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巨头无所畏惧,接连上修预期,谁是下一个翻倍的建新股份?
财经

行业巨头无所畏惧,接连上修预期,谁是下一个翻倍的建新股份?

2019年01月09日 15:27:37
来源:千万两研究室

日前,财政部有关机构释放出对商誉会计处理办法调整的最新提议,提议采用商誉摊销的方式。提议一出,市场就炸了。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A股商誉总额高达14457亿元,较年初增加11.14%。

而招商证券测算的数据更是显示,2019年商誉减值将达到高峰,预计会有164亿元的商誉减值,比去年翻了一倍不止。

null

因此,对于商誉这部分的处理,任何细微的处理变化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2015年开始,并购和商誉减值开始对创业板带来明显影响,包括风险暴露滞后、主观性强、对企业造成过大冲击、易被用于盈余管理等,特别是对创业板业绩增速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商誉减值存在的诸多问题,很多人也开始反思商誉减值这种模式好不好?

结果就是,出了现在这么个商誉摊销的办法,但是这么做,真的更为恰当吗?

1)摊销几年才合适?

首先,企业未来的超额收益如何确定?

经过2018这一年的黑天鹅,想必大家已经知道这些所谓的超额收益有太多的不确定。

商誉的本质,是企业未来超额收益的折现值。由于无法确定超额收益,会计甚至都只用间接法确认外购商誉的金额。

那所谓的合理摊销年限,又该如何确定呢?

2)在A股实行,合理吗?

A股IPO严格的额度调控,造成了壳的供给不足,我国资产的证券化率实际不高。而A股严进宽出的监管体系,使得并购成为了我国资产证券化的重要方式之一,也是上市公司转型的重要方式。

如果将商誉由减值改为摊销,会导致对外购商誉和自创商誉的区别处理,也会导致商誉摊销年限缺乏合理性,就是咱们第一点谈到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按照当前A股商誉1.45万亿的存量计算,假设商誉按照20年摊销期限摊销,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每年的营业利润将减少725亿。

而且,优质标的往往将获得更高的估值溢价,意味着上市公司并购优质标的有可能对利润负面影响更大。

我们分析一个企业的财务状况,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避无可避,但能被记录的,都是可以货币化的,那些无形却重要的资产,例如人才、技术,却无法体现。尤其是对于新经济公司,这种特征会更为明显,新经济公司轻资产的特征使其资产负债表会十分袖珍。

这将严重打压上市公司并购的积极性,虽然一定程度上能遏制A股的估值泡沫,但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是抑制了市场的活力。

反而会是一个恶性循环。这可能,达不到监管层想要照顾中小创的目的。

所以今天盘面也反馈出来了,大家没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过,说到商誉,就不免想到业绩,加上深南电路、圣农发展上修业绩这事儿,还是让我想到一个后续妖股落幕后的方向。

null

如果你是想上妖股但不敢下手的,请继续看下去,如果你是想看怎么上妖股的,对不起,到这里就可以了。

在业绩下行且不确定性增强的环境下,几乎所有的公司四季度的业绩都在出溜。2019年开始,主板增速回落,中小创受商誉减值等冲击,其实各路资金心里跟明镜似的。

去年经济也不太漂亮,一样有出现存量资金掀起来的妖股行情,无论是万兴科技、华锋股份还是宏川智慧,此后无论是接力的妖股,还是妖股的二波行情,其实对“后来者”都不太友好,这个时候,或许跟随着大资金另辟蹊径是更多人的选择,例如当时万兴之后的建新股份。

null

这里就是单纯地不搞博弈,实打实的业绩和基本面。从单纯看图的风格,切换到看基本面的风格,触发点,就是当时的一季报预告。

换到现在来看,同样有可取之处。

存量资金经过了去年一年黑天鹅下的消耗,场内这些大佬还能不能有第二波做妖的战斗力,我存疑。

但机构目前在场外的资金,实际要多于去年4到5月份,这个我肯定。

各家公司四季度业绩都在出溜的时候,这种行业龙头业绩还是比预期增长快了,做了业绩上修。那这些超预期的方向正好就是场内外机构堪称最喜欢最稳妥的方向,有没有可能制造出下一波行情?

完全有可能。

null

接下来能找的目标是什么?在季报好的标的里找?不是。

应该说是,四季度业绩超机构预期,且对19年一季报业绩具有一定的提示作用的标的。现在各家公司的业绩预告都陆续出炉了,从发散性思维来看,从单个上市公司可以推导出整个行业出现了业绩反转或景气度不断上升,那么就可以去埋伏还没发业绩预告的、但业绩可能比已发布的更优秀的上市公司。

现在大家都认为机构怂,但是怂,也要吃饭的,妖股,机构会上吗?小机构好说,大机构进得去就出不来了。所以他们一定会另辟蹊径。

至于对还是不对,一个月后趋势走出来了,自然就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