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重工2018年业绩或亏损逾1.47亿 盘中涨停后跌回原价

海陆重工2018年业绩或亏损逾1.47亿 盘中涨停后跌回原价

2019年01月28日 22:30:0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黄鑫磊 

1月28日中午,(002255,SZ)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从盈利1.46亿元至1.94亿元修正为亏损1.47亿元至1.96亿元。

当日上午,核电板块股价上扬,海陆重工盘中涨停,报收4.57元/股;但中午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后,下午海陆重工股价回跌至起点,报收4.15元/股。

此前预计盈利1.46亿~1.94亿

2018年三季报显示,2018年1月至9月,海陆重工营业收入为13.78亿元,同比增长74.59%,净利润为1.48亿元,同比增长84.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6亿元,同比增长73.35%。

同时,报告还预计了海陆重工2018年度的经营业绩,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幅度为50%至100%,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1.46亿元至1.94亿元。当时,海陆重工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正值且不属于扭亏为盈的情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海陆重工当时称,业绩变动的原因是控股子公司江南集成并表,增加了新能源业务。据悉,2018年中报显示,海陆重工的主营业务增加了新能源一块,且当时半年收入达6.76亿元,占到总收入的61.33%。

但到了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出台《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即业内简称的“531新政”提到:在规模方面,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分布式光伏项目指标额度控制在1000万千瓦左右规模,并明确各地5月31日(含)前并网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纳入国家认可的规模管理范围;自发文之日起,新投运的、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全电量度电补贴标准降低0.05元,即补贴标准调整为每千瓦时0.32元(含税)。

海陆重工称,正是受此影响,短期内削弱了终端市场需求,国内光伏新增装机规模明显下滑,对行业整体开工率及盈利水平均产生较大影响。因此,上市公司认为江南集成未来存在商誉减值迹象,需计提7.5亿元至8.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另外,另一家全资子公司格锐环境也被海陆重工点名。公告称,格锐环境由于固废填埋业务土地租赁到期,库容即将满库,固废填埋业务即将结束,造成收入下滑;根据国家环保政策,其子公司淘汰小型锅炉影响到其蒸汽供应,对格锐环境未来带来影响,业绩不及预期。因此需计提1亿元至1.3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江南集成无法完成预期业绩

实际上,“531新政”对国内新能源行业影响巨大,包括海陆重工在内的不少上市公司也暂缓了相关资金投入。

此外,2018年1月至9月,海陆重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2.25亿元,同比下降232.76%,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8.68亿元,同比下降504.45%,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2.79亿元,同比增长9.09%。

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6月4日,海陆重工的控股子公司江南集成与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签署了《联合体协议书》,双方同宁夏中鑫阳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书》,就伊朗的加兹温省300MW 组件生产项目、赞詹省20MW光伏电站项目、阿尔波兹省50MW光伏电站项目以及后续伊朗境内的其他光伏电站项目进行合作。

当时公告显示,该项目由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牵头,且具有排他条款。江南集成与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中任何一方不得再与其他任何个人、公司就本工程项目有关事项进行合作及签署其他协议。

据介绍,江南集成在2017年被海陆重工收购了83.6%的股权,目前拥有一支光伏电站EPC业务的专业团队,并积累了一定的客户资源,特别是与一些大型光伏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2018年中报显示,江南集成在1月至6月期间营业收入为6.67亿元,净利润为8097.36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2079.2万元。

而此次,由于江南集成受上述相关政策影响将无法完成预期业绩,根据公司与业绩承诺人吴卫文及聚宝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三方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公司于2018年12月31日依据相关准则的规定,对江南集成无法完成的业绩承诺金额及商誉减值金额进行测算,业绩承诺人吴卫文及聚宝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应补偿的金额约为4.78亿~5.4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