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各位股东快上车,大连圣亚的主力要发车了
财经

肥水不流外人田,各位股东快上车,大连圣亚的主力要发车了

2018年12月24日 10:57:58
来源:蓝鲸财经

原标题:肥水不流外人田,各位股东快上车,大连圣亚的主力要发车了

作者 | 紫枫

流程编辑 | 白鹤芋

在A股市场持续低迷且上市公司没有发布任何重磅消息的背景下,大连圣亚(600593.SH)年初至2018年12月18日累计涨幅达69%,暂列2018年非次新股前六。

然而,大连圣亚的今年股权变动情况比股价上涨更加扑朔迷离:年内有9位公司股东与高管拟增持股份,但也有相守16年的原始股东疯狂减持。这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风云君代客泊车间隙,捡个烟屁股,泡一缸子热茶,跟小伙伴们坐在温暖的冬日街角,聊聊大连圣亚的故事。

01

同期指数、同行业股票涨幅对比

大连圣亚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大连圣亚海洋世界核心景区;其控股股东为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海湾投资”),持有3094.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4.03%。公司实控人为星海湾投资的控股股东大连市星海湾开发建设管理中心。

大连圣亚的股价在2017年11月8日至2018年3月中旬出现第一轮上涨走势,涨幅为43.76%;

随后,在2018年3月中旬至11月下旬,股价呈现窄幅震荡走势,区间振幅仅34.75%;

后来,自11月22日起,股价从37元/股(后复权)迅速上涨至12月17日的47.32元/股(后复权),区间涨幅达30%。

下文提及的股票价格均为后复权价格。

请看下图:

大连圣亚的股价上涨,是上市公司业绩爆发所致吗?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大连圣亚在2018年的业绩相比2017年,没有出现明显增长。

那股价上涨是受同期大盘指数上涨的影响吗?

下图是上证小盘指数在2018年的走势图:

从上图得知,截止2018年12月17日,上证小盘指数走势累计下跌28.3%,显然与大连圣亚的上涨走势没有联系。

难道是经营主题公园的多家上市公司股价在今年出现集体异动?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大连圣亚的股价在2018年初与年末走势较强,区间涨幅达69%;宋城演艺在2018年6月至7月曾出现一轮上涨行情,区间涨幅达7.8%;三湘印象的股价出现持续下跌走势,区间跌幅达21.46%。

大连圣亚的股价走势显然未受行业相关个股走势的影响。

此外,大连圣亚在2018年的市盈率(TTM)在40倍至76倍之间波动,相比宋城演艺(大约25倍)与三湘印象(大约20倍)的市盈率明显偏高。

既然与业绩、大盘、行业的走势都没有关系,那是什么因素促成大连圣亚的大涨走势?

接下来,风云君将一步步揭开谜底。

02

股东户数极少

自2017年12月31日起,大连圣亚的股东户数出现持续减少的趋势。

如图:

从上图得知,大连圣亚的股东户数从2017年年报披露的9876户减少至2018年三季报的4808户,减少幅度达51.3%;户均持股数量从2017年年报的9315.51股飙升至2.68万股,剔除5月31日大连圣亚实施“每10股转增4股”的影响后,增长幅度达1.05倍。

股东户数与户均持股数量出现长达一年的显著反向变动,说明筹码正逐渐集中在一个狭窄的价格区间。

按照2018年9月28日的收盘价25.22元/股(不复权)估算,这4808名股东人均持股市值达67.56万元,与风云君在2018年12月中旬发表的《操盘战队潜伏一年,多喜爱股价逆势大涨:一场蓄谋已久的联合做多?》提及的,多喜爱的户均持股市值在股价大涨前达73.4万元的情况很接近。

户均持股市值高乎寻常,似乎表明“有心人”在刻意收集筹码?

03

“扑朔迷离”的股权变动情况

谁在挖空心思收集大连圣亚的筹码?

下图是大连圣亚在2018年三季度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

从上图得知:

控股股东星海湾投资持股3094.56万,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4.03%;

辽宁迈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克集团”)持股1080.61万,占公司总股本8.39%;

外企新西兰海底世界工程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西兰工程”)持股686.56万,占总股本比例5.33%;

自然人股东高建渭持股563万,占公司总股本4.37%;

杨渭平持股524.93万,占公司总股本4.08%;

卢立女持股519.94万,占总股本4.04%;

大连神州游艺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游艺城”)持股343.84万,占总股本2.67%;

杨子平持股212.73万股,占总股本1.65%。

大连圣亚在最近一年的股权变动情况相当蹊跷,请容风云君喝口茶抽口烟,详细说来。

(一)创始“四巨头”

根据大连圣亚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中国石油辽阳石油化纤公司、迈克集团、新西兰工程与游艺城是大连圣亚的主要原始股东。

后来,中国石油辽阳石油化纤公司在2009年将持有的全部国有股转让给星海湾投资。从此以后,星海湾投资成为大连圣亚的控股股东。

大连圣亚上市距今已16年,“四巨头”的持股比例变化不大,相比某些在公司上市后清仓减持的股东们,已经非常“善良”。

不过,新西兰工程自2017年12月起,陆续减持大连圣亚213.5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92%,持股比例从2017年三季报的7.25%下降至5.33%。根据多份相关公告估计,减持金额大约是6478.78万元。

下图是新西兰工程最近一年的减持记录:

不过,新西兰工程在2002年刚上市时持股比例达15%。

随后,在这16年来,新西兰工程的持股比例从15%一路减持至2018年三季报披露的5.33%。

或许最近一年的减持只是该外企的“正常操作”?

(二)“扑朔迷离”的四位自然人股东

自然人股东高建渭、杨渭平和卢立女自2017年年报起首次出现在大连圣亚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3人的持股比例分别达4.5%、3.16%和4.02%。

随后,2018年一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显示,杨渭平与卢立女分别增持88.45万股和5.85万股,且自然人股东杨子平首次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列表,持股137.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49%。

此后,4人的持股比例基本没有太大变动。

杨子平在成为大连圣亚的十大流通股东之一后,自4月18日起担任大连圣亚的非独立董事,随后在7月11日增持20.52万股,增持金额约500万元。

此人曾经是华铁科技的原始股东,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2.78%。根据华铁科技2017年一季报披露的十大股东列表显示,杨子平已把持有的全部股份抛售完毕,获利不菲!

非常巧合的是,同在大连圣亚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的自然人股东杨渭平与杨子平的名字很相似。

此外,根据华铁科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杨子平有一妹夫,名字为高渭连,与同在列表上的另一位股东名字高建渭的名字同样相似。

请看下图:

综上所述,截止2018年9月30日,风云君粗略估算四位自然人股东的持股市值。

请看下图:

(注:成本均价为区间加权价格,与收盘价均为后复权价格,持股数量已相应变动)

以上4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股数量为1319.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4.14%,合计持股市值大约是3.488亿。

此外,大连圣亚在2018年中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显示,自然人股东俞洋持有1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24%。

此人疑似是同处大连的上市公司三垒股份创始人俞建模之子,目前仍持有三垒股份4775.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3.74%。

下图是三垒股份在2018年的股价走势图:

从上图得知,三垒股份在2018年的股价涨幅为14.8%。

(三)9位董事、管理层的密集增持

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6月20日至7月18日,大连圣亚接连发布股东和高管增持股票公告,前后累计9位股东/管理层在不到一个月提出将增持股份,其中3位迅速完成增持公告,其余6位至今仍未增持股票,更像是“打嘴炮”。

风云君根据这段时间的增持公告,汇总9位股东的增持公告时间与增持金额:

以上9位股东或高管在不到一个月内密集发布股票拟增持公告,这是“闻到肉味,想分一口肉吃”吗?

04

主力“做”局

大连圣亚筹码高度锁定的背后,是多位自然人股东与上市公司相关人员的陆续入局。

接下来,风云君给小伙伴们展示主力是如何做这个局。

(一)主力承接筹码

为了控制股价的涨跌走势,发动大行情,主力必须要收集足够多的筹码。这是常识。

大连圣亚主力的筹码提供者不仅是持股小散,还有一家机构投资者与新西兰工程。

2017年11月8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中科汇通(深圳)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汇通”)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市东方成长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创投”)在11月6日及7日减持大连圣亚146.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6%。

其中,东方创投清仓持有的大连圣亚股票;中科汇通减持9000股,退出持股5%以上股东行列,此后减持不需要发布公告。

中科汇通的减持速度非常快,截止2017年12月31日,中科汇通已退出十大流通股东列表。

照常理而言,重要股东的清仓减持会对市场传递负面信息,容易导致股价出现闪崩走势。

但在中科汇通清仓减持时,大连圣亚的股价却不跌反涨!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大连圣亚自2017年11月8日起,股价从24.49元/股稳步上涨至2018年3月30日的32.58元/股,区间涨幅达32%。

其中,截止2017年12月31日,自然人股东高建渭、杨渭平和卢立女合计买入1073.74万股,根据区间加权均价估算,成本大约是2.72亿,且中科汇通减持完毕。

成交量在此区间急剧放大,区间换手大幅增加。主力疑似在此区间大量接手中科汇通与新西兰工程抛出的筹码以及市面流通的筹码。

随后,在本轮上涨的后半段,主力在拉升股价的同时,使用一些常见洗盘手段,对持股小散施加心理压力。

具体洗盘手段见下图:

从上图得知,主力三次打击持股散户的情绪:

股价走势频繁出现上影线,表明当日分时图出现走高回落的走势。由于每日股价上涨幅度不大,追涨的小散很容易被套在当天股价高位,对散户情绪形成第一道打击。

在2月6日至7日,上证指数出现大跌走势,两日跌幅高达5.11%。大连圣亚的主力顺势而为,举起屠刀。股价在2月6日大跌5%,随后在2月7日,股价走势在日内出现“大反转”,对散户情绪形成第二道打击。

请看下图:

放量大阴线,从来都是小散的梦魇。大连圣亚此前的涨势一直非常温和,在2月6日与3月19日突然出现两根大阴线,对散户情绪形成第三道打击。

事后复盘分析,这道打击相当奏效,出现大阴线的两天均出现成交量放大的情况,说明有一部分散户或许由于同期大盘走弱与股价的猛烈下跌选择离场观望。

(二)长达8个月的横盘

不过,即使主力使用一些洗盘手段把“嫩韭菜”驱逐出场,还有一群持股的老韭菜们气定神闲。

老韭菜们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只要股价还在上涨趋势中,不会轻易被主力赶下“发财的东方列车”。

主力接下来得把老韭菜们“洗”出去。

而此时,照常理而言,志存高远的主力有两个选择:

1、猛烈打压股价,甚至出现跌停板

股价的持续暴跌会让散户感觉惊慌失措,给散户营造出一种“主力已逃跑,持股必亏”的氛围。

以煌上煌在2015年末的下跌走势举例:

但是,根据市值风云正在连载的《小散心理学》分析,一部分散户可能会在股价高位“躺倒装死”,坚决不卖。主力可能需要将股价拉抬至前期高位,才能获得这部分散户的筹码,有点“吃力不讨好”。

2、“旷日持久”的横盘

长时间的横盘会把散户的持股耐心和信心“磨”灭,只能“灰溜溜”地交出筹码。

但是,这种方法需要以大盘趋势向好为前提。如果大盘出现大跌趋势,个股的横盘走势会形成“避风港”,吸引不少小散进来,反而拉长主力的洗盘时间。

事后复盘分析,主力选择第二种方案。

从3月19日至11月21日,大连圣亚的股价出现长达8个月的窄幅震荡走势,区间振幅达34.75%。

主力的洗盘分为两个阶段,如下图:

结合上图,第一阶段发生在3月19日至6月15日,主要目的是“告诉”前期获利的老韭菜们“散了吧,本轮上涨已经结束了!”

主力通过以下3个方法来实现这一目的:

大连圣亚在第一阶段出现缓慢下跌趋势,区间跌幅达13.51%,同期上证小盘指数下跌9.4%,且破坏前期上涨趋势,使散户以为,主力已经在前期顶部离开,否则不会出现跑输指数的表现。

盘面出现再度多根大阴线,跌幅都“精确”控制在5%左右,说明主力在此阶段已基本控制盘面,对股价涨跌的把握得心应手。

大连圣亚在6月15日早盘出现破位跌停走势,请看下图:

这种走势对追涨杀跌的散户杀伤力极大,但事后盘面分析,只是主力在拉升股价前的一次洗盘。

当主力把前期散户“劝退”后,洗盘工作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发生在是6月19日至11月21日。

事后盘面分析,主力的目的是一边洗盘,一边给上市公司股东、高管等足够的“进场”时间。

自6月20日起,共9位上市公司股东、高管等发布股份拟增持公告,其中3位用真金白银表示对上市公司“钱景”的看好。

与此同时,大连圣亚在2018年中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出现俞洋俞老板。

或许是受密集拟增持公告的影响,大连圣亚在随后的9个交易日上涨了17%,同期上证小盘指数的跌幅达5.42%。

随后,从7月3日至10月18日,大连圣亚继续维持窄幅震荡走势,区间跌幅仅0.4%,振幅缩小至不到10%,但同期大盘跌幅达25%!

正如前文所言,独立于大盘走势的横盘走势很容易成为散户的避风港。

因此,主力需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把这些散户赶走,随后可伺机拉升股价。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自10月19日起,或许是受到一系列因素影响,各大盘指数出现反弹走势,交投气氛回暖。

然而大连圣亚的股价只是频繁地出现长上、下影线走势,股价完全没涨。

持股散户们愤怒了,蹉跎快一整年啊,好不容易等来大盘反弹的机会,大连圣亚的股价居然不涨,必须马上立刻换股追热点!

或许对散户来说,该涨的时候不涨,是一种罪过,但对主力来说,就是高明的洗盘手段。

此外,大连圣亚在此区间的日均成交额基本在1000万元以下,日均换手率不高于0.5%。

当成交量萎靡,分时图出现呆滞、不自然的走势。

请看下图:

05

股价稳步上涨

主力从2017年11月“努力”至今,终于完成一系列吸筹、洗盘工作,各位高管陆续入局,散户们基本离场。

此时,大盘出现反弹行情,交投活跃度回升,给主力拉升股价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

大连圣亚的主力再也等不及了,股价此时不拉,难道留到过年后?

自11月22日起,主力不缓不急地拉抬大连圣亚的股价,从11月22日的开盘价37元/股上涨至12月17日的收盘价47.83元/股,区间涨幅达30%,同期上证指数的跌幅为2.02%。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大连圣亚在本轮上涨中,股价沿着5日均线稳步上涨,基本没有出现较大回调。

而且,由于筹码已高度锁定,除了在11月29日筹码出现一次换手外,大连圣亚在此区间成交量基本没有放大,换手率极低。

由于大连圣亚在最近三年没有登上龙虎榜,风云君对股价上涨过程中具体的交易信息不得而知。

不过,从大连圣亚上涨过程中的成交量分析,主力目前或许还没有离开。

大连圣亚在12月17日的筹码分布图是主力或许仍没有在股价高位离场的佐证。

从上图得知,截止12月17日,大量筹码仍聚集在前期洗盘的区间,主力疑似仍未派发筹码。

最后,截止12月17日,风云君给小伙伴们估算5位流通股东在本轮上涨中获得的收益:

(注:成本均价为区间加权价格,与收盘价均为后复权价格,持股数量已相应变动)

以上5位股东今年获利不菲,想必能过一个肥年!

羡慕死风云君了,代客泊车每天只能抽烟屁股。

06

结尾

风云君给小伙伴们整理大连圣亚的两轮股价上涨全程。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截止12月17日,大连圣亚的上涨过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1.2017年11月6日至2018年3月中旬,主力启动第一轮上涨行情,区间涨幅为43.76%,同期上证中小盘指数下跌2.65%。高建渭、杨子平等4人在此区间买入大量股票,中科汇通清仓减持。

2.2018年3月中旬至11月下旬,股价出现窄幅震荡走势,区间振幅仅34.75%,同期上证中小盘指数下跌21.7%。主力主要通过长时间横盘、快速杀跌等手段逼迫散户交出筹码。9位股东、高管等密集发布拟增持公告,俞洋俞老板成为十大流通股东之一。

3.11月22日至12月17日,主力发动第二轮上涨行情,区间涨幅达30%,同期上证中小盘指数下跌3.04%。

风云君曾在煌上煌、多喜爱等案例中提到,主力若想快速拉高股价,在股价高位把筹码派发给散户,需要一个充满想象空间的概念把股票“包装”成一颗“璀璨的钻石”。

至于大连圣亚股价的后势如何……

又来客人了 ,风云君要去代客泊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