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科股份上市八年倒亏六千万:何氏家族每年除了保壳就是套现

申科股份上市八年倒亏六千万:何氏家族每年除了保壳就是套现

2019年01月17日 12:34:49
来源:市值风云

null

作者| 白鹤芋

申科股份(002633.SZ)此前预告2018年续盈,但是只是勉强实现盈利,公司预计全年净利润也不过380万—650万。

从公司全称“申科滑动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不难看出,这家公司主要卖滑动轴承,所属装备制造行业,产品十分传统。

风云君翻阅了这家公司的历史,盈亏交替根本就是这家绍兴公司的常态。看完它的故事,风云君只想说一声:真是自找的。

当然,话说回来,公司没赚到钱,不代表老板没赚钱到钱。

null

一、精明一家人

1、创业19年

申科股份前身为申科有限,原名“上海电机厂诸暨轴瓦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由上海电机厂和诸暨市第二轴瓦厂发起设立。1996年至2008年11月,一位名叫何全波的中年男子一直在这里任职副董事长。

在这之前,何全波早已携妻创业。发起设立申科有限的诸暨市第二轴瓦厂正是由何全波于1992年11月30日出资25万创办,同样主营轴瓦、轴承。

2001年4月17日,何全波将诸暨市第二轴瓦厂注销后,与妻子黄香梅设立科通机电有限公司。

科通机电设立四个月后,上海电机厂诸暨轴瓦有限公司更名为“浙江申科滑动轴承有限公司”。

2006年4月,发起人之一的上海电机厂退出并将所持股权转让给何全波儿子何建东。历经多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后,何全波及妻子黄香梅、儿子何建东也都成为申科有限股东。

何氏家族进入申科有限后,开始收购旗下控制的资产。2006年9月吸收合并科通机电仅是一例。

2007年11月27日,黄香梅先后将所持股权对外转让给其他股东,其中不乏曾经支持过他们创业的朋友。

当时的对外转让,黄香梅也赚了4650万。根据招股书披露,黄香梅持有的申科有限1250万元出资额转让价达到5900万。

null

(来源:招股书)

何全波从2008年11月起任职申科有限董事长,直到公司IPO时,何全波及何建东父子作为实际控制人合计持股73.4%。上市那年,何全波58岁,儿子何建东也只有31岁。

圆满。

2、套现7.5亿

上市后第4年,实际控制人何全波、何建东便开始着手套现。

2015年6月25日,何全波、何建东拟向苏州海融天投资有限公司协议转让合计20,643,750股,双方当时的转让价格是16.5元/股。

双方协议都签了就等着过户了。然而,2015年9月15日,因“证券市场行情波动较大”此次交易终止,父子二人即将到手的3.4亿泡汤了。截至9月15日收盘,申科股份二级市场价格跌至16.55元/股。

null

一年后,何全波、何建东二人又开始转让股权,这次终于成了。

2016年2月25日,何全波、何建东二人将所持20,643,750股(占比13.7625%)协议转让给北京华创易盛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且最终完成过户登记手续。

相比第一次,第二次转让价高达36.33元/股。这也意味着,何全波、何建东足以套现7.5亿。

蹊跷的是,申科股份已跌至不足20元。华创易盛为何愿意花如此高价?

3、小儿子接班

何全波、何建东的套现举动并不会导致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二者剩余股权分别为:42,187,466股(占比28.1250%);19,743,784股(占比13.1625%)。

这笔交易后的三个月(截至2016年5月10日),何全波及何建东父子便已将所持股份全部质押。

风云君发现,与股权质押同时进行的是申科股份管理层交接仪式。

2016年5月17日,何全波、何建东父子因个人原因分别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

2016年6月15日,何全波另一个儿子何建南上任新董事长,而且还是一个90后(1990年1月出生)。

null

二、微亏与微盈的财技

接着来看看上市公司的经营故事。

2011-2017年的7年时间,申科股份归母净利润盈亏交替,2013、2014、2016年都是亏损年,这3年累计亏损9224.67万。归母扣非净利润甚至自2013至2016年“四连亏”。

截止到2018年三季报,上市以来,申科股份扣非后净利润累计亏损6085万。

null

上市前几年申科股份业绩持续增长,2011年上市当年归母净利润达到最高峰(3917.82万)。美好的事情总是那么短暂,上市后,申科股份也走上了业绩下滑的老路子。

2012年,申科股份归母净利润下滑83.76%骤减至636.2万;2013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548.61%,迎来上市首亏,亏损2854.09万。说到业绩亏损原因,同样也是甩锅宏观经济低迷,国内经济增显放缓。

2014年1月13日,申科股份在持有上海申科80%股权的基础上,以1938万元收购上海申科20%的股权。但上海申科按计划到2015年才能实现规模化生产。因此2014年申科股份归母净利润继续同比下滑33.14%,亏损3800万。

自2015年1月28日起申科股份变为“*ST申科”,好在,上述收购的上海申科就是为2015年业绩做的铺垫。

2015年上半年,申科股份亏损1644.90万;再亏就要被暂停上市了。申科股份果断卖了刚刚收购的上海申科100%股权,一笔4169.19万的投资收益让申科股份躲过一劫。

2015年,申科股份归母净利润骤增至2,086.54万元;而当年的扣非净利润依然亏损2046.38万。

子公司被出售,也造成申科股份2016年合并报表各项财务指标下降,再次亏损2570.58万。

2017年,申科股份努力的控制成本并加大营销,促使归母净利润达到541.25万元。但这微薄的利润依然充满水分。

非主营业务收入中,理财产品投资收益36.39万、处置机器设备收益89.89万、政府补贴58.89万。

null

三、无休止的重组和卖壳

有人要问了,这种公司,年年亏钱,干嘛不卖壳重组啊。事实上,主业不振的申科股份很早就筹划此事,而且每年都有新方案。无奈最终都成了幌子。

1、大忽悠

2013年9月27日,申科股份因重大事项停牌,一个月后突然宣布终止。对此,申科股份做略解释,原本拟购买游戏类资产,但各方价格没谈拢,就不再继续了。

2014年1月28日,申科股份又筹划重大事项停牌,期间进展丝毫未公布,一直到2014年5月9日,不得已回复媒体“海润影视拟借壳”报道并间接承认此事。一个月后,申科股份公布了交易草案,拟把壳卖给海润影业。

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2014年12月,此次交易方案获得证监会有条件审核通过。就在最后的推进过程中,双方在董事会席位及管理层分工未达成一致,终止。

2015年10月8日,申科股份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拟置出现有资产并购买深圳国泰安教育技术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两个月后,终止。

2015年12月26日,申科股份公告与北京大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重组,2016年3月24日因协议核心条款未能达成一致终止。

2016年3月4日,申科股份公告与紫博蓝网络重大资产重组。期间多次修改草案多次被交易所问询,直到2017年2月16日,紫博蓝网络邮件通知终止合作:因本次重组事项操作时间过长终止合作,拟开展新的资本运作。

null

2、二次被借壳

紫博蓝原本打算借壳上市,而提到当时的借壳方案,本文第一部分中提到的华创易盛就要现身了。

2016年3月25日,申科股份公告,拟作价21亿元收购紫博蓝网络100%股权,同时15.51元/股的价格募集配套资金共21亿,其中,华创易盛认购高达15亿。

华创易盛正是此前以36.33元/股高价斥资7.5亿的金主,其当时通过协议转让成为申科股份第二大股东,持股13.7625%。

如果交易顺利进行,华创易盛持股将持有申科29.06%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加上股权转让的7.5亿,华创易盛这是要斥资22.5亿的节奏啊。

事实上,华创易盛只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5月29日的公司,认缴出资额仅5亿。深交所多次问询后,2016年7月29日,重组方案被否。

借壳上市未果后,华创易盛也开始质押所持上市公司股权。截至2018年7月12日,华创易盛已将当初买来的上市公司全部股权悉数质押。

null

结尾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申科股份的募投项目。

申科股份当时上市募资3.14亿,主要用于“高速滑动轴承生产线新建项目”、“滑动轴承生产线技改项目”及“技术研发中心项目”,投资额分别达到1.36亿、8541万、5307万。

这些项目说好的建设期分别只有2年、1.5年和1年,结果到现在都没建成。终止的终止,延期的延期。

2014年1月15日,申科股份以“经济不好、产能过剩”为由拟终止“滑动轴承生产线技改项目”,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原技术研发中心项目”也做了部分调整。

剩余的两个募投项目原计划需要2年、1年的建设期,到了2014年6月7日其中两个募投项目进度分别只有18.99%、10.62%,于是一年又一年的宣布延期。

最终,“年产1200套高速滑动轴承生产线新建项目”到2017年年底只完成19.50%。“技术研发中心项目”也早于2017年4月24日终止。

针对申科股份如今的惨状,有人说它是被资本玩坏的壳,但风云君觉得是它自己把自己玩坏了,或者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经营好。

其实,套路是公开的,世界是公平的,申科股份上市以来的市值颠峰还不到50亿。

话又说回来,这新上任的少主莫非要带着上市公司重新活一遍?如果说他能把公司经营好,猪应该都不会信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