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平台信息披露不可随意“蹭热点” 本月已有三家公司被交易所监管关注

互动平台信息披露不可随意“蹭热点” 本月已有三家公司被交易所监管关注

2019年01月24日 22:28:32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1月24日晚,上交所公告,对瀚叶股份(600226)及时任董事会秘书王旭光予以监管关注。据e公司统计,这是1月份第三起上市公司通过互动平台“蹭热点”,被上交所监管关注的案例。

瀚叶股份被指互动e信息披露不客观谨慎

2018年11月9日,瀚叶股份于上证e互动中称,公司投资的上海趵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直接或间接投资了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股价于2018年11月12日涨停。

经监管督促,瀚叶股份次日披露,公司间接持有趵虎基金6.83%的份额,趵虎基金投资了包括嘉楠耘智、浙大网新等项目,公司对上述项目最终投资占比均低于1%;公司间接投资趵虎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基金分红及项目退出,具体取决于趵虎基金的相关决策,公司不参与趵虎基金相关决策,目前尚未从上述投资取得收益。

上交所指出,上市公司的上述对外投资事项,对公司影响重大,特别是在相关热点概念正处于市场和投资者高度关注的热点时期,可能影响公司股价变动,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地在中国证监会指定媒体上进行客观披露。

但是,瀚叶股份却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发布上述重大敏感信息,股价发生大幅波动。相关信息发布不客观、不谨慎,也未充分提示相关风险,可能对投资者投资决策产生误导,违背了相关规定。瀚叶股份时任董事会秘书王旭光作为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未能勤勉尽责,对公司违规行为负有责任。上交所决定对瀚叶股份及其时任董事会秘书王旭光予以监管关注。

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1月15日有浙江富润(600070)、宁波韵升(600366)两家公司同样因为互动平台的信息披露蹭热点、误导投资者等“任性”行为而遭遇上交所监管关注。

其中浙江富润也是在2018年11月通过互动平台对投资者回复称,公司的参股公司正筹划上市,并有参股公司安存科技、东导数据、乾汇信息等也将根据上海科创板的上市标准进行谋划。2018年11月16日上午,公司再次回应投资者称,公司出资2000万元参与诸暨产业转型升级基金,持股比例8.33%,目前该基金已经投资诸多科技企业。2018年11月16日浙江富润股票涨停。

后经监管督促,浙江富润披露澄清说明,称公司各项股权投资的投资金额较小,且持股比例微小;公司不参与诸暨产业转型升级基金的投资决策,且通过该基金间接投资的项目,最终持有比例均低于1%。

宁波韵升则也是在互动平台上称自己持有上海本地创投公司上海兴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股权和上海兴富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20%份额,前者主要针对高成长性的、具有上市潜力的Pre-IPO 公司进行股权投资,后者专注于成长型的非上市公司股权投资。当日宁波韵升股票涨停。经监管督促,宁波韵升于2018年11月17日披露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变化,根据2017年经审计数据,公司参与的投资基金占公司总资产比重为4.24%,获得投资收益占净利润比重为3.74%,对公司的利润贡献较小,不会对公司近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还有泰永长征(002927)在“互动易”平台蹭热点,也是被深交所盘后发来关注函。2018年12月18日至21日期间,泰永长征连续通过“互动易”平台答复投资者提出的涉及雄安新区、华为公司、轨道交通、5G等问题,股价自12月18日至25日大涨逾7成。深交所发来关注函要求泰永长征说明公司以何种方式参与5G建设,相关业务的具体进展及对泰永长征业绩的影响情况,以及泰永长征通过“互动易”平台披露相关信息的目的与动机等。

上市公司蹭“热点”引监管部门关注

e公司记者注意到,当前关于信息披露的类别有三种,上市公司在证券交易所的活动平台上与投资者进行交互式地信息交流,已经具备了一定的信息发布的作用,其权威性已经不亚于公告。但较之于公告这种强制性的或者主动性地信息披露方式,互动平台的信息披露较为灵活,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开始利用平台“蹭热点”引导市场。

例如上述的瀚叶股份、浙江富润、宁波韵升三家公司都是在2018年11月科创板概念提出,创投概念大热的时候,发布了创投的投资动向,蹭的是当时“创投”的热点。

而在在近期,市场热点是氢能源和氢燃料电池,A股市场沾“氢”的上市公司股价纷纷大涨,多家上市公司也纷纷蹭起了热点。有星云股份、雄韬股份、汉钟精机、雪人股份等公司纷纷通过互动平台透露了在氢燃料电池上的布局,在披露后股价无一例外涨停,有公司甚至一口气来了几个连板。

针对这种“蹭热点”的现象,沪深交易所接连发问,可见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了这种现象,并在严格监管上有所动作。

有行业人士建议,互动平台这种交流形式在投资者之间存在着真实的需求,但确实应该加强监管,可以通过从技术制度上对互动平台进行约束,如借鉴微博的禁言制度,将上市公司董秘在互动平台的行为纳入上市公司信披考核等方式,督促上市公司董秘更认真更负责更严谨地利用好这一交流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