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家被诉挪用公款2.9亿 庭审突然脱裤要求验伤
财经

民营企业家被诉挪用公款2.9亿 庭审突然脱裤要求验伤

2018年10月31日 14:16:16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文丨杨芳付宇彤编|彭彬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是我国纬度最高的地区,素有“林海明珠”、“新兴林城”和“万里兴安第一城”之称。当地政府官网显示,加格达奇区总面积1587平方公里,总人口15.6万人。而可供对比的是,江苏昆山总面积927.68平方千米,总人口165.70万。


加格达奇区平时鲜有大事件出现在全国视野。不过,今年5月,当地在审理马彬涉嫌挪用2.9亿元公款罪、行贿罪案时,突然出现令人震惊一幕。


庭审上,马彬突然脱下了外裤,情绪激动地说道:“我所有的材料,都是刑讯逼供出来的,没有一份是真的。我脑袋上有包,腿上有紫痕。我几次提到验伤,法院、办案单位、看守所都不验。要审判我,就要给我验伤。不验伤,这个庭我不能开。”


最终,庭审不到一个小时,审判长不得不敲响法槌,宣布休庭。


根据2017年5月23日马彬的一份《对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区检察院相关检察员实施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犯罪的刑事控告状》,原图强林区检察院检察员邵海锋、杨子东、李天鹏以及“小二”等对其实施了非法拘禁和刑讯逼供,他要求依法追究5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根据马彬家属一方提供的证据,部分狱友证实,马彬在狱中身上带伤。


对于马彬、马彬家属及律师的指控,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试图求证,图强林区基层法院相关办案人员表示,个人无法回应此问题,应由单位来回应。而图强林区基层法院则回应不接受采访,需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同意后才能回应。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则表示,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一些问题不方便透露。


“案中涉及房地产项目股权纠纷,只要我父亲能平安出来,我们可以接受股权纠纷的调解方案,刑讯逼供也可以不追究了。”马彬家人向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道。


最北林业局袖珍法院接办大案


资料显示,马彬,家住北京市房山区,是宝恒投资有限公司、中油丰年(北京)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北京瑞雪丰年科技有限公司三家企业的董事长。

null

图为马彬被抓前照片

据马彬亲属介绍,2016年6月18日,马彬在北京家住小区的地下车库失踪,其家人向北京警方报警。

10多天以后,他们才得知,马彬被黑龙江司法机关带走,后被带至哈尔滨某处,被关押至6月24日,然后被黑龙江省图强林业检察院以涉嫌行贿罪名刑事拘留。

2016年6月24日,马彬因为涉嫌行贿罪被黑龙江省检察院指定管辖,同日由黑龙江省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指定图强林区检察院侦查管辖,图强林区检察院同日决定刑拘,同年7月8日由黑龙江省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决定逮捕,次日由图强林业局公安分局执行。

马彬本人则于2016年6月25日被羁押于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8月23日被羁押于兴隆林业地区看守所,10月24日被羁押于加格达奇区看守所至今。

2017年5月,图强检察院将马彬案移交图强法院。

图强法院是全国少有的未以“人民”命名的法院。曾经,铁路、林业、农垦等系统也拥有公检法系统。目前,铁路系统已经完成了铁路公检法的转制。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明确提出,“将林业法院、农垦法院统一纳入国家司法管理体系,理顺案件管辖机制,改革部门、企业管理法院的体制”。这意味着,图强法院也在改制之列。

根据黑龙江法院网2011年发布的官网消息,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区基层法院建于1981年,现有人员22人,其中法官11人,平均年龄49岁,年均办案200余件。

而根据最高人员法院发布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全国法院12万名法官审结888.7万件案件,平均每个法官半年审结74件案件,全年预计审结150多件案件。这意味着,图强法院法官平均办案数量低于全国。

马彬案是图强法院创建36年来前所未见的大案。


图强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2012年5月,马彬与时任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的仉某某共谋,获取了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4.13亿元,最后马彬用其中2.9亿元,以宝恒投资公司名义收购了股权,案发至今未归还。


此外,检方还指控马彬分别向北大荒商贸集团董事长钱某某及北大荒商贸集团集团副总经理、黑龙江省保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仉某某行贿现金及手表,累计行贿41.05万元。


图强检察院认为,2012年5月,马彬与时任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的仉某某虚构合作成立公司经营油品的事实,使马彬的公司通过购油合同获得4.13亿元,最后马彬用其中2.9亿元,以宝恒投资公司名义收购了股权。


马彬的辩护律师徐昕认为,马彬的行为不符合挪用公款的构成要件。“马彬使用的这2.9亿,经过多次流转,早已不是公款。本案涉及六层法律关系。并非归个人使用。借款协议、《油品购销合同》的主体都是单位,债权债务主体都是单位,仉某某和马彬本人均未使用。马彬和仉某某均否认共谋。仅仉某某报案要求追究马彬诈骗罪,双方在三亚打官司你死我活,就足以证明双方不可能存在挪用资金的共谋。没有合谋,马彬显然无法单独够成挪用公款犯罪。”


检察院指控的行贿也存在证据不足。马彬根本没有低价购买油库,反而是花了800多万高价拍卖购买而来。此外,徐昕指出,伯爵表系礼尚往来,“仉某某送马彬的狐狸毯子、西服等价值远远超过伯爵表的价值。且购买股权明显是仉某某求马彬,马彬帮忙才买,所谓行贿的事由完全不能成立。”


据家属介绍,起诉书所指称的挪用公款的“同谋者”仉某某并未出席马彬案庭审现场。其被安排在了大兴安岭地区的另一个基层法院受审。


被抓前八起诉讼已胜五起


马彬之所以被指控挪用公款2.9亿元,源于数年前的一起并购。


2011年6月16日,三亚保力公司(项目公司)取得三亚市河东区迎宾路中段南侧647亩出让土地。三亚保力公司注册资金人民币2000万元。其中,齐齐哈尔市盛禾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禾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海南天久公司持有三亚保力公司90%股权、黑龙江威迅房地产开发公司持有三亚保力公司5%股权、哈尔滨瑞达园林绿化公司持有三亚保力公司5%股权。


2011年8月,盛禾公司委托黑龙江产权交易中心公开对外转让项目公司海南天久公司100%股权。黑龙江省建设公司和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控股股东为北大荒商贸集团)商议出资成立黑龙江省保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龙江保力公司)联合收购盛禾公司持有的海南天久公司100%股权,此收购完成后再进一步联合收购三亚保力公司的另外10%股权。


据相关资料显示,黑龙江保力公司在收购海南天久公司后,由于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政策变化,要求下属非房地产类公司必须退出房地产开发项目,因此,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及黑龙江建设集团公司无法继续收购三亚保力公司其他两位小股东黑龙江威迅公司和哈尔滨瑞达公司各持有三亚保力公司5%股权,面临违约赔偿的情况,急需寻找合作伙伴,于是黑龙江省建设集团公司、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找到马彬请求出资收购三亚保力公司两位小股东持有的合计10%股权。


据悉,马彬答应接盘,出资2.9亿购买了三亚地产项目两个小股东10%的股份。2012年6月13日,宝恒公司与三亚保力公司的两位小股东黑龙江威讯公司和哈尔滨瑞达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总价人民币2.9亿元(溢价4000万元)收购了两位小股东持有三亚保力公司10%的股权,黑龙江保力公司、盛禾公司作为合同的担保人,在该份合同上签字盖章。


收购协议签订后,宝恒公司于2012年6月21日、2012年7月12日分两次将2.9亿元股权款支付给了威讯公司和瑞达公司,同年7月6日宝恒公司在三亚市工商局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


为了兑现最终让宝恒公司控股三亚地产项目的口头承诺。在此过程中,2012年6月11日,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与宝恒公司又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将其持有的黑龙江保力公司50%股权转让给原告,同年12月2日,又与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按这份协议约定转让股权的比例由50%增加到51%。此后,宝恒公司也陆续支付了部分股权转让价款。


“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北大荒商贸集团以及黑龙江建设集团后来同时违约,没有依照合同将剩余控股股份转交给马彬,”马彬家属介绍称,因为股权纠纷,马彬和北大荒商贸集团、黑龙江建设集团、盛禾公司、黑龙江保力公司等对簿公堂。

null


null


null

null


宝恒公司参股后,三亚保利公司股权结构变化图

据相关资料显示,在未告知股东马彬的情况下,黑龙江省建设公司2013年从盛禾集团收购了剩余的海南天久公司56.67%股权(前期在马彬接盘和签合作协议之前,盛禾集团的43.33%股份已被黑龙江省建设公司和宁波北大荒物流公司联合收购),同时收购之前,黑龙江省建设公司与另一家公司还签订《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将这部分股权转给了另一家公司。“黑龙江省建设公司名义上购买海南天久公司56.67%股权,实际是为另一家公司代持,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马彬家属表示,这导致马彬控股三亚地产项目的初始目的无法实现,只成了拥有10%股份的小股东。而且,在经营开发过程中,这10%小股东的各种权益均遭到大股东的侵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马彬在海南、哈尔滨等地对北大荒商贸集团、黑龙江建设集团以及关联公司提起了多项诉讼,并且申请法院查封了三亚地产项目的部分土地,这些诉讼有的还在进行之中,有的已经获得法院的一审支持。


据裁判文书网2016年3月的一个再审民事裁定书显示,保力公司只有天久公司与宝恒公司两个股东,且天久公司为持有90%股份的大股东,在宝恒公司未参加临时股东会和董事会的情形下,临时股东会和董事会的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应认为存在重大瑕疵,形式上虽有临时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存在,实质上的临时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应认为不存在。 


据相关资料显示,黑龙江省建设公司转让海南天久公司56.67%国有股权,涉及国有控股权的丧失,依照《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决定所出资企业的国有产权转让。其中,转让企业国有产权致使国家不再拥有控股地位的,应当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所以其转让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是非法转让。

null


工商资料显示,三亚保利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海南天久公司,持股90%,宝恒投资持股10%。

而海南天久为黑龙江建设集团和黑龙江保力公司共同持股。

据马彬家属介绍,截至2016 年6 月18 日马彬被抓前,宝恒公司已在三亚中院、海南高院针对其他股东及间接股东发起诉讼8 宗,4 宗一审二审均胜诉,1 宗在一审胜诉的基础上已申请中止。另3 宗因马彬被抓,被迫中止。其中宝恒公司诉三亚保力其他股东销售代理权争议纠纷一案,海南高院通知2016 年6 月24 日二审开庭,就在开庭前6 天,马彬被检察机关强行胁迫带走,导致无法开庭审理。

据马彬家属介绍,民事诉讼期间北大荒集团和黑龙江建设集团曾找马彬谈判,想用5 亿收购马彬持有三亚保力的10%股权。当时股权已溢价很多,马彬认为不公平而未同意,后经多次谈判交易价格一直未达成一致,直到马彬被抓。

而图强检察院认为,2012年5月,马彬与时任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的仉某某虚构合作成立公司经营油品的事实,使马彬的公司通过购油合同获得4.13亿元,最后马彬用其中2.9亿元,以宝恒投资公司名义收购了股权。

管辖权争议


徐昕认为,图强林区基层法院既不是本案犯罪地法院,也不是被告人居住地法院,根本没有管辖权。此外,本案指控挪用公款2.9亿元,属“数额巨大”,有可能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一审必须由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图强林区基层法院无权审理本案。


徐昕认为,本案作为重大、复杂职务犯罪案件,涉案金额近3亿元人民币,牵涉黑龙江、北京、宁波、三亚、上海等地多家公司,人员关系和资金往来错综复杂;且本案指控为共同犯罪案件、涉及人员多、关系网复杂;特别是辩护人将为马彬作无罪辩护。图强林区基层法院没有足够的能力承办如此重大、复杂、疑难的职务犯罪案件。

 

马彬家人认为,仉某某、钱柏莫等是本案关键证人,都应当出庭而无一出庭。尤其仉某某,按起诉书指控理应属于同案犯,甚至是主犯。法院不同意被告人和辩护人并案审理的要求,在仉某某翻供的情况下,又没有传唤其出庭作证。


据知情人士称,仉某某、钱柏莫已被控制,钱柏莫案件已经被判决,仉某某案件已经开庭。


工商资料显示,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于9月25日进行了公司工商信息变更,仉某某和钱柏莫已从高级管理人员一栏撤出。


开庭时突然脱裤要求验伤 


2018年5月15日上午,马彬走上了图强法院从加格达奇区法院借来的法庭。


在庭审时,马彬突然脱下了外裤,情绪激动地说道:“我所有的材料,都是刑讯逼供出来的,没有一份是真的。我脑袋上有包,腿上有紫痕。我几次提到验伤,法院、办案单位、看守所都不验。要审判我,就要给我验伤。不验伤,这个庭我不能开。”庭审不到一个小时,审判长不得不敲响法槌,宣布休庭。


马彬控诉书中指出,图强检察院的检察官在讯问期间,不断威胁我,跟我谈股权,让我按照办案人员的意思编造有罪供述。我没有行贿,也没有和仉某某共谋挪用公款。


休庭后,合议庭、公诉人、辩护人三方到后台协商开庭和验伤问题,半个小时后,合议庭回到法庭,法槌一敲,宣布休庭,下次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根据2017年5月23日马彬的一份《对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区检察院相关检察员实施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犯罪的刑事控告状》,原图强林区检察院检察员邵海锋、杨子东、李天鹏以及“小二”等对其实施了非法拘禁和刑讯逼供,他要求依法追究5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据马彬家人介绍,这2年多的时间里,马彬遭遇了非人待遇,包括刑讯逼供、死亡威胁、非法拘留、不公正审判等。


徐昕介绍,检察官不仅实施残酷的刑讯逼供,而且对马彬有关刑讯逼供的反映拒不记录,对马彬提出急需药品和治疗的请求不管不顾。不仅侦查人员不记录,而且决定批捕、审查起诉的检察官均不记录刑讯逼供情况,并拒绝马彬多次强烈要求验伤的请求。


2018年7月,马彬案再次开庭。徐昕指出,“法庭未保障马彬的基本诉讼权利,没有管辖权却强行管辖,应当调取的证据未调取,应当体检和查验伤情不查验,应当传唤关键证人不传唤,法院超期羁押涉嫌非法拘禁,对残酷刑讯视而不见。这是中国最北法院的一场找不着北的无效审判,”徐昕表示。


对于马彬、马彬家属及律师的指控,图强林区基层法院相关办案人员表示,个人无法回应此问题,应由单位来回应。而图强林区基层法院则回应不接受采访,需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同意后才能回应。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则表示,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一些问题不方便透露。


2018年8月,马彬律师基于马彬患有重病,有无罪的可能,且已经严重超期羁押,取保候审不至发生社会危险再次申请对马彬取保候审。其家属透露,多次申请都未成功。


关于该事项的后续进展,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将继续关注。

null


注:本文是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为方便交流,交流、转载,请加小编微信:fhwcaijing,爆料财经线索,交流行业干货,联系邮箱:pengbin@ifeng.com~

—End—

欢迎扫码关注;

null

欢迎关注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

推荐一个公众号:


null


null



[责任编辑:兰丽娜 PF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