;其他金融机构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金融产品规模为37.46亿元。

这几个款项是华业资本二股东重庆女老板李仕林牵头联系的,现在她已经失联,持股全部被司法冻结。

过了几天,华业资本公告,因公司股价下跌,公司控股股东所质押部分股份恐遭强平,公司控制权存变更风险,而公司实际控制人因身体原因暂时无法回国。

目前上市公司终于在吃了六个跌停之后开板了,经侦正在查这个诈骗案子,二股东还没抓回来,不知道后面的故事如何演。

04

还有些股东把股权质押的钱用来维持家用或者满足自己一些烧钱的爱好。

比如说华谊兄弟的王氏两兄弟,他们的股票一直都不闲着,基本上时刻都有一定比例呈质押状态,今年六月份还追加了一批质押,遭遇媒体的质疑,逼得华谊兄弟不得不发公告澄清:

澄清的点主要是说他们没有套现,没有减持,质押比例也没有那么高:

但是这些质押总量还是很惊人的,那么他的钱主要是拿去干嘛呢?

可能去买艺术品了。

2014年11月与2015年5月,王中军两度于纽约苏富比夜场出手,分别以约4亿和2亿人民币的天价拍得梵高与毕加索的名画。

2016年嘉德春拍,王中军又拍出史上最贵书法2.07亿的《局事帖》。

他还说要建一个私人美术馆,希望能有宋元明清历朝各一件最好的藏品,这个爱好确实太烧钱了,他手上的股总共就那么多,就算全部质押也不知道够不够他造的,其他目的就不能乱猜了。

05

还有的股东把质押的钱用来加仓增持,不少人抱的目的就是更好的割韭菜。

这种做法类似股民融资融券账户,是这么玩的:

交易所对股东的限制比散户多多了,但凡超过了5%的持股,增持减持都有限制并且要提前通知增减持的数量和时间段。

有些股东自己都是大庄了,需要不断加杠杆放大收益,就用质押股票得来的钱增持上市公司,股价上升,这就是质押拿钱做市值管理或者拉高收割韭菜。当然如果要割韭菜,这个账户可能就不用自己的,可能操控一群自然人的账户,还记得股市大鳄黄晓明吗?

06

很多股东,把质押得来的钱挪用给旗下的其他公司。

这个最大的典型就是贾跃亭PPT造车运动。记得那是2014年4月,贾跃亭与合伙人在美国成立法拉第未来(FF)。

然后就是紧罗密布的PPT宣传造势:

仅2015年,贾跃亭为乐视造车开的发布会就超过20场。在这期间,他用一场接一场只有PPT的发布会,宣告着自己跨界制造汽车,从而完成乐视闭环的野心。

随着这些发布会的召开,乐视网的股价也一路走高。在这个过程中,贾跃亭不断质押和抛售股票,对于减持的个股还需要给大家做个解释,说是用来借给上市公司的,对于股权质押得来的钱,贾跃亭也曾解释是用于汽车事业了,其实这个钱的去向外界是无法监测的,如果你愿意,那就相信这个理由一秒钟吧。

但是他质押的股票不久前被强平了两千多万股,所以乐视的股票走势能好吗?

07

更多股东质押股票得来的钱用于给上市公司输血。

这个最典型的就是房地产企业,控股股东几乎都是高比例质押:

房地产公司去拿地,那账面上要有钱才能参与,于是经常去借过桥资金来帮忙,利息很高,银行借钱又有上限的,而且都要用土地抵押,剩下的就是股东帮忙了,股票质押年化大概就是6%上下一个点的水平,所以说房地产企业的股东算是比较有良心的了。

像泰禾集团、荣盛发展等等,都有股东质押钱出来还是借给上市公司买地等等用处。

但是现在,这么做又是风险较大的。房地产现在经历着国家的调控影响,如果收入跟不上,一堆地产商离关门也不远了。

别的行业这样做也不见得就稳妥:

暴风集团的冯鑫就因为质押借钱给上市公司,现在还不上钱出了问题。

据暴风发布的股权质押公告,暴风上市三个月后的2015年6月19日,冯鑫第一次通过质押66万股暴风股票融资,用股价计算,那次质押前20个交易日暴风股票均价262.8元,冯鑫所质押股票市值在1.73亿以上。就算质押折扣选择最低的5折,冯鑫那笔质押融资额也在8000万元以上。当年下半年,冯鑫又先后四次质押共计1275万股暴风股票,占其所持暴风股权的41.88%。

而这个钱他宣称一部分补贴家用一部分给上市公司输血,确实有据可查:根据公告,2016年4月15 日,冯鑫向暴风科技提供1亿元无息借款。

然而暴风的摊子铺的有点开,到处投资,自身的业务暴风TV和互联网视频业务又出现下滑,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又难以融到资金,就落得如此窘境。

股东们为了生存或者做大,都很拼命,价格合适的钱一分也不想错过,但世事艰难,做烂的概率更高,这届镰刀太狠,散户和老板的韭菜一起割了,本来很正常的事情最后成了颗大雷,这就是市场太差带来的意外,只能希望未来意外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