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炒股高手多“败走” 浙江永强炒股致去年亏损

昔日炒股高手多“败走” 浙江永强炒股致去年亏损

2019年01月16日 21:52:3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胥帅每经编辑:徐斐

因投资股票亏损,浙江永强的业绩受到了拖累。1月16日,浙江永强(002489,SZ)公告称因炒股亏损等原因,公司下调2018年业绩,预计亏损超7000万元。

浙江永强也曾是“炒股高手”,其2015年证券投资还大赚4个亿。但在2016年、2017年,浙江永强炒股盈利开始变得不理想。1月16日,浙江永强董秘王洪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些年有赚有亏,亏损跟市场有关系,行情一直在波动,“不太好做”。

与之有类似“先甜后苦”经历的上市公司还包括兰州黄河、上海莱士等,兰州黄河同样因炒股而产生大额亏损。与此同时,记者发现,2018年以来,也有不少上市公司宣布了证券投资计划。

浙江永强董秘:这些年有赚有亏

1月16日,浙江永强下修2018年度业绩预告,公司净利润亏损7000万元~1.2亿元。在浙江永强2018年三季报的业绩预告中,公司曾预计净利润为负5000万元至1000万元。浙江永强下修业绩的原因之一,便是去年四季度股票投资类亏损2655万元。换句话说,浙江永强炒股亏了2655万元。

浙江永强炒了哪些股?王洪阳表示,具体持股会在定期报告中披露。

2018年半年报中,浙江永强曾披露其证券投资详情,标的主要是东方证券、东旭蓝天、厦门钨业、西山煤电、锐科激光。其中东方证券、东旭蓝天是浙江永强的重仓股,彼时账面价值分别达到1.19亿元、1.44亿元。

浙江永强对东方证券和东旭蓝天也算是情有独钟,自2016年以来就一直长线持有。不过,截至2018年半年报,浙江永强的证券投资缩水严重,总额由期初3.48亿元缩减至期末的2.66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浙江永强一直以来都热衷于证券投资,特别是在2015年,公司处置证券投资实现投资收益4.8亿元。但在2016年、2017年,浙江永强的证券投资收益并不乐观,分别为亏损1.02亿元、亏损2058.10万元。2018年三季报显示,浙江永强股票类资产的初始投资成本为3.23亿元,但期末金额仅为2.3亿元。

“我们这些年有赚有亏,亏损跟市场有关系,行情一直在波动,不太好做。”王洪阳表示,公司证券投资的额度不超过10亿元,实际投资的规模在3亿元左右。其进一步告诉记者,在证券投资层面,公司有证券投资领导小组专门负责操盘,“亏损对业绩是有影响,但不是特别大”。

业内:缺乏主业炒股是不务正业

事实上,A股市场并不缺乏热衷炒股的上市公司,如兰州黄河、上海莱士等。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兰州黄河、上海莱士也曾在股票投资里“尝到甜头”,但同样也在这里“翻了船”。

根据此前兰州黄河的业绩公告,公司证券投资处置及持有收益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导致出现大额亏损。昔日“炒股高手”上海莱士更是因炒股亏损陷入业绩巨亏。据其2018年三季报,上海莱士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2.93亿元,其中投资亏损超11亿元。上海莱士炒股炒到“心塞”,宣布告别股市。

但最近几个月,包括江苏国信、上峰水泥、深圳惠程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了证券投资计划,更有甚者还要追加投资额度。江苏国信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信托拟运用自有资金投资证券市场,计划2019年度内投资额度不超过人民币总计8亿元;上峰水泥在增加证券投资额度的公告中表示,拟增加不超过人民币3亿元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

不过,多个公司称,是通过闲置资金理财,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从资金处置上看,似乎有些道理。但在受访的专家和行业人士看来,这仍然需要辩证看待。

“如果主业做得好,利用闲置资金炒股、理财,这个是可以。特别是进行适度的股权投资、战略性的投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上市公司没有主业,专门以炒股为业,那就是“不务正业”、对投资者不负责任,“当然如果是以战略投资方式,通过股权投资形成战略联盟或者合作伙伴,还是可取的”。

董登新还表示,如果理财资金是来自再融资资金,也会存在过度融资和融资浪费,对投资者是不负责任的。

西藏琳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王琳认为,证券市场是一个专业市场,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如果上市公司在证券投资上没有专业能力,这也是对投资者不负责任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