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股多手段“创收”遭严监管 11家扭亏存疑恐难保壳

ST股多手段“创收”遭严监管 11家扭亏存疑恐难保壳

2019年01月04日 08:28:58
来源:证券时报

原标题:ST股多手段“创收”遭严监管 11家扭亏存疑恐难保壳

每逢岁末年初,就到了A股市场各类ST公司争相秀出保命技巧的时间。

*ST藏旅(600749.SH)1月3日公告称,拟接受股东西藏国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风文化”)1.65亿元财务资助,并称此举将缓解公司流动资金进展的问题。

一天前,*ST天业披露,已与35家债权人达成债务和解,涉及资金超过12亿元,并称豁免的债务将计入2018年度损益表,对去年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不过,也有*ST个股提前宣布年度保壳计划的破产。*ST皇台(000995.SZ)最新表示,由于仍未能收到股东支付的1.57亿元转让款,2018年保净利润为正、保净资产为正的“双保”目标已不能实现。

Wind资讯数据显示,目前A股58只*ST股中,仍有11家存在全年无法扭亏为盈,从而最终保壳失败的可能。

多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2018年以来,随着监管部门对“粉饰业绩”行为的从严监管,以及退市制度不断完善,*ST股想要依赖资产转让等方式实现保壳已越来越难。

保壳“喜与忧”

据*ST藏旅披露,公司曾获国风集团有限公司提供的合计2.85亿元、原定去年底到期的两笔借款,后来则通过与国风文化签署债权转让协议,国风文化成为了最终的债权人。

*ST藏旅称,目前已归还国风文化1.2亿元借款,但其余1.65亿元将作为国风文化提供给公司的财务资助,借款期限延长至今年6月30日。

“能够有效缓解公司目前流动资金紧张的问题,补充公司日常经营的资金需求,有利于公司经营业务的发展,对生产经营将产生积极影响。”*ST藏旅方面表示。

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828.25万元,但归母净利润实现扭亏为2089万元。

与*ST藏旅相比,*ST天业采取了类似的方式。在2018年最后一天,*ST天业董事会通过决议,与35方债权人分别签署债务和解协议,涉及债务共计12.03亿元。

1月3日,*ST天业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债务和解方案是基于公司现状、与债权人公投情况及前期债务和解情况基础上制定的,债务和解后能够减轻公司债务负担,优化债务结构,有利于促进公司发展。

但对于债务和解能否使*ST天业实现2018年度扭亏为赢,并避免暂停上市,上述内部人士仅表示具体将以年审会计师年度审计确认后的结果为准。

数据显示,目前*ST天业与债权人之间涉及的债权本金合计则约46亿元;至去年三季报,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达到10.02亿元,且三季报遭董事会四位成员(其中三位为独董)的弃权应对。

与上述两家公司相比,*ST皇台则成为今年首家披露去年业绩扭亏无望的A股公司。

由于大股东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将1.57亿元股权转让款打入指定账户,*ST皇台于1月2日晚已明确表示年初制定的“双保”目标无法完成,从而大概率在披露2018年年报后被暂停上市。

“2018年受宏观经济周期,和金融政策调整影响,企业流动性风险加剧,经营业绩波动比较常见。对于原本就连年亏损的*ST企业来说,受影响程度也更深。”1月3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高管说。

保壳举措遭严监管

2018年无法实现保壳目标的A股公司,也许远非*ST皇台一家。

Wind资讯数据统计,目前58家*ST中,去年三季度末仍业绩亏损的达到28家,其中3家亏损金额在10亿元以上,18家亏损金额超过1亿元。

同时,有11家*ST股披露全年业绩可能持续亏损的预告,并可能最终被暂停上市甚至终止上市。

以*ST海润(600401.SH)为例。去年5月底已被暂停上市的*ST海润,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归母净利润仍亏损10.48亿元,并在三季报中预告全年累计净利润可能亏损。

为缓解债务压力,2018年底,*ST海润连续发布多条公告,宣布将持有的合肥海润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股权进行转让,转让价多为0元。

但截至去年底,*ST海润累计逾期债务仍高达逾36亿元,且恢复上市工作推进不及预期。

在*ST股频繁运用财技实现保壳的同时,监管尺度也在加码。

2018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曾连续对十家沪市公司进行密集谴责,其中5家即是*ST股。

“上交所发布的谴责案例中,多数是公司股东资金占用和信披违规问题,这也是目前重点监管的方向。”1月3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中介机构人士说,“对多数ST股来说,除了业绩因素外,内部控制也是近来问题高发的领域。”

在对*ST股本身监管从严的基础上,面对公司为保壳采取的对应措施,包括资产、债权的转让,股东资金支持等多个方面,也秉持持续关注问询的态度。

实际上,*ST皇台之所以未能收到大股东支付的股权转让款项,一定程度也源于深交所连续下发的问询函。此前,*ST皇台大股东一度希望承接其旗下葡萄酒资产,以此帮助公司完成保壳,但在深交所问询下才发现,涉及资金主要来自于上市公司另一重组事项的当事方。

此外,去年12月以来,包括*ST双环(000707.SZ)等近十家ST公司因资产出售,接到监管问询函。

“2017年四季度以来,证监会已强化对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进行利润调节行为的监管力度,交易所层面也加大‘刨根问底’式问询力度,2018年中多家公司最终因业绩等问题遭到退市,也预示着监管正在发挥作用。”上述中介机构人士说。

另外,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IPO发行常态化,退市制度的完善也有助于A股保持“新鲜血液”,并进一步强化投资者价值投资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