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誓死”捍卫重组,TCL集团48亿“卖身”案通过股东大会
财经

李东生“誓死”捍卫重组,TCL集团48亿“卖身”案通过股东大会

2019年01月07日 22:23:53
来源:蓝鲸财经

原标题:李东生“誓死”捍卫重组,TCL集团48亿“卖身”案通过股东大会

1月7日,TCL集团备受争议的资产重组方案获得股东大会表决通过。机构投资者们的给力,也让李东生长长舒了一口气。

资产大甩卖

这一切都源于年12月8日,TCL集团抛出的一份“分家”重组方案。

根据公告显示,TCL集团拟向TCL控股出售8家公司股权,合计作价47.6亿元。据了解,本次出售的8家公司分别是:TCL实业100.00%股权、惠州家电100.00%股权、合肥家电100.00%股权、酷友科技55.00%股权、客音商务100.00%股权、TCL产业园100.00%股权、格创东智36.00%股权以及通过全资子公司TCL金控间接持有的简单汇75.00%股权、TCL照明电器间接持有的酷友科技1.50%股权。

按照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备考审阅报告,若剥离重组方案里拟出售的终端资产,年上半年,TCL集团的净利率能从3.23%提升到7.36%,资产负债率则从66.05%降低到62.12%。

年以来,受大环境影响,A股市场中多了不少剥离旗下资产的上市公司,TCL集团便是其中一个。TCL集团受到的关注度之所以较高,除了因自身的品牌知名度外,也和其剥离的资产性质有关。

TCL集团旗下主要有半导体显示、智能终端、新兴业务三大业务群。本次出售的8家公司股权,均属于智能终端业务群。

2017年,TCL集团营业营收1117.27亿元,其中智能终端业务为其贡献了612.17亿元,占比54.79%。年上半年,这一比例增至60%。

若将拟出售的8个标的公司的财务数据相加,得出其营收总额占TCL集团总营收的72.39%,资产总额占TCL集团总资产的39.61%,交易价格占TCL集团资产净额的16%。

也就是说,TCL控股只需花47.6亿元便能捡个大便宜。而一旦重组顺利完成,TCL集团的营收将缩水一半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TCL集团和其交易方TCL控股的董事长均为李东生,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对此,TCL集团解释称,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公司未来能够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产业,将华星光电打造成为“全球产能最大、集中度最高的半导体显示产业基地”。

另外,TCL集团董秘廖骞也在说明会上介绍道称,“近三年,华星光电净资产在集团占比超过80%,净利润占比超过90%,是集团真正的核心主业。”

重组方案的出炉,不仅投资者密切关注,也引来深交所的31连问,问题涉及出售资产必要性、交易支付安排、标的评估定价、商标使用、资金拆借等。

虽然TCL集团用了212页来回复了深交所的问询函,但不少媒体仍质疑其回复的“出售资产与面板波动周期相同”、“交易双方合意下的最优安排”、“双方协商安排”、“品牌价值投入”等存在众多不合理之处。

华星光电对TCL集团的利润贡献确实很大,但半导体行业属于强周期行业,一定时期内会对上市公司造成不利影响。

2015-2017年,华星光电的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23.3亿元、48.62亿元;但到了年上半年,华星光电的净利润仅为12.18亿元,上一年同比为24.21亿元,缩水了约一半。

可见,重组之后,在精耕主业的同时,如何填补强周期带来的业绩影响,以及如何与京东方等行业内的“老兵”竞争,成为TCL集团新的难题。

李东生“捍卫”重组的四大法宝

李东生曾透露,TCL集团曾两次试图将华星光电分拆上市,若能作为独立的上市公司,融资更为便利,但均未成功。

至于失败的原因,TCL集团将其归结于“国内资本市场监管规则的限制”。外界普遍认为,华星光电的拆分会对投资者造成不利影响是监管担心的主要原因。

华星光电拆分无望,那么就将其保留,牺牲其他业务来换取所谓的转型,这样的想法早在2016年就产生了。李东生当时对外表示,TCL集团作为华星光电的融资平台,这个平台显得不够“纯粹”,不能将华星光电分拆上市,则逆其道而行,将终端业务剥离。

除了想让TCL集团更“纯粹”外,也有媒体认为,华星光电目前主要以其子公司引入地方政府投资的方式进行融资,若业务结构复杂,不利于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份置换华星光电子公司股权让地方政府退出。“瘦身”对于华星光电后续潜在的资本动作比较有利。

不管怎么说,自TCL集团重组的消息放出后,其受到的关注和质疑也颇多。

1月3日下午,在TCL集团召开的重大资产重组说明会上,有人提问李东生:“如果今次资产重组失败怎么办?”李东生笑笑回复说:“重组失败怎么办,我没有想过。”

但李东生自信称,“我们问过一些机构投资者对于公司今次资产重组的看法,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机构投资者没有一个是反对的。”

或许是为了打消投资者们的顾虑,李东生及其上市公司采取各种措施,捍卫重组的决心甚是明显。

1.增持股份

年12月18日、19日及2019年1月3日,李东生三次增持上市公司的股份,累计增持860万股,合计花费2111.2千万元。

2.向上市公司建议年分红安排

2019年1月1日,李东生及其行动一致人等股东,又向TCL集团建议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0元(含税),作为年度的分红安排。

3.提早放出“利好”的业绩预告

若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经股东大会通过并实施完成,涉及标的资产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2.5亿元—3.5亿元;重组后公司备考报表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31.5亿元—33.5亿元,较2017年年报的归母净利润26.6亿元同比增长18%—26%。

4.与小米集团抱团取暖

就在股东大会召开前一晚,TCL集团公告称,截至2019年1月4日,小米集团通过深交所证券交易系统在二级市场购入本公司股份,购入股数为6516880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8%。

此前,年12月29日,TCL集团就与小米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开展在智能硬件与电子信息核心高端基础器件一体化的联合研发。

在股东大会前夕突击入股,小米集团似乎故意在为TCL集团的其他股东播撒“定心丸”。

从目前的结果看来,李东生的计划成功了一半,48亿重组方案在股东大会上顺利通过。未来,李东生是带领TCL集团成为“全球产能最大、集中度最高的半导体显示产业基地”?还是“见好就收”,默默退出?留给时间来检验吧……(蓝鲸产经 贾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