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预判2019年投资:期待“行动底” 寻找四大确定性机会
财经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预判2019年投资:期待“行动底” 寻找四大确定性机会

2018年12月11日 12:58:07
来源: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预判2019年投资:期待“行动底” 寻找四大确定性机会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沈述红“在新的增长动能形成之前,即便中国经济发展的长期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但2019年中国经济依然存在一些短期的确定性和交易机会。”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沈明高在12月11日于深圳举办的一场论坛上指出。

他表示,这些确定性机会包括中美贸易谈判或取得阶段性成果、中美经济周期错峰的红利、美联储结束加息周期与美元贬值,以及中国财政政策优先等。

同时,在沈明高看来,近两个月以来,中央领导人通过接受采访或召开会议等方式,回应市场关切,频率与规格之高,为历史罕见。为此,他认为,在政策 “宣示底”明朗之后,预期会有一系列政策出台与落地,“行动底”可期。

他还表示,2019 年中国经济走势,受外部经济的影响,但更决定于国内政策方向。政策“行动底”将是一个过程,也是一连串事件的集合。“财政政策优先代表了结构性改革的方向,是政策‘行动底’的开始。如此,中国股市的春天应该不远了。”

“行动底”

沈明高指出,本轮中国股市调整的大底,应该出现在政策“行动底”初步确认之前,经济增速的大底很可能在确认之后。对市场而言,偏结构性且比较困难的政策的落地,显示政策“行动底”的开始,总体利好股市;偏周期性且比较容易落地的政策的推出,意味着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利好债市和房地产市场。

经过过去40年的工业化进程,中国正面临由低端制造业向中高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低成本优势丧失的速度快于增长质量改善的进度,同时由于总量竞争引起的中美贸易摩擦,压缩了中国转型的时间和空间。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十分重要讲话中指出,近来,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市场、融资、转型等方面的困难和问题,是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客观原因和主观原因等多重矛盾问题碰头的结果。

他认为,中国目前面临的转型不是一个时间点,而可能是一个持续 3-5 年甚至更长的时期,直到转型升级的新动能真正形成,这可能是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经济与市场将均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包括中国传统增长引擎均面临不同程度的挑战,房地产投资遭遇价格泡沫风险,制造业产能投资面临低端制造业转移和产能过剩等压力,基建投资受限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出口增长又面临中美贸易战的逆风。单纯地维稳增长有明显的后遗症,更对中国经济长期发展不利。

在此背景下,政策的方向感尤为重要,惟有政策的前瞻性和确定性才能抵消转型的不确定性,改变市场预期。十月以来,中央领导人通过接受采访、召开会议和调研等方式,回应市场关切,频率与规格之高,为历史罕见。“我认为,这是一轮有效的政府与市场对话,在政策“宣示底”明朗之后,预期会有一系列政策出台与落地,“行动底”可期。”沈明高表示。

四大确定性机会

沈明高称,在长期不确定性犹存的大背景下,2019年中国经济存在一些短期的确定性和交易机会。“从现在到明年上半年主要关注政策变化,下半年主要关注经济基本面趋势。中美贸易摩擦缓和,有助于股市重估,利好可贸易部门,非贸易部门将面临竞争与分化。中美经济周期错峰红利、美联储结束加息和美元贬值,以及中国财政政策优先,总体有利于股市和债市。”

这些确定性机会具体表现在以下四方面:

第一, 未来三个月,中美达成局部或阶段性协议,避免贸易摩擦升级。中美G20会谈的结果显示,中美双方有意愿避免贸易战升级;特别重要的是,中美重启谈判,也彰显中国政策的弹性。美国愿意分阶段谈判、中国愿意马上行动,是达成协议的关键。

他表示,未来三个月,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还将取决于另外两个重要条件。“一是美方有意愿达成阶段性协议,而不是过分强调短期内达成一揽子协议。二是中方有意愿马上采取行动,包括降低关税、开放市场、保护知识产权和进一步推动与“竞争中性”相关的制度建设等,也不排除中美同时降低关税的可能性。”

第二,中美经济周期错峰红利。今年经济走势大体上是美国增速上升,中国增速放缓。在近20年里,类似的情形大概发生过三次,之后中美经济相向而行且中国股市表现相对优于美国。“中国经济错峰之后,经济企稳往往会迎来股市大幅反弹。例如,在2005 年三季度之后的2 年时间里,中国上证指数累计上涨415%,而美国道琼斯指数同期只上升了32%”

第三,美国的货币政策:美联储加息周期结束,美元转弱势,利好新兴市场。12月3日,3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2.83%,5年期国债收益率报收2.82%,这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利率倒挂。次日,道琼斯工业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和标普指数下跌幅度都超过3%。“我预期,美国3年与5年期收益率倒挂或在未来两个月发展成为月度倒挂,并在明年一季度前后发展成为包括1年和10年期在内的全面倒挂。如果发生,美国本轮经济复苏结束、美联储加息周期终止,带动美股大幅度调整。”

沈明高表示,目前美国经济与股市面临的逆风,并不足以使美联储马上停止加息的步伐,2019 年美联储加息2次的概率最大。此外,美联储结束加息将导致美欧利差或从扩大转为收敛,美元升值或告一个段落,而这将提升中国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利好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股市和债市。“美元指数走强往往意味着资金回流美国,新兴市场股市和债市向下调整的概率大,反之亦然”

第四、 中国的财政政策:财政政策优先,利好股市与债市。“2019 年,中国财政政策优先应属意料之中,但减税费的规模很难超市场预期。”沈明高表示,财政政策优先代表了结构性改革的方向,是政策“行动底”的开始。如此,中国股市的春天应该不远了。

他还认为,如果明年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需要在以下三个方面取得突破。“首先要较大幅度提高财政赤字率水平,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换的关键时期,不要拘泥于3%的赤字率,比如可以扩大到3-5%之间。其次要减支才能减收,需逐步实施‘小政府、轻税’政策。最后要利用现有国有资产优势,充实社保、支持减税费计划、鼓励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