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为经济下滑风险找"替罪羊" 美联储原高官:很尴尬!

特朗普在为经济下滑风险找"替罪羊" 美联储原高官:很尴尬!

2018年12月15日 10:36:55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12月15日讯2018年上海金融论坛今日在上海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开放的中国金融与世界”。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美联储原副主席Stanley Fischer出席论坛并发表了演讲。

美联储原副主席Stanley Fischer

针对大会主持人、凤凰卫视《金石财经》主持人、凤凰网财经研究院常务理事曾瀞漪关于“美联储是否会在特朗普影响下停止加息”的问题时,Stanley Fischer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让美联储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如果美联储听了特朗普的,就好像是承受不了压力而调整政策。所以,特朗普“很聪明”,他将美联储当成了“替罪羊”。因为如果经济出现下滑,那特朗普就有借口说,“我当时警告美联储了啊,我们应该维持低利率的”。

Stanley Fischer表示,央行应该表示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专业性,不受外界的影响。

以下为Stanley Fischer部分演讲实录:

一、即将出炉的美联储调息决定

有70%的分析师预计美联储在12月19日的会议上会做出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准点的决定。然而就在上述预测消息公布之后,美国股市却出现连续下跌。不过,眼下美联储如果不加息的话,其将会传递出一个对于未来利率水平十分明确的信号,那就是参照历史标准,联邦基金利率将比近期人们所认为的水平还要低。

为何美联储会在意释放如此消息?因为他们的担心在于如何应对一场经济衰退。在面对过去五次战后经济衰退时,美联储平均每次都会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400到500个基准点。这似乎意味着在联邦基准利率达到500基准点以上之前,美联储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应对潜在的经济衰退。

调息问题有多大的影响呢?其影响程度取决于美国经济在当下的表现。目前来看美国经济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今年11月美国经济就业人数增加了155000人,当月美国失业率维持在10月时3.7%的水平上。根据2017年时对样本计算的结果,每月就业人数若能够增加大约100000到125000人,那么失业率就不会出现上升。这样看来美国经济在增加足够的就业岗位以阻止失业率上升方面已经做得不错了。

如果这一次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利率,那么很有可能其会在2019年内一而再再而三地加息。那么如果这次美联储不加息又会怎么样呢?这意味着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增速已经严重放缓,其将向市场释放的信号是:美国经济前景恶化速度将会比近期做出的预测还要快。如此一来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值将会下调,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速也会被下调。上述情况的发生为时过早,尤其是发生在一个通胀率增长刚刚略有减速的国家。

事实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美联储已经表达出以下观点:“在2018年里,点阵图已经更改过四次。截至目前我们已经三次调息。我们时常强调美联储理事会不会就未来一年的调息次数做出预先决定。由于我们无法明确美国经济增速究竟降低到何种程度,在此时我们不应该降息。另外我们不想再给降低总需求增幅添加调息压力。为什么?为的是以防美国经济状况比我们预期的更糟糕。我们可以等到下个月或者是明年第一季度内再做决定。”

美联储将会做些什么?这个问题我当然不知道答案。不过我相信其在考虑近来通胀率降低的事实之后,将会展现出对美国经济增长的信心,而美联储会在下周三的会议上做出加息决定,由此为持续进行中的美国经济复苏再“续命”。

二、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避免零利率下限(ZLB),甚至是有效利率下限(ELB)?

在大金融危机期间,大多数央行都设法避免设置负利率。但并非所有人都会这样做,而在选择负利率的人群中不乏受到高度尊重的央行,例如瑞士央行和瑞典央行。

人们应该关注的是,在下一次经济衰退开始时,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不会超过500个基点?人们应该认真关注,但不要担心。下面笔者给出几个让人放松神经的理由:

1. 美国确实受到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全称《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的影响,这些影响加强了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银行体系,特别是通过提高资本要求。现在银行业应该更加强劲,资本比率高于雷曼兄弟倒闭后的资本比率,因此上调利率所需的标准可能已经下降。

2.美国可以使用前瞻指导。

3. 美国可以使用量化宽松。

4. 在下一次严重的经济衰退中,政府可以向房主和银行提供援助。

5. 美国应该努力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现在运作的范围之上——这将要求经济增长能够继续提供提高利率所需的基本面条件。

但人们应该关注监管机构和国会明显愿意削弱《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改革,特别是在资本要求方面。人们还应该认识到,虽然将衍生品交易引入市场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但人们需要确保衍生品市场在外部环境变得困难时能够运作——这个能否做到尚不得知。

三、央行应该独立吗?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央行的官员不是选举出来的。他们需要在政策发生重大变化之前进行咨询。他们应该努力与政府密切合作,同时保持其独立性,以便在可能要求他们采取不完全符合公众或政府意见的行动时作出专业判断。但他们最好对自己的决定论据充分。

目前的情况是,政府比过去更多地试图让他们的央行家们采取行动,这确实令人担忧。但央行官员必须小心谨慎。当笔者担任以色列央行行长时,朋友有时会告诉我,我们毕竟是一个独立的中央银行。笔者经常思考,并且有时候会讲的话是,我们总是会作出两个或最多三个错误的决定,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失去央行的独立性。

政府应该不愿解雇他们的央行家。他们还应该意识到,批评他们的央行行长会立即为央行家设下一个困难局面,他们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除非他或她接受政府领导人灌输的逻辑和证据。通常情况下,政治家只会对他们的朋友这样说,而不会公开宣扬,除非出于政治考虑需要降低利率。

这本身并不是一个完全严肃的论点。尽管如此,央行行长应该意识到他们需要保持坚定立场使政府难以解雇他们。他们需要认识到,如果政府不断推动他们实施不良政策,他们应该公之于众,但要考虑到他们可能将不得不通过辞职以捍卫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避免不明智的政治压力。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将投资改善未来的货币政策和经济状况。

笔者非常希望并期望美联储将继续根据对经济有利的专业判断来做出货币政策决定。此外,笔者坚信这将会发生,特朗普政府督促下的联邦储备委员会已经是一个高度专业,成熟和合格的专家组。

曾瀞漪:非常感谢,谢谢Stanley Fischer教授,我很好奇想知道您的看法,因为特朗普总统批评了美联储好几回,多次批评美联储,您认为总统的批评对于美联储的影响有多大?

Stanley Fischer:可以这样讲,特朗普总统是在找借口,因为总统会制定一些短期的计划,比如,短期有什么经济不好的事情,他就可以说,“我当时警告美联储了啊,我们应该维持低利率的。”

特朗普让美联储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如果美联储听了总统的,就好像是承受不了总统的压力而调整政策。所以特朗普这个做法也是“很聪明”,他把美联储当成了“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