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一种小金属里挣到100亿元?
财经

如何从一种小金属里挣到100亿元?

2018年12月21日 19:27:50
来源:路财主

(1)

有一种小金属叫做钴,元素符号Co,是具有铁磁性的一种硬而脆的银灰色金属。

呶,钴粉就下面这个样子。

null

钴在地壳中的含量很少,而且其储量全球分布极其不均,主要集中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和古巴,其中刚果(金)的储量就占了近50%。

null

钴矿大多伴生于镍、铜矿床中,2017年,65%的矿产钴出自铜钴矿,20%来自镍钴铜硫化矿,13%来自镍红土矿,仅有2%来自其他金属伴生矿,也很少有矿山单独开采钴,这导致钴金属的源头供应比较受限。

从需求来看,钴传统上用于生产硬质合金、磁性合金、颜色涂料等,但最近十几年来,钴被应用于锂电池正极材料钴酸锂中,成为固体蓄电池中仅次于锂的重要金属——钴酸锂具有高能量密度和高环保安全性,被广泛应用于电动车、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中。

全球每年消耗钴大约10万吨,其中有60%以上都被用于蓄电池领域,而新能源车则是钴最主要的消费产业。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钴消费国,77%的钴被用于生产蓄电池,下图是2017年全球和2016年中国钴的消费结构。

null

null

2006-2008年,因为石油价格高企,在新能源概念鼓吹下,钴价经历过一轮大涨,国际钴价从最低的12美元/磅上涨到40美元/磅以上。但随着2008年底金融危机爆发,钴需求大幅度萎缩,供应过剩,于是钴价一路暴跌,2015年价格已跌回2003年10美元/磅的水平。

null

有关钴的背景介绍完了,下面该谈赚大钱的事情了。

(2)

2015年4月,在钴价跌至多年低点的时候,中国的财政部会同科技部、工业与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出台了一份文件,名字叫做《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明确了未来5年之内中国会大力发展新能源车,而补贴也将持续5年。

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而且汽车产量和消费量都还在飞速增加,如果,中国开始大力发展电动汽车,那么钴的需求必然会快速增加。

null

事态也的确如此发展:从2015年开始,中国的新能源车产量和销售量都开始爆发,每个月都在快速增长。下图就是机构统计的2015-2017年中国新能源车的销售情况。

null

经过过去7年消耗(2009-2015年),全球钴过剩问题已经得到了很大缓解,在钴的产量不可能快速提高的情况下,如果电动车销量大幅度增长,供需平衡一旦被打破……

钴的价格嘛,可以想象。

有几家对冲基金,嗅到了钴价可能上涨的气息,他们决定介入,而介入最深的两家,一个是瑞士的帕拉投资,一个是中国的混沌投资——期货圈著名投资人葛卫东掌舵。

嗯,市场连续多年不都是基本供需平衡么?

那我推你一把,让你供需变成不平衡就好了嘛!

下图就是最近8年全球精炼钴的供需平衡关系,2018年为预测值。

null

从2016年开始,市场就有传闻说帕拉投资和混沌投资一直趁低价囤积金属钴,他们两家的囤积规模到2016年底已经达到6000吨,这还不考虑其他对冲基金囤积的规模……

对金融投资来说,当市场传闻它在做某个事情的时候,这个事情通常已经被做得差不多了。据此推断,很有可能的是,混沌投资和帕拉投资最晚在2015年已经在悄悄囤积金属钴,而这个时候,以人民币计价的长江有色市场电解钴的价格大约为20-22万元/吨,处于多年来的极低位置……

以此计算,帕拉投资和混沌投资所囤积的6000吨金属钴,如果不采用杠杆的话,资金成本大约在12-13亿元。

null

在金融投资市场,你所知道的信息——

通常很可能就是大佬们想让你知道的信息——

而他们赚大钱的真正和关键步骤,通常在很久之后才会被市场知晓——

这个时候,大佬们早已挥一挥衣袖离开,只留下了传说。

从精炼钴的供需平衡表中可以看出,2011年到2016年,金属钴供应最过剩的时候也就7000吨左右,相比10万吨左右的年产量和消费量,处于一种紧平衡状态。

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个大土豪,囤积6000吨钴,直接占到当年全球钴消费量的6%,金属钴的市场供应平衡一下子被打破,有人跟风加入。这个时候,市场已经进入自我加强模式,钴价在2016年底终于开始其暴涨之路,大佬们此时坐享上车红利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帕拉投资和混沌投资后来有没有在6000吨的基础上增加钴的囤积,但此后市场已经可以自我循环,不断有机构预测,2018年以后将会出现严重的钴金属短缺,价格一定会一涨再涨。

例如,2017年初众多咨询公司都预计,2018年钴的供需量将出现实质性短缺,2019年钴的短缺将超过7000吨,2020年钴的短缺将达到1.4万吨,而金属钴的整体需求也将达到15万吨,其中,新能源车对钴的需求量在2020年将比2015年增长10倍……

都要这么短缺了,那还有啥好说的?

——上游的钴矿产商在市场上大量融资,赶紧到处购买钴的伴生矿矿山;

——中游加工企业,赶紧扩大生产规模,能囤货就囤货;

——下游消费企业,赶紧囤积钴资源,能多买点儿就多买点儿;

……

在这一过程中,钴价像坐上了火箭,基本上以一年翻一倍的价格飞速上涨,一直持续到2018年4月份,以人民币计价的钴价涨至接近70万元/吨。

下图就是四部委发布2016-2020年新能源车补贴政策的2015年4月,到2018年12月19日的钴价变动情况,其中涨得最猛的是2016年11月份到2018年4月份。1年半时间,从22万元/吨涨至68万元/吨。

null

从2016年底到2018年初,所有看好钴的生产、加工、流通、消费企业,从事钴贸易的人,从事相关服务的金融机构,乃至看好钴价的个人投资者,高价钴就这么沉积到了生产、销售和消费的所有环节,所有囤积钴的人手中,大家都觉得自己眼光独到、命该发财,加了杠杆看多的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2018年4月,当股价接近70万元/吨的时候,新能源车销量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点,有关钴将长期短缺的概念吹得如火如荼,生产商购买了大量矿山,加工企业和投机者们囤积了上万吨钴资源,各大电动汽车生产厂商也库存了足够多的钴资源——有了2016年和2017年的成功经验,甚至有人加杠杆看多钴价。

嗯,这就到了钴价跌的时候了。

2018年4月份,钴价开始大跌,到12月中旬,短短的8个月内,钴价已经从70万元/吨,跌至目前的35万元/吨,直接跌去了50%!

有人说了,这不就是一个借着市场风口囤积居奇,然后再高价卖出的故事嘛!

因为每年10万吨钴的供需,按照现在35万元/吨的价格计算,其市场总规模也仅有350亿元人民币,因为市场规模问题,如果原来囤积钴的对冲基金打算出货,那么必然会造成钴价的大幅度下跌。

我个人猜测,2018年4月开始的钴价暴跌,很可能就是对冲基金在出货。

按照市场传闻的混沌和帕拉投资6000吨钴投入13亿人民币计算,即便对冲基金能够以60万元/吨的价格卖出,也不过挣了23亿人民币而已。

(3)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故事只讲了一半呢?

——以我个人猜测,囤积钴的这些对冲基金,其挣到的钱至少也在100亿元人民币以上!

你估计会说我胡扯了!

一个一年200亿人民币容量的全球钴市场,最高价变到700亿的容量,要想挣到100亿元的量级,那至少也得操纵个10年、8年的,就这么一两年时间,怎么能挣到100亿元?

问题就是,人家是真的挣到了这个量级的钱!

嗯,故事的后半截,是一个羊毛出在猪身上的逻辑。

众所周知,你如果只是靠囤积钴资源,市场规模就那么大,而且你囤积太多,价格推得太高会让整个市场非常地讨厌你,甚至大家会合伙和你作对,甚至会动用政府和社会的力量迫使你停止囤积,低价售出——所以,纯粹的囤积钴金属并不是一件稳赚不赔的买卖,如果囤积过多,甚至是一件带有政治风险的事情。

你想嘛,国家说要发展电动车行业,把关键的钴金属,囤个10%以内,价格上涨个2-3倍,市场、政府和民众也都能接受,也不会引发什么众怒。

如果你贪心不足,特么非要把30%的钴给囤积了,然后把价格推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比方说10倍),让电动车企业直接买单,让消费者直接买单,也让政府的补贴变得毫无意义。

你觉得,这样做的你——

会不会引发众怒?

会不会引发难以想象的社会风险?

我认为——

在中国的环境下,很大很大可能会!

在其他国家的环境下,也很大可能会!

囤积钴金属,市场就那么大,可我想挣到足够多的钱,又不想让市场察觉,又不想引起众怒,如何做到呢?

但是,世界上有一个金融市场,会把某个企业当前收入,直接乘以10倍20倍甚至30倍,然后卖给所有投资者,如果你能够在这个市场上找到相应的标的物,囤积一次,就相当于把未来20年、30年的钱都挣回来了……

嗯,我说的是股市,一下子赚20年30年的钱,指的是市盈率。

前面我所讲的,大佬们在囤积钴金属本身上挣到的钱,并不是他们挣钱的主要方向,他们能挣大钱的主要方向,是在股市——只有股市,才能合法合理不惹众怒地挣到100亿元人民币这个规模的钱。

如果你通过囤积金属钴,确保钴价会大涨,那么接下来,与钴相关的公司股价都会反映出这种上涨,而且是会考虑到它20年、30年的收入情况的上涨!

与钴产业直接相关的公司基本可以分为上中下游(见下图),其中钴价上涨最受益的是上游提供钴资源的公司。

null

具体来说,我大A股市场有6家上市公司与钴价关系极为密切,它们分别是:

华友钴业(钴生产);

寒锐钴业(钴生产);

洛阳钼业(钴生产)

鹏欣资源(钴生产)

道氏技术(电池回收);

格林美(电池回收)

当然,其他还有五矿集团、金川科技、广东邦普等,虽然也是钴资源的上游企业,但因为公司业务类别较多,钴与公司整体利润相比较小,与钴价相关的程度没那么深;杉杉股份、厦门钨业等公司属于电池正极材料生产企业,属于中游环节企业,钴价上涨后他们的加工费可能也会上涨,所以与钴价上涨有点关系,但影响没有那么大;比亚迪、国轩高科、万向A等属于电池企业,属于承受钴价上涨的企业,虽然可以加价出售给电动车公司,但钴价上涨并不会使得这些公司利润猛增。

在对冲基金囤积钴的传闻开始传出的2016年初,大家应该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中国股市是个什么样子。

没错,当时中国股市两次熔断,处于2015年以来的最低点,因为钴价长期表现不佳,众多与钴有关的公司股票,都跌得像翔一样!

在囤积钴的同时,这些基金以机构投资者的身份,与这些钴资源上游生产企业接触,使用了大量的资金,冲入到股市低价购买钴业公司的股票!

从2016年底,当钴价开始暴涨的时候,钴资源相关的上游企业或全产业链的企业股价开始闻风而动……

以华友钴业为例——从2016年初传闻对冲基金开始囤积钴的时候,其股价还在10元左右晃荡,到2018年3月份,股价已经高达95元以上,算下来居然上涨了9倍!

null

华友钴业,就这样从一个100亿元市值的企业,暴涨至最高点超过1000亿元市值!

在一个从100亿元市值变到1000亿元市值的股票里,你如果花10亿挣100亿,那是不是显得特别正常呢?

寒锐钴业上市较晚,2017年初才上市,其股价更是在一年之内暴涨了20倍,从最低的不足10元,涨到2018年3月份的200元以上——涨得爹妈都不认得了!

null

在这样一个暴涨20倍的股票里,你挣个几十亿元,是不是也显得无比正常呢?

一两年时间,拿10亿20亿,在股市挣个100亿、200亿,那简直是投资眼光超凡脱俗啊!

——哪里有什么超凡脱俗?

——只有精准掌控和操纵!

洛阳钼业业务较多,钴业收入只是一部分,但股价也足足涨了4倍有余,其他的道氏技术、格林美也都上涨了3倍以上。

——也就是说,当对冲基金在囤积钴的时候,一开始他们就想好了退出途径;

——也就是说,对冲基金根本就没打算在囤积钴本身上挣到多少钱!

——他们要挣的和真正挣到的大钱,是资本市场投资者们的傻钱!

null

(4)

如何利用一种小金属挣大钱的故事,我已经讲完了。

这也是我在北上广深的会员见面会上,和大家交流的一个故事。

想得到开头,却想不到结尾。

简单总结,就是对冲基金利用国家的产业政策,积极拥抱新能源车泡沫,顺应市场情绪,在供求基本平衡的市场上,略略施加一点资本的推力,然后在市场情绪的发酵中,通过巧妙的资本运作和转移,在一两年的时间内,赚到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金钱。

这个故事最精彩的部分在于,对冲基金们对钴价的直接操纵,挣到的钱很可能不值一提,他们所挣到的绝大部分钱,来源于股票市场——参与钴炒作的对冲基金所囤积的金属钴,在股票市场卖出之后,早已变为负成本。

因为我只能搜集到那些关于钴和钴业公司的公开数据,还有网上的一些“传闻”以及我个人所知道的一些碎片信息,然后我将它拼成了这个故事——我相信,这个拼出来的故事很有可能更接近现实。

因为缺乏对冲基金参与到钴囤积和炒作的具体时间、囤积规模和资金数量,他们赚到的钱我也无法推断,但根据这些基金的规模,我个人猜测,在这场小金属钴的操纵和炒作盛宴中,重仓参与的对冲基金,很可能挣到上百亿元,铺平了通往巨额财富的道路。

每当抽丝剥茧了解到一场重大投资背后那些不为人所知的故事,我总是想起索罗斯的话:

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剧本,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金羊毛,最终都是出在猪身上的!

在这场故事中,有人赚了上百亿元,又是谁上贡了这上百亿元的财富呢?

答案是:资本市场的股票投资者、生产电动车的企业、购买电动车的普通大众、推出产业政策的政府(最终是全体纳税人)、高价位囤积钴的各类企业、金融机构和投机者。

其实,人类历史的每一场大的金融泡沫,最终一定都是最普通的民众买单——

无论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作为普通人,别人给我们的使命就是充当接盘侠,我们得深刻明白和理解这个,然后,才能反过来考虑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最后,我想说的是——有一些人,无论怎么努力,他们都不大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嗯,我说的是贡献了全球近50%钴储量和70%的钴产量的刚果人。

全世界最重要的生产钴的矿山,基本都分布在刚果(金),而其中,刚果有1/5的钴矿,是手采矿!

是的,很多刚果人在用自己的双手采矿。

钴是一种有毒性的金属,暴露于过量原始钴环境中会引起中毒,引发过敏性哮喘、呼吸困难、干咳、偶有化学性肺炎、肺水肿,还会患上皮炎,吸入醋酸钴粉尘,则会造成恶心、呕吐、上腹部剧痛,还会呕血及便血,儿童对于钴中毒尤其敏感。

然而,刚果的手采矿矿场,为了能够最低限度地活下去,人们全部在无任何防护环境下开采钴矿,还有很多女性矿工——即便他们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挣到的钱也仅够果腹。

在刚果(金),有上万个私人开挖的矿场,完全不受政府监管,男女老幼在里面像奴隶一样劳作。其中一个矿场,有一堆孩子围在一起挑拣钴石,最小的那个才4岁,其他更小的则在旁边玩耍,中间还有怀孕的妇女。

null

至于由矿难造成塌方和死人,在刚果的钴矿开采中,更是司空见惯。

我在“国与国之间的贫富差距,大到你难以想象!”一文中提到,刚果(金)是全世界最贫穷的10个国家之一,2017年的人均GDP仅为457美元,是中国的近1/20,每天能吃饱饭就是这个国家绝大多数人最高的目标和理想。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2年的报告,刚果(金)约有4万名童工在矿场工作,每天工作时长大多超过12个小时,而他们每天工作的报酬——连1元人民币都不到。

英国天空新闻网曾采访一位名叫多森(Dorsen)的童工,他才8岁,赤脚干活,每天在钴矿工地上工作12个小时,但赚到的钱还不够他吃饭,因为他的报酬每天只有8个便士,折合人民币不到0.7元。多森11岁的童工朋友理查德(Richard),他告诉记者,由于常年的体力劳动,他每天都觉得自己全身酸痛,下图是童工们在分拣钴矿石。

null

对冲基金在钴价上涨中豪取百亿元,而开采钴矿的童工,却为每天不到1元人民币的饭钱,承受钴中毒的危害,挣扎在生死线上。

这个世界,可真特么公平!

对比这些刚果童工,我忽然觉得,那些被割了韭菜的股票投资者,和我们这些命中注定不得不充当接盘侠的普通人,能够有当韭菜和接盘侠的机会,是不是也算是幸运呢?

说明:本文所有数据图表均来源于公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