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忆东:2019年,人民币、房价、股市将走向何方?

张忆东:2019年,人民币、房价、股市将走向何方?

2018年12月14日 10:07:40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易典)2018年已进入尾声,这一年国际政治局势风云变幻,金融市场波云诡谲,国内股市暗流涌动。2019年股市、债市、楼市、人民币又将走向何方?有哪些投资方向值得关注?又有哪些风险值得警惕?2018年上海金融论坛将于12月15日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召开,齐聚国内顶级学者智囊,探讨未来发展方向。凤凰网财经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将全程深度报道。会议之前,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讲述了他对2019年的预测和投资策略,他将出席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主办的上海金融论坛,并参加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分论坛的讨论。

谈经济形势:要在螺蛳壳里做道场

谈到2019年的经济形势,张忆东用一句话做了概括:“明年就是要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换句话说,就是在非常狭窄的空间内进行宏观调控和布局调整。

“明年的宏观形势依然面对着三座大山,”这不是他第一次提“三座大山”的概念,此前他在10月出的香港中资券商首席论坛上也提了这个概念。“三座大山”指的是大国关系进入调整期、全球货币环境收缩期、中国经济进入调整周期。其中大国关系毋庸讳言,全球货币环境收缩主要是指每十年来全球货币都从宽松期进入紧缩期,而这又与美联储的加息周期关系密切。当美国经济下行时,美联储放水,美元贬值、美联储降息,而在经济回暖后,美联储再次开启加息进程。

谈及中国经济调整期,他提到中国有一个明确的库存周期规律,从2001年以来,该周期前后一共40个月,包括20-24个月的上行周期,和12-16个月的下行周期。如果将2016年二季度算作本轮周期开始的起点,2018年一季度开始见顶回落,到了2019年中期或三季度见底。

“从宏观角度来说,明年是山不转水转,三座大山移不走,”张忆东表示“水转”指的内部政策调整,而放松是一个大趋势。他强调明年的调控力度很重要,“我们也不会走向重新放水房地产,大刺激的老路。”

在此前发布的策略报告中,他也预测明年货币政策稳健偏积极,强力严监管和去杠杆告一段落,信用传导机制的改善还需要时间,市场利率会继续下行。而财政政策将更积极,重点围绕减税降费、政策性救助基金等发力,财政赤字率也还有提升的空间。

谈国际环境:美国明年会有衰退风险

全球化时代,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张忆东谈到了国际环境和美国经济走势,美国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由胜走衰,他预测美国在2019年二季度将面临经济衰退的风险。

2018年11月29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其中对货币政策的解读颇为鸽派,市场认为加息预期减弱。对此他认为美联储下半年大概率不会继续加息。

谈人民币:人民币明年将维持强势

古人云: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不少国内学者开始研究1985年的《广场协议》。《广场协议》是80年代初日美贸易争端的产物,美国财政赤字剧增,贸易逆差扩大,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日元升值来促进美国产品出口。协议签订后,日元大幅升值,三个月内日元兑美元升值20%,三年时间,日元对美元汇率升值超110%。日元的飞速升值造成了国内资产泡沫,而最终房地产泡沫的破灭造成了日本经济的长期停滞,又被称为“失落的十年”。

日本教会了我们什么?张忆东认为,不需要过于担心,人民币并不会走向日元的老路,因为当年日元相对美元大幅低估,而目前人民币对美元并没有被低估很多。

对于一些经济学家担忧的人民币贬值风险,他并不赞同。“我们对于人民币的认知是明年不会大幅贬值,反而维持强势。”他解释人民币维持强势是大国博弈的结果也是大国战略的需要。

对于一些学者提出的人民币应该“保外储舍汇率”,他也进行了驳斥:汇率关乎国与国之间的信任,是一种对货币的信任。“你破七的话人家就会觉得破八,破八了就感觉会破十……现在汇率贬到十(中国)可以和越南竞争袜子、鞋子的低端制造业吗?不可能。” 他表示汇率的稳定短期内可能不能拉动出口,不能创汇,但从长期来看有助于维持财富。他也预警:债务危机容易引发汇率波动,而大国的责任就是像1997年那样坚决维持货币稳定。

谈房价:高位缩量才是正道

房价一直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课题。明年房价将走向何方?楼市将会降温吗?张忆东表示“明年不可能再大放水”,大放水带来的是房价暴涨,而暴涨之后一定会暴跌,暴跌有可能直接导致资产泡沫崩盘。

他认为目前比较聪明的政策是“因城施策”,“不再喊打喊杀,哪里房价低了可以冲一冲。”而比较危险的政策就是“一刀切”的鼓励居民加杠杆,例如降低首付比例。“这种政策是悲剧性的政策,一旦出台将会导致明年房价大涨,极端来说涨50%都有可能。”而暴涨之后必然是暴跌。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对于房价,他的建议是高位缩量。房子,是不少老百姓最重要的质押品,房价波动对金融市场影响巨大。现在经济调整,大家预测政府还会放水,都不愿意卖,因此房价只能维持高位。“现在的楼市就像庄股,市值很大,但流动盘很少。”他认为楼市的流动盘少主要是因为房地产开发商中的库存较低,而巨大的库存都在老百姓手中。“只要(交易)缩量就能稳住房价,一旦房价上涨就容易松动(交易量),以后再稳(房价)就难了。”

谈投资机会:明年要先债后股

对于明年的投资机会,张忆东提出要“先债后股”。由于经济调整,货币政策的传导滞后性,资产配置上要优先考虑债市。对于股市,他认为明年的机会主要来自于放松管制和科技进步,是一个“非熊非牛”的市场。

“从长远角度来看,我对中国(经济)是乐观的,面对未来要充满信心。”他以此作为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