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回归股价涨停 投资者:担心留给*ST信通时间不多了

实控人回归股价涨停 投资者:担心留给*ST信通时间不多了

2019年01月25日 07:33:55
来源:中国网财经

1月24日早间,*ST信通(600289,SH)公告称,于当天接到控股股东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阳集团)的通知,涉及实控人邓伟的相关刑事案件已结案,相关刑事处罚措施已执行完毕,邓伟已回到亿阳集团恢复正常履职。

此时距邓伟消失在公众视线中已过去一年有余,*ST信通也因亿阳集团债务拖累“披星戴帽”,股价“腰斩再腰斩”。24日,*ST信通迎来久违的涨停。

邓伟回归后,市场对*ST信通危机的解决似乎持有信心。但除了接连不断的追债者诉讼,*ST信通还面临退市的风险。2019年对于已申请重整的*ST信通来说,可以说是关键一年。一位正等待证监会调查结果并准备起诉索赔的*ST信通投资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担心留给*ST信通的时间不多了。

实控人“消失”期间股价大跳水

*ST信通的危机与实控人邓伟的“消失”有着密切关系。2017年9月,*ST信通首次披露公告称,控股股东亿阳集团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彼时*ST信通表示司法冻结事项与上市公司无关,却不料这正是危机的开始。

销售亿阳集团相关资管计划理财产品的一位资管公司高管曾向记者表示,亿阳集团的危机并非是单纯的企业原因,而与其实控人邓伟有关,但因保密政策不能据实相告。

或许是因为同样的原因,*ST信通未于第一时间告知外界实控人配合调查的消息。直至2018年6月底,*ST信通公告称,收到亿阳集团的通知,公司实控人因涉嫌单位(亿阳集团)行贿罪协助调查,不能完全履职。2018年12月,《新京报》报道称,邓伟“涉嫌单位行贿”案将于当月7日下午开庭审理。

在邓伟“消失”以及亿阳集团债务危机爆发牵连至上市公司层面后,*ST信通的股价一落千丈。自2017年12月27日复牌后一个月内,*ST信通股价经历了连续个15跌停后股价“驻底”。截至2018年1月24日收盘,ST信通报5.08元/股,较2017年12月27日收盘价11.01元/股已“腰斩”。

截至2019年1月24日收盘,*ST信通涨停收于2.67元/股。即使受到实控人恢复正常履职的消息提振,*ST信通的股价较一年前仍是接近“腰斩”。Wind数据显示,2018年1月24日至今,*ST信通股价最低点为2.06元/股;自2018年6月以来,股价基本稳定在3元以下。

*ST信通面临“关键时刻”

*ST信通因为亿阳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而被拖入“泥潭”,但作为上市公司,*ST信通此前却未能按规定披露其为亿阳集团担保的信息。2017年12月6日,*ST信通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2019年1月21日,*ST信通公告称证监会的调查尚在进行中。

2018年5月,“担保事件”出现反转。*ST信通公告称,公司未在《公章使用登记表》发现为亿阳集团提供担保文件的相关用印记录、公司亦没有就上述担保事项召开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并表示已收集了部分证据并报请公安机关就上述案件中相关责任人涉嫌伪造公司董事签名及私自制作相关文件等行为进行立案侦查。迄今,*ST信通尚未披露该案件调查的实质进展。

在接连不断的官司中,*ST信通正常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在2017年年报遭“非标”后,*ST信通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产生大幅下滑,还面临着多项业务市场拓展受阻、研发中止和骨干流失的尴尬。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ST信通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4.58亿元。

2018年9月底,*ST信通公告称,拟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公司目前涉及担保纠纷的案件数量众多、涉及金额巨大,已严重威胁公司资产的安全性,若持续采取放任态度将必然导致公司资产执行殆尽并最终走向清算退市”。

作为关键人物,邓伟的回归或许能给处于重重危机中的*ST信通带来生机。1月24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ST信通证券部,其证代向记者表示,破产重整事项仍在“走流程”,至于邓伟的回归是否会给上市公司带来积极影响,其个人不便发表意见。

“我觉得邓伟的回归,可能会对*ST信通的重整有些积极影响,*ST信通已经主动申请重整,如果有比较好的重整方案并得到高院和证监会的批准,还是有希望走出困境。”前述因投资*ST信通而利益受损的投资者向记者表示。

“我担心的是留给*ST信通的时间已经不多,2018年的年报对于*ST信通是否退市有决定性影响。另外,对于我们受损股民的索赔,到目前还没有(达到)一个起诉的前置条件,证监会的处罚仍然没有结果。”前述投资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