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海选科创板“金种子”陆续出炉 券商创投扎堆争当伯乐

地方海选科创板“金种子”陆续出炉 券商创投扎堆争当伯乐

2018年12月18日 10:13:40
来源:第一财经网

“请问您是企业的代表吗?”一位券商营业部负责人在一场会议结束时,一一询问参会人员,并当场递上名片,添加企业代表的联系方式。

这是第一财经记者12月14日在湖北省武汉市东湖高新区上市金种子培训暨科创板交流洽谈会(下称“科创板洽谈会”)看到的一幕。

科创板是对A股旧有规则的突破,监管层及交易所当前正快马加鞭做前期准备,但态度之谨慎也超过以往。

“我们前期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领导进行了短暂的沟通,科创板的推进速度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快,”12月14日,长江证券投行保荐代表武利华在洽谈会上表示,建议有实力的企业,要尽早选择合适的中介机构。

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多家湖北省内的科技企业、各地券商、创投及银行等机构齐聚于此。其中长江证券、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广发证券这5家券商,以及库柏特、安扬激光、天勤生物、极意网络、依迅电子等5家光谷代表性的科创板后备企业依次在现场进行了路演。

记者从光谷金融办(上市办)了解到,光谷已配合湖北省完成了对科创板后备企业的信息征集,首次海选了逾100家企业,尽管“晋级”筛选尚未完成,但相关人士透露,种子选手的首要在于得有“核心技术”,大概率将在光谷此前评选的28家上市“金种子”企业中产生。

爆满的洽谈会

12月14日下午,离原定2点开始的科创板洽谈会尚有时间,但武汉东湖高新区的会场已经座无虚席。记者到达会场时,已有不少参会者簇拥在后排,全程站着参会。

科创板使得正在过冬的券商在寒冷中看到了一丝“暖光”,对于科创板的设立,券商显得尤为兴奋和积极。

如武利华在科创板洽谈会上所说,从投行角度看,科创板推出的目的在于独立现有的主板、创业板,是为具有科技创新企业设立的创新特色板块。由于高研发企业具有高投入的特点,所以需要巨大资金额来推动企业发展。券商从中看到巨大机会。

光谷金融办(上市办)的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金种子培训几乎每个月都会举办一次。然而与以往不同,此次的主题是围绕科创板展开,因此券商和企业都十分积极,参与路演的皆为头部券商,且均在IPO业务中名列前茅。

作为首家路演的券商,长江证券可以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湖北有着先天的地理优势,所以对于此次路演也十分上心,武利华在对自家进行介绍前先对科创板进行了一定的分析和预测。

在武利华看来,生物医药、大数据、高端装备制造、集成电路以及人工智能AI相关的企业都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科创板的“主力军”,并且预计2019年两会期间将正式公布关于科创板的具体规则并接受申报材料。

与此同时,武利华还表示,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未来面对的各项要求可能会更高,“除了企业规范性,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及完整性,特别是在将来上市之后的这个信息披露的持续完整性,要求会更大。惩罚力度以及退市机制可能比现有的板块门槛会更严格。”

会议安排十分紧凑,每家券商和企业的路演时间只有6分钟,除了长江证券外,剩下其他4家参与路演的券商也分别派出得力主将。

第二家进行路演的为中金公司,其业务支持协调部执行总经理杨莉在路演中表示,中金公司和上交所有着非常密切的沟通,但是目前不便于透露更多,她希望在很快推出的细则将会给全行业更完整详细的信息。

之后,以中金公司的海内外项目经验优势为突破,罗列出以往中金公司在国内外上市的成功案例,“中金公司在海外的IPO项目中今年的中国铁塔(00788.HK)以及之前的阅文集团(00772.HK)、拼多多(NASDAQ:PDD)等,都是由中金公司辅导上市的。”

记者注意到,在整场洽谈会中,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受到的关注度较高,一直有企业不停的上前与两家机构代表互换名片。

“我们现在是‘7+1’的团队模式,就是在传统的行业大行业组,包括金融、能源、化工、地产等基础上,演化出来3个民营企业偏多的行业,包括消费行业等。另外,我们自己还有一个综合行业,它主要是做全行业的覆盖。“中信证券的保荐代表人周游介绍团队设置称,从2010年开始,中信证券在原来各团队、各个地方的省级分公司平台的基础上,又搭建了现在各省的投行业务团队。

在创业板开闸一年内,成功进入承销数量前三名的国信证券其投行客户以中小科技类企业为主,其路演的国信证券投行TMT业务总监张伟权突出介绍其创业板业务优势,并表示企业和投行应把握住政策的“窗口期”。

2017年券商IPO项目中,过会数量第一的广发证券的保荐代表郭国在会议现场对于其业务模式和发展情况进行了梳理讲解并称,“科创板的注册制导向对于投行在过往项目经验上的要求比较高,目前广发在投行的队伍里大概有500人,其中保荐代表人大概有180人,投行人员业务能力的稳定性很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参加会议的不少券商都是从外地特意赶来。除了路演的5家券商外,中信建投、华泰联合、天风证券、兴业证券、华融证券、国元证券、中投证券等证券公司代表也均有参会。

从会议的上座率,不难看出无论是企业还是保荐机构,都非常重视科创板可能带来的机会。

“请问您是企业的代表吗?”第一财经记者在参会时被几家券商机构询问道,其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要数华泰联合证券。

尽管华泰联合在此次会议中并没有路演机会,但是其武汉营业部的经理仍不放弃认识任何一家企业的机会,在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便从会场门口便开始依次询问参会人员,并当场递上名片,添加企业的联系方式。

的确,对投行而言,科创板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在这场科创板的角逐中,头部券商的优势十分明显。如果按照此前创业板推出时一年有50多家企业上市,如果科创板开始之后三年内能上两三百家,这对投行来说还是集中吃一次”大餐“的机会。

创投谋求新机遇

除了证券公司以外,包括达晨创投在内的一些PE、VC机构也前来寻求业务机会。

对于PE、VC来说,2018年经历了“由盛到衰”的直线型下滑,在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出台后,PE的募资规模大幅下降,不少PE“喊穷”表示募资难。另外一个方面,由于A股IPO审核趋严,PEVC通过IPO退出的通道变窄,所以在退出机制上也遇到了一定问题。

不少PE、VC对科创板的到来十分憧憬。一位参会的创投高级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这次机会对于创投机构十分重要,正逢年底,前来参会的企业很多,而且有很多十分年轻,创投的加入一方面可以给他们带来资金和管理上的支持,一方面,创投机构可以抓住好项目,尤其是未来能上科创板的潜力股,趁其上市前进入B、C轮。”

此前PE行业的退出率并不是很乐观。据工商银行总行投行部副总经理程斌宏介绍,今年以来,PE募资难度加大,但投资还比较活跃,因为部分机构手中还有资金。但是从退出角度讲,他认为IPO退出的比例不会太高,市场整体能有10%的比例通过IPO退出,就已经是很乐观的估计。

科创板的到来无疑是对PE、VC的推出增加了一种新的渠道,但是与此同时也有创投机构表示出了担心,一家来自北京的一家创投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科创板现在仍是一个概念,具体的相关规定和实施办法都未公布。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也有一定的忧虑。退出周期、回报率都是创投机构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而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

上述创投人士认为,相比投行而言,PE、VC的难度更大,一是要找到真正的好项目,二是要压低成本、静待时机,三是要保持资金充足。

“10后”企业占比多

此次科创板洽谈会中路演的5家企业都有共同特点——年轻。除了天勤生物和依迅电子,其余3家企业都是2010年后成立的公司。这些企业的主营范围均在在人工智能、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内。

一位参会的人工智能企业代表对记者表示,“我们认为人工智能距离科创板的距离近在咫尺,当然,也要是好的企业,我们对于未来登陆科创板还是抱有比较乐观的态度”。

极意网络的公司负责人王慧龙在会上表示,公司目前估值为2亿美元左右,计划在2019年实现盈利,并适时选择在科创板或者美国登陆资本市场。

作为综合实力排名第五的国家高新区,光谷一直是沪深交易所较为重要的对接区域,目前共有境内外上市公司41家,数量占比超过武汉市1/2、湖北省1/3,科创资源主要集中于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制造等行业,这些属性使其主动或被动地承担了武汉乃至整个湖北,抢占科创板“门票”的核心力量。

记者梳理发现,此次参会企业多数为来自湖北省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的科研创业团队。

根据之前第一财经的调研,不少曾经意向登陆新三板和创业板的公司也纷纷等待时机转向科创板的“怀抱”。

但是,这些高新企业年轻化的背后,是盈利上的缺口。此次进行路演的企业中仍有尚未盈利的项目,如果科创板对于盈利要求设立门槛,这类企业短期内还无缘科创板。

目前各地备战科创板可用“信心满满”、“热火朝天”来形容。但业内人士也提醒,企业能否上科创板,既要看企业是否需要科创板,更要看科创板是否需要这样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