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剖析TCL集团重组方案内核,称希望团队有“重新创业精神”

李东生剖析TCL集团重组方案内核,称希望团队有“重新创业精神”

2018年12月27日 17:20:04
来源:华夏时报

原标题:李东生剖析TCL集团重组方案内核,称希望团队有“重新创业精神”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黄兴利 北京报道

12月26日,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现身北京。在这场突然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李东生携TCL集团高层对于日前抛出的重组方案做出深入解读。而此时,距离1月7日股东大会的最后表决仅剩十余天。

此前的12月7日,TCL集团发布资产重组公告,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资本市场与深交所对于该方案的关注。在采访中,李东生指出之所以重组,面对未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李东生也坦承“回顾过去确实一些应该做好的事情没有做好。”李东生以终端产品业务举例称,这一业务不应该是这个表现,并直指自己非常不满意。

“新的智能技术发展往往是颠覆性、迭代性的,别人走先了一步你就没有什么机会了。”李东生指出,这次重组很重要的考量,就是希望通过重组新的结构,让团队有一种重新创业的精神。

“剥离一定能让集团盈利提高”

12月7号晚,TCL发布了集团资产重组公告,拟以合计47.6亿元的价格打包出售包括TCL实业100%股权等在内的八家公司股权给TCL实业控股(广东)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TCL控股)。交易完成之后,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以及相关配套业务将从TCL集团剥离,TCL集团将以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产业为核心主业。

公告显示,TCL控股成立于2018年9月,目前第一大股东为持股30%的砺达致辉。它是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和其他高管的持股平台之一,李东生在砺达致辉持股63%。 重组方案一经公布引发市场关注与质疑,深交所也下发问询函,要求TCL集团就出售资产的必要性、标的评估定价及标的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商标使用、资金拆借、关联担保等31个问题做出具体说明。随后在12月22日,TCL集团发布公告回复了深交所问询函,对相应问题一一回应。

12月26日,在对重组方案进行解读之初,TCL集团执行董事、董事会秘书廖骞介绍称,最近三年时间,华星光电净资产在整个集团占比超过了80%,净利润占比超过了90%,已经实际上成为了上市公司的核心主业,同时作为一个技术资本密集型的业务,华星光电未来发展还需要专注的管理能力和持续的资源投入。

“半导体显示业务和终端业务是两个在资源禀赋差异很大的业务,这次重组之后半导体显示业务和终端业务会独立发展,可以进一步加快各自的核心竞争优势的构建,同时华星也会迎来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有利于开拓除TCL品牌之外的核心战略客户。”廖骞表示,基于这两年的战略,2018年TCL上市公司公布了新的业务架构,即半导体显示业务群、智能终端业务群和新兴业务群,在此基础上希望能够基于本次重组,通过公司的长期战略考量,将与上市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不相符的相关业务进行出售,从而专注于聚焦核心主业。

有声音指出,一旦TCL把家电剥离以后,面板业务出现亏损以后就无法自身消化,从而降低了面板业务抗风险能力。对此,李东生称:“这是很难两全的问题。”他说,从过去几年的历史财务数据来看,终端业务实际上是成为集团业绩的拖累,但未来也会倒过来,华星业务遇到困难希望在终端业务得到补充,这个逻辑上是存在的。

“但我们团队认为从中期的角度来看,这种剥离一定能够让TCL集团的盈利能力会进一步提高。当然整个销售的增长,技术创新能力的提高,以及整个管理效率的提升,都能够让华星做到继续保持效率和效益领先。就华星业务而言,我有信心重组之后能够加强它的能力,能够保持持续健康的发展,利润有难度,但从终期来讲一定是增长的。”李东生表示。

解析TCL实业为何负资产

在重组方案中,被出售公司TCL实业净资产为负引发争议,也引发深交所问询。

TCL实业主要控股的TCL电子、TCL通讯和通力电子三家公司,涵盖了电视、手机和音视频代工等终端产品。按照重组报告书,根据安永出具的《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TCL实业“归母所有者权益合计”为-11.7亿元,

在TCL集团对深交所回复中指出,出让资产之一的TCL实业负债超过135亿元,导致拥有两家香港上市公司市值超过35亿元人民币的TCL实业净资产为-11.7亿元,估值为-8亿元,这其中2017年底对手机业务TCL通讯超过30亿元的减值处理是重要因素。

“TCL实业控股除了作为TCL集团在海外的投资控股平台之外,也承担了TCL境外对外融资平台以及子公司资金集中管理平台,到2018年为止TCL实业资产控股资产合计是123亿,负债合计约135亿,其中包含了89亿的有息负债。”廖骞指出。

对于资产变动,廖骞解释称,在本次重组前,TCL实业控股旗下与金融及投资创投有关的及包括了花样年、腾讯阿里巴巴等部分价值进行了50亿的有效资产剥离到了上市公司,而相应的负债留在了实业控股体系内,并没有一并剥离到上市公司;除此之外,2018年TCL成立了产业园公司,TCL实业下属产业剥离了价值约16.8亿的产业园配套资产,也使得TCL实业控股的资产水平在下降。

“原来TCL集团在香港、境外的所有投资都是由TCL香港实业这个平台来持有,所以相应的负债也是由TCL香港实业平台来承担。这一轮重组是按照业务分类重组的原则,所以把TCL实业控股这个平台中智能终端产业股权资产留在这个平台里面,而把其他非终端业务的资产,置换到集团在香港新成立的一家公司,但负债是全部留在TCL实业。”李东生表示。

李东生补充表示:“TCL实业控股原来是TCL集团全资拥有的香港品牌,它拥有着境外的资产和负债,现在我们是把一部分资产和终端产品无关的资产剥离了,但负债全部留在实业控股,所以这样才造成它是负资产。”

廖骞认为,从重组后来看上市公司资产总额有所下降,但有会有更多的有息负债和商业负债将会剥离出来,因此各位可以看到在剥离出来的相应资产之后,上市公司的归母净资产将从295亿上升到318亿,资产负债率2018年数据来看,将从66.05降低至62.12,为未来长期的发展和债务融资使用提供更大的空间。

“整个上市公司净利润率将从重组前的3.17%大幅提升至10.5%,从2018年1-6月份来看,净利润率也将从3.2%提高到7.3%以上,会大幅的改善上市公司的盈利水平。同时,由于净利润率水平远高于重组后的归母净资产水平,重组之后上市公司的ROE会得到比较大的改善。”廖骞表示。

回应TCL品牌归属

按照重组方案,本次交易不涉及TCL集团商标的权属转移及变更,TCL集团商标仍然归TCL集团所有,TCL控股需要承担平均每年不低于4亿元的品牌维护费用。这是TCL集团此前对TCL商标投入总体费用的水平。

TCL集团2018年半年报显示,在2018年中国品牌价值100强评选中,TCL以806.56亿元位列总榜单第5位。有声音质疑称,一旦重组成功,一方面,TCL品牌留在上市公司,对于主营业务是面板的华星光电来说意义不大,另一方面,接盘方TCL控股与上市公司共享商标,但此次交易并对其使用“TCL”字样及未来使用“TCL”商标未单独设置交易对价。

对此,李东生回应称,“TCL品牌值800亿不是我们叫的,是品牌中介机构评出来的,但这个数和公司价值显然不能划等号的,TCL现在的市值也就300亿,所以真的没法划等号。”

李东生指出,TCL品牌是从终端产品发育起来的,而且在整个发展过程中TCL集团没有把下面企业品牌授权费作为收入,而是各个企业按照销售额的比例出资建立一个品牌基金,用于企业形象推广、品牌推广和大型展会活动的投入。

所以对于此后的品牌授权费,李东生称,做法还是维持原来的做法。“标的资产承诺未来投入不低于现在的水平,品牌对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它一定会尽力维护品牌的形象,所以它得到的保障,就是它拥有品牌的使用权。”他表示。

李东生强调称,TCL实业控股不是品牌所有人,它新增的产品种类要用TCL品牌,必须要得到上市公司TCL的同意。

除此之外,针对此次重组是否新增关联交易,廖骞指出,本次重组完成以后华星光电和整个标的资产会成为两个完全独立的实体,两者关联交易会争取公开市场定价原则,同时这个关联交易会按照中国A股和香港港股两地资本市场要求进行审核,并及时进行公开披露,事实上增加了整个关联交易在未来公允性的行使流程。

“重组之后关联交易会变得更加公开透明,有利于华星光电发展TCL电子和TCL通讯之外其他战略型客户。”廖骞强调。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