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箭公布“朱雀一号”发射失利原因并准备理赔,民营航天前景还乐观吗

蓝箭公布“朱雀一号”发射失利原因并准备理赔,民营航天前景还乐观吗

2018年11月01日 11:59:00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蓝箭公布“朱雀一号”发射失利原因并准备理赔,民营航天前景还乐观吗

10月31日,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蓝箭航天关于“朱雀一号”飞行试验结果初步解读》(以下简称“《解读》”),对“朱雀一号”三级固体运载火箭10月27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失利的原因作出声明。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解读》显示,目前初步怀疑发射失利原因是末修姿控动力系统某推力室输送管损坏,导致控制力下降和推进剂泄露,姿态控制力异常、推进剂提前耗尽。

蓝箭方面表示,目前已组织多方专家进行调查,后续汇总全部数据后,将进一步分析形成最终结论,并着手准备保险理赔工作。

今年初,马斯克用Space X猎鹰重型火箭将自己的特斯拉汽车送上了太空,看得人热血沸腾。

在中国,民营商业航天领域,也涌现出一批以星际荣耀、蓝箭航天、零壹空间为代表的年轻企业。

01

未能入轨的“朱雀一号”

10月27日16时,“朱雀一号”三级固体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

根据蓝箭提供的官方资料,“朱雀一号”火箭总长19米,箭体直径1.35米,起飞重量27吨,起飞时的推力约为45吨。它能够将200公斤的载荷运入500公里高度的太阳同步轨道(SSO),或者是将300公斤的载荷运入200公里高度的绕地轨道。

火箭一二级分离成功,整流罩分离成功,由于三级出现异常,其搭载的央视综合频道《加油!向未来》节目定制的微小卫星未能入轨。

根据《解读》,“朱雀一号”总飞行时间402秒,最大飞行高度337千米,最快速度6300米/秒。三级工作约37秒后,主发动机工作正常,但姿态控制力异常、推进剂提前耗尽。

10月27至28日,蓝箭对“朱雀一号”三级固体运载火箭飞行试验的快速处理数据进行了初步分析。

根据数据判读,火箭点火、起飞正常,一级飞行正常,一二级分离正常,二级飞行正常,二三级分离正常,整流罩分离正常,三级滑行段飞行正常,三级主发动机点火后火箭飞行正常。

初步分析,三级异常的怀疑原因是末修姿控动力系统某推力室输送管损坏导致控制力下降和推进剂泄露。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蓝箭方面表示,目前已组织多方专家进行调查,后续汇总全部数据后,将进一步分析形成最终结论,并着手准备保险理赔工作。对于央视微小卫星发射失败是否面临赔偿问题,10月28日,蓝箭相关负责人表示,有相关保险,不用担心。

声明还提到,“从研制到发射的过程中,朱雀一号也获得了各方的支持,蓝箭航天衷心感谢所有相关主管机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央视创造、小火箭以及其它合作机构对朱雀一号的关心和鼓励。科学探索永无止境,相信在不久以后,我们会通过“朱雀”的眼睛再次回望地球。”

02

被理解的蓝箭

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是一家针对中小型商业航天应用市场研制液氧甲烷航天发动机及液氧甲烷火箭的民营火箭公司。

“朱雀一号”固体三级火箭一度被称为中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如果成功发射,意味着它将结束目前国内民营航天还只能发射探空火箭的现实,蓝箭公司也将因此占有民营运载火箭的先发优势。

10月27日16时许朱雀一号固体三级火箭发射失败,中国一些民营火箭公司以及学者、媒体、网友,均对此表示了宽容的态度。

有学术界人士也对此次民营运载火箭发射失利表示包容。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副院长、微小卫星研究中心主任金仲和评价称,短时间内这对民营航天会有打击,从长期来看没有大影响。“失利是正常的,运载火箭是有难度的,要发展总要经历一些坎坷。”

即便是蓝箭的同行竞争对手,也对此次发射表达敬意。

民营火箭公司零壹空间CEO舒畅在朋友圈表示,“中国商业航天事业上有特殊意义的一天,专业团队的一次伟大尝试,探索永无止境,Never Give Up!能把事情推进到这一步,对干实事的团队表达敬意。”

翎客航天CEO胡振宇表示,“无论结果如何,今天都值得纪念,中国民营航天公司首次尝试入轨发射,给同行打Call。”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酒泉发射中心表示,“朱雀·南太湖号”的发射能坚持300秒以上,实现一二三级成功分离,已经不易。

03

竞争激烈的火箭

今年4月,星际荣耀旗下的“双曲线一号S”首飞拉开了国内民营火箭发射的序幕。这枚被称为中国首枚上天的民营固体验证火箭从提出、设计、制造到发射,在60天内完成,堪称“火箭速度”。

一个多月后,零壹空间发射了“重庆两江之星”探空火箭,这枚火箭被称为中国首枚民营自主研究的火箭。

进入9月,星际荣耀的商业亚轨道探空火箭“双曲线一号”搭载3颗立方体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进行亚轨道验证飞行。

两天后,零壹空间官微称,“重庆两江之星”商用亚轨道火箭成功发射。

两家民企你追我赶的态势正是当下民营航天领域激烈竞争的缩影。

2014年,国务院60号文首次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

2015年,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并且鼓励民间力量参与其中,政策对商业航天的限制逐步放宽。由此,民营资本大举进军商业航天领域迎来契机。

在随后两年间,包括蓝箭、星际荣耀等一批民营航天企业纷纷成立。据不完全统计,仅设立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民营航天企业就有7家,累计获得融资超过20亿元。

从目前已经发射火箭的三家公司看,星际荣耀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尽管亚轨道火箭技术低、市场需求有限,但公司试图通过亚轨道试验积累发射、箭星分离等经验。零壹空间则在此基础上表示,年内将计划进行OS-M型固体运载火箭的首次发射。

10月份,零壹空间进行了OS-M系列运载火箭四级固体发动机和三四级分离联合试车试验,并取得成功。作为一种四级固体火箭,OS-M具备将卫星送入轨道的能力。

蓝箭选择的则是“弯道超车”,直接上马轨道试验。作为国内液氧甲烷发动机领域进展最快的民营航天公司,它使用的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已经进入了实际测试阶段。不过,要实现百吨级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量产,按计划将排至2019年,至于进行中型液体运载火箭的试验发射则要到2020年。

04

市场化产业链

经历密集发射的“洗礼”后,位于第一梯队的企业无疑将积累更多的经验,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期将迎来国内民营火箭发展的高峰期。

从产业链角度看,火箭公司的核心商业逻辑是售卖运载服务,即将固定的载荷运送到太空固定的位置。从长远看,随着中国经济和航天商业化的发展,国内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商业卫星发射需求,带动对商业运载火箭的需求。

在张昌武看来,现在是“商业航天最好时代”。一方面,国内对卫星的需求非常大,但SpaceX等外国企业现在还不被允许发射国内卫星,而另一方面,“国家队”的火箭发射以满足军方和政府需求为主,无暇顾及“更多”。

同时,随着立方星技术的成熟,目前,单颗立方星卫星的造价为百万人民币,远低于GEO轨道的卫星(单价高达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

未来,随着民营火箭公司具备轨道发射能力,如何依靠商业运营维持生存将成为关键课题。在星际荣耀行政副总裁解放看来,构建市场化的平台有助于解决好成本管理、完善竞争机制,这也是未来产业是否能良性发展的前提。

“市场化的程度越高,将促使供应链企业研发质优价廉的零部件,火箭公司的成本也必然会进一步降低,卫星企业使用火箭运输的成本也会跟着降低一些。”解放说。

精彩回顾

武侠的罗曼蒂克衰亡史

动刀“出生公民权”,特朗普的移民账

天不生金庸,武侠如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