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文化产业现后遗症 ST中南下修预亏最多27亿

转型文化产业现后遗症 ST中南下修预亏最多27亿

2019年01月31日 00:00:3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吴凡 每经编辑:文多

从制造业转型文化产业,ST中南(002445,SZ)的跨界转型备受外界关注。通过近三年多起外延式并购,ST中南的文化产业逐渐涵盖了影视剧、艺人经纪、电影、游戏、IP资源、音乐、网剧网络电影等,大文化产业链在不断得到完善。

更为重要的是,外延式并购撑起了ST中南近年的业绩,2014年至2017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6560.55万元攀升至2.93亿元。不过。一系列的并购之下,公司累积的商誉也在不断上升,而高商誉有时犹如摇摇欲坠的高台,随时会有坍塌的风险。

近日A股市场商誉减值“雷声”可谓不断,ST中南也踩到了因前期激进转型而埋下的“雷”。公司1月29日晚间公告称,因相关并购子公司业绩远低于预期,公司拟计提约15亿~1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金;对可能发生减值损失的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2亿元。公司将2018年度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亏损0.8亿~1.5亿元修正为预计亏损18亿~27亿元。

5年商誉增加82倍

2014年,生产金属管的ST中南开始向文化产业转型,彼时公司拟以10亿元收购影视公司大唐辉煌100%股权,交易对手承诺大唐辉煌2014~2017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5亿元、1.3亿元、1.6亿元和1.65亿元,同期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450万元、1.17亿元、1.44亿元和1.49亿元。

从收购大唐辉煌开始,ST中南便逐渐走上了外延式并购的道路,公司通过买资产、挖人才向文化产业进军。

在转型初期,ST中南的业绩增速确实令人“刮目相看”,从2014年到2017年,ST中南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连续4年快速增长。另外,在2016年至2017年,仅公司影视业务实现的营收就分别达到5.08亿元和4.77亿元,占当期总营收比重分为38%和31.25%。

在并购的同时,ST中南的商誉资产也在激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截至2013年底,ST中南的商誉账面余额为2877万元。而截至去年三季报,ST中南的商誉已经达到23.87亿元,不到5年的时间里商誉增加了82倍。

高商誉同样伴随着高风险。早在去年三季报中,ST中南就在风险提示中表示,2018年以来,公司所处影视、游戏等行业发展趋冷,相关业务板块子公司经营业绩下滑幅度较大,部分股权类投资项目经营业绩不佳,存在商誉、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等资产的减值风险。

而在ST中南1月29日晚间披露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公司称,拟计提约15亿~1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金。而导致前述商誉减值的主要原因则是,影视、游戏行业及企业内部经营环境发生了不利变化,相关并购子公司经营业绩均远低于预期。

有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2017年起,影视行业监管政策开始密集,影视行业短期内将面临业绩压力,但从长期看,行业将回归健康良性发展。

控股股东违规事项未完全解决

除了商誉爆雷对全年的业绩带来不利的影响外,因前期控股股东以及原实控人陈少忠存在多项违规事项,亦对公司全年的业绩预测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

记者了解到,去年8月,ST中南“自揭家丑”披露了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存在的诸多违规事项,涉及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关联方资金占用等事项。

截至去年6月30日,公司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1.15亿元,对外担保9.81亿元,陈少忠占用资金3.16亿元。

为了解决上述事项,去年10月,ST中南的控股股东中南集团与江阴滨江扬子企业管理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滨江扬子)签署协议,拟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将持有的公司27.59%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授予滨江扬子行使。此事目前已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根据ST中南1月25日披露的公告,在解决资金占用与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方面,一方面ST中南将其中3.3亿元债务转移至中南集团名下,由中南集团承担清偿责任,以抵消中南集团对ST中南违规占用4.3亿元资金中的3.3亿元部分;另一方面,中南集团将其部分债权、部分股权转让给滨江扬子企业管理,转让总价为1亿元。截至公告日,中南集团违规占用ST中南4.3亿元资金已通过上述两种方式归还至上市公司。

另外,在解决违规担保方面,ST中南的十大股东之一谢雄胜已向江阴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停止侵权,消除上市公司因违规担保产生的或有债务。如法院支持谢雄胜的诉讼请求,则上市公司无需承担担保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因违规担保事项,ST中南目前已被多方起诉,且另有部分违规担保事项公司尚未被起诉。ST中南称,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以及赔偿金额均存在不确定性。前述不确定性也给公司2018年度业绩测算蒙上了一层“迷雾”。

针对上述情况,1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联系了ST中南,但未有人接听。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