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短视频挖掘社交价值,Vlog陌生人社交APP「自言」为年轻人打造了一个生活视频分享平台

从短视频挖掘社交价值,Vlog陌生人社交APP「自言」为年轻人打造了一个生活视频分享平台

2019年01月21日 09:37:57
来源:猎云网

【猎云网北京】1月21日报道 (文/王明雅)

从清晨迷迷糊糊苏醒的那一刻,到洗脸刷牙,再到化好美美的妆,参加一场明星云集的时尚大趴,这不是一档探秘女星私生活的综艺节目,而是欧阳娜娜以自己普通生活的一天为主题拍摄的vlog作品。以记录日常生活为主,讲究快节奏剪辑,突出个人特色的短视频形式vlog由国内年轻明星欧阳娜娜、TFBOYS-王源等起,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风靡国内的社交网络。

“其实完全按照专家定义的vlog,对于普通人来说,门槛非常高,因为不光要对着镜头说,还要讲好一个主题,”自言创始人何旭告诉猎云网:“但是vlog在国内火起来之后,普通人生产的作品,核心就是生活日常。”

碎片化直播自己的生活,组合成一天,一方面,自言想为用户使用vlog降低门槛,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在vlog中挖掘到极大的社交价值,为普通用户提供全方位展示自己的友好交友平台。2018年11月,定位于vlog陌生人社交产品的自言正式上线,产品主要着力于引导普通用户完成短视频拍摄,进行更加真实、立体的自我形象展示,用于平台陌生人交友时的高价值信息匹配。

何旭介绍,自言产品的核心点分别在于用户展示面呈现和社交奖赏。具体而言,第一,用户在平台上可以以视频的方式全方位展示立体的自我,平台则会引导用户对着镜头拍摄视频并讲话。

产品展示页面

目前,自言的产品形态已经相对完善,APP启动后将默认进入发现页面,发现页面展示平台利用机器算法为用户挑选的可匹配好友。据悉,产品早期地理位置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此外包括性别、年龄、学校、生日、星座、爱好等多信息匹配。此外,视频拍摄按钮突出显示,着重引导用户进行vlog拍摄,包括美白及不同风格滤镜等样式,均由技术团队自行研发。产品的个人主页内,分别由背景、头像、好友、动态展示等多项信息组成。值得注意的是,主页背景将直接加载视频作品。“用户可选择一个精选视频进行展示,较于文字标签等内容,视频封面会更加立体。”何旭解释。区别于单纯以人脸、照片为在途的个人展示,立体的视频能感知用户的声音,甚至个性等信息,将极大提升普通用户的形象展示。

第二,社交奖赏即用户内容得到及时回应。以抖音、快手等成熟的短视频平台为主,普通用户的日常生活内容极难被关注到。因为作为没有新鲜主题性的短视频,传播价值会大大降低。“不同于抖音、快手等内容消费型平台,自言的短视频目的在于社交。”从社交维度上说,健身、看展等日常内容的价值更适宜在自言上进行展示。“对于社交资产比较丰富的人来说,视频是最佳展示方式,但他们的日常视频没有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

何旭补充,实际上,给到用户的奖赏行为也包括了匹配、评论和粉丝等积累。同时,考虑到平台的社交属性,避免未来用户量级增大,为保证普通用户也得到充分的展示机会,好友量级将不会成为匹配维度之一。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单纯的风景、心情、无个人露出的视频内容,平台将会作降级处理,“这类内容对于匹配的价值是很小的”。何旭说。

据悉,目前市场上尚未有同类型产品出现,大多以vlog工具型产品为主。

实际上,定位于vlog陌生人社交产品的自言经历过一次转型。产品最早于今年4月份正式上线,核心系实名的熟人社交分享工具,其推出的“匿名表白”功能,双方一旦同时表白身份均会向对方公开,基于该功能打造的营销短视频一度刷爆抖音等社交平台。去年6月份,自言产品上线不久,便获得青山资本种子轮融资。

“我当时是看到了一个市场痛点。”对于为什么选择切入熟人社交应用,何旭解释,随着自身在不同时期对社交平台的态度变化来看,在目前微信中资讯与工作当道的现状下,对于新社交产品的渴求是急迫的,“当时就想做一个熟人的SNS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在半年的时间尝试过后,自言选择了转型。“这件事壁垒极高,难度在于无法让用户迁移他的整体关系链。”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必须有相当一部分熟人已经使用某款社交产品,“才能感觉到这个产品是有用的”。

这一点的焦虑同样出现在2018年其他新兴社交产品中。1月15日,罗永浩发布子弹短信最新版“聊天宝”,对于聊天宝的发展掣肘,罗永浩就直言:“社交软件做得再好用,社交关系的导入都是千难万难的啊。”

“整个2018年社交有一波小热潮,做社交的创业者看起来繁荣了一些。”何旭坦陈,很多人认为微信老化,江郎才尽,但依照目前的市场竞争环境,熟人社交想要成规模,还需要更多的创新,“或者依赖特别重大的社会势能变化”,譬如手机终端、计算平台及核心模式的变化。何旭举例,以实名制和真实头像推进的Facebook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我在滴滴学到的一点就是,对于新的东西没有那么惧怕。”何旭并不认为社交再没有机会,“程维的一句话就是,要有一颗冠军的心。”在找到新的维度后,何旭想大胆“尝试一下”。目前,以即时通讯为主要形态的熟人社交产品垄断效应极强,而需要打破这种效应,于新兴的社交产品创业者而言将会很难,选择新的突破口是必要的。“陌生人社交人群、场景和市场都有缝隙,没有一家能完全垄断这个市场。”何旭表示。不过,自言是通过陌生人社交作为市场切入点,未来根据进化的情况,也不排斥天花板更高的泛社交形态,“比如Vlog版的微博”。

此外,猎云网也了解到,自言创始团队成员均有丰富的大型互联网公司社交产品经验,其中,创始人兼CEO何旭毕业于南京大学,此前为滴滴高级产品经理,负责谷雨项目,联合创始人兼CTO张贺是其滴滴搭档,担任谷雨APP产品经理,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

目前,自言正在寻求一轮金额在400万~500万之间的天使轮融资,用于团队的完善组建及产品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