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集团重组惹争议?转型早已烙入企业基因
财经

TCL集团重组惹争议?转型早已烙入企业基因

2019年01月07日 14:43:21
来源:投资者网

原标题:TCL集团重组惹争议?转型早已烙入企业基因

从传统家电终端领域逐步拓展至半导体显示高端先进制造业之后,TCL集团多元化业务架构亟待调整,自投产以来便展现强劲盈利能力的华星光电成为此次转型的核心

改革开放40年春风化雨、春华秋实。开放之门从广东开启,生于斯,长于斯的TCL是这场改革的参与者,成立37年以来,TCL紧跟时代步伐,把握改革机遇,书写出一部中国制造业发展史。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获得改革先锋称号和奖章。1982年,李东生大学毕业后参与创立了中国第一批中外合资企业之一的TCL,从一名懵懂青年成长为企业的领导者,把TCL从一家作坊式的地方小企业,发展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跨国公司。

成绩只能代表过去,他表示:“改革开放造就了一批曾经叱咤风云的知名企业。但时代潮起潮落,大浪淘沙,经济转型,技术迭代,在不断孕育新一代企业的同时,也淘汰了落伍者。”

变革这根弦始终绷在这位TCL掌舵者的脑中,很多时候,转身是为了更好的出发。

转型的逻辑

TCL的故事离不开转型,转型贯穿其37年的发展历程。

此前刊发的改革开放杰出贡献拟表彰对象这样介绍李东生:他主导TCL开展重大跨国并购,开创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经营的先河,在全球设有28个研发机构和22个制造基地、产品行销160个国家和地区;曾创下中国第一台按键免提电话、第一代大屏幕彩电等多个第一,带领团队建成完全依靠自主创新、自主团队、自主建设的高世代面板线,实现中国视像行业显示技术的历史性突破,中国继日韩之后成为掌握自主研制高端显示科技的国家。

从做磁带起家,到录音电话机、彩电、手机再到面板业务,TCL一次次的谋求转型。商品是时代发展的最好缩影,现在磁带、录音电话机已经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必需品的行列,正是印证了“变革可能失败,但不变肯定失败”。

TCL崇尚“鹰”的文化,不仅构建了从雏鹰、飞鹰、精鹰到雄鹰的人才培养体系,李东生也用《鹰的重生》定义TCL的30余年创业史。除了勇猛与果敢,李东生更加欣赏鹰的蜕变,不满足于现状,哪怕经历变革的阵痛,他始终带领TCL这艘大船找准方向。

TCL又一次站在了改革的十字路口。近期,TCL集团公告称,将旗下的智能终端及相关业务出售给TCL控股,价格为47.6亿元,智能终端中就包括了大家熟知的电视、手机、白电等产品。

公告一出引发无数疑问:没有了家电的TCL还能叫TCL吗?47.6亿元就剥离出彩电等业务,是不是“贱卖”?一时间,众说纷纭。

“断臂自救”重组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是踏步不前的守护着之前的基业还是敢于离开“舒适区”,再次改造自己?李东生这次转型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争议。

放弃贡献营收半壁江山且具市场影响力的原有业务,为此,深交所也向TCL集团发出重组问询函,从出售资产必要性,再到标的评估定价等共计31个问题向TCL:“本次交易是否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的利益?”

对于本次出售盈利资产的必要性,TCL集团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本次剥离的是智能终端及相关配套业务:TCL实业、惠州家电、合肥家电主要从事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酷友科技和客音商务主要为上述终端产品提供线上销售、售后服务和语音呼叫服务;产业园主要为上述终端业务提供厂房和办公物业的开发和运营服务;简单汇主要为上述终端业务的供应商提供应收账款信息服务;格创东智则主要定位为向终端业务输出智能制造和工业自动化解决方案。

上述资产虽然营收较大,但是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盈利能力不足。数据显示,TCL集团电视机业务最近1年及1期归属于股东的净利率分别为2.23%和2.66%;TCL通讯作为非头部智能手机厂商的盈利空间有限且面临较大经营风险,最近1年及1期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0.41亿元和-2.85亿元。

对于交易价格的疑问,李东生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这次重组剥离的不仅有C端业务,还有上万员工,以及150亿有息负债,其中包括70多亿银行负债,TCL集团预计本次重组可带来重组收益16.5亿。

“大家只关注到48亿,没有关注到债务和员工变化带来的益处,重组后TCL的负债率降低了4个百分点,意味着再融资能力的提高。52000员工平移出去,说明我们有信心移出去的业务是持续经营的,过程中人员优化是在所难免的,人员重组的成本就由各自负担。”李东生表示,合理公允性是两方非关联股东决定的,到时候股东大会投票,我们是没有投票权的。

华星光电的构想

智能终端业务群、新兴业务群和半导体显示业务群三大板块之下又各自有分枝业务,多元化业务架构成为TCL集团未来发展的掣肘,聚焦提升核心主业竞争实力是李东生为TCL未来再次鹰击长空做出的选择。

TCL这次的转身的核心围绕着利润支撑与产业链的核心板块华星光电展开,TCL集团方面表示,通过重组将终端业务出售后,将专心经营半导体显示,这部分以华星光电为主角,产业链上还有华显光电、广东聚华、华睿光电三家公司,在模组、技术等方面提供支持。

华星光电自投产以来,业务展现强劲的盈利能力。数据显示,2013-2017年,华星光电收入从155亿增长到305.7亿,年复合增长率18.4%,净利润从3.2亿增长到49.4亿,年复合增长率57.8%。

华星光电业绩情况 (数据来源:TCL集团)

对TCL集团贡献率上来看,近三年,华星光电净资产在集团占比超过80%,净利润占比超过90%,是该集团真正的核心主业。作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半导体显示行业仍需要长期持续的资源投入。

通过重组,TCL集团得以实现核心业务战略腾挪,未来集中资源专注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发挥产融结合协同优势,贡献增长稳定且可持续的业绩。此外,器件业务与终端业务区隔后,有利于各自独立发展,提升综合竞争力。

作为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半导体显示产业成长潜力巨大,数据显示,未来5年,全球显示市场需求年均将增长8-10%。有实力兼有前途,这就不难理解李东生力推此次重组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