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新民俗:“走,看电影去!”
财经

大年初一新民俗:“走,看电影去!”

2019年02月05日 08:46:13
来源:中国经营报

总有人说,年味变淡了,其实,是年味变新了。

喜气洋洋做医美,阖家团圆点外卖,老少上阵抓娃娃,异国他乡穿新衣。

工业铁蹄重绘文化疆域,科技革新加快生活步履,中国最重要的节日——春节,也正被日新月异的消费力改变气息。

这个春节,我们从吃、喝、玩、乐、孝、游、美7大方面,关注观念转变,观察消费升级,同你在熟悉的味道中触摸新趋势,在传统的节日里发现新商机。

大年初一,拜年、吃饺子是必选项,但随着电影院线的末梢伸向四海八方,越来越多小伙伴在春节假期尤其是今天,选择拖家带口看电影。

点击图片可观看视频版

据相关数据显示,春节期间看电影的客流量惊人,2018年春节档(2月16日-~2月21日)创下了近57亿元的票房,较2017年的33.4亿元增长了70%,成为了内地史上最强贺岁档。

仅在2018年大年初一当天,小伙伴们更是为电影业贡献了13亿元票房,不仅刷新往年春节档的纪录,更是创造了全球单日票房纪录。想必今年去看电影的小伙伴会更多。

春节档大热,出品方自然会借机上位,争相在这天“出道”,今年大年初一就有多部国产片同时上映,其中当然有半月前被大家刷屏的硬核佩奇。

不过,对比宣传片《啥是佩奇》的播放量,在上线之前,《小猪佩奇过大年》的预售情况让人捉急。截止到2月4日,在线上购票平台淘票票上,仅有13万人表示“想看”,排名倒数,而第一名《疯狂的外星人》有80多万人表示“想看”。

但啥事都有个万一,小猪佩奇到底能卖多少票房,还是得看今天和之后的票房与口碑。

喜剧电影屡次夺魁

在今天上映的电影中,从题材方面来看,《小猪佩奇过大年》《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均为带有喜剧元素的影片,《流浪地球》科幻元素更多一些,成龙大哥主演的《神探蒲松龄》是部古代侦探片。

从目前的预售情况来看,在淘票票平台上,截止到2月4日,有80多万人表示“想看”《疯狂的外星人》,70多万人表示“想看”《飞驰人生》,13万人表示“想看”《小猪佩奇过大年》。

同时,从往年贺岁电影的消费数据来看,今天大家去看喜剧电影的可能性也更高一些。

比如在2018年的贺岁档,主打情怀概念的《芳华》就不敌爆笑电影《前任3》,最终《芳华》卖了14亿元票房,《前任3》票房达到19亿元。

再往前几年看,贺岁档票房榜排名前五的影片片单中,也是喜剧电影夺魁的次数最多。

时间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冠军

私人订制

智取威虎山

寻龙诀

长城

前任3

票房(元)

7.13亿

8.88亿

16.8亿

11.74亿

19.40亿


以上夺魁的电影,从题材方面看,喜剧影片和特效大片居多。毕竟是贺岁档,观众此时更希望与家人一起走进电影院,欢声笑语,喜迎新春。

从资源配备方面来看,这些影片几乎都由商业电影导演执导,如冯小刚、徐克、张艺谋等,配备所谓顶级卡司的演员,如马克·达蒙、葛优、陈坤等。影片的出品公司也都是业内的龙头,如华谊兄弟、博纳影业、中影集团。

电影周边吸金强

除了把钱花在电影票上面,实际上,更多人的钱花在了电影周边,比如饮料、零食、抓娃娃机等方面。


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是,2018年1万家电影院中,超过60%的影院年票房不足500万元,能够盈利的影院,不到10%。除了万达电影外,横店影视、金逸影视、上海电影的院线放映业务利润都非常一般。

这些院线公司,都呈现出同一特点:放映业务构成收入主力,卖品业务、广告业务构成利润主力,即是说卖票只是赚吆喝,利润都在爆米花和影院广告里。

数据显示,2018年春节档6天,平均票价高达40元,即使如此在很多地方依旧一票难求,场外许多人排队的奇观。而据不完全统计,这批人远比春晚观众更有消费力,在6天内不仅消费了54亿元的票房,观影所带来的食品饮料、商场内的随机购物和餐饮收入更有望突破300亿元。

除了吃、喝方面的消费,2018年影院的收入中,有41%的支出付给了日益上涨的场租,很多焦虑的院线经理,甚至开始寄希望于用抓娃娃机、按摩椅和移动KTV补贴收入。

一些院线、影投,开始在探索新的盈利渠道。2018年上半年,横店、金逸等院线的卖品收入、广告收入都在1亿元上下,营收占比也接近20%。据了解,这部分收入里,除了传统的映前广告、小食售卖,还包括了配套的餐饮、游戏乐园、娃娃机等新渠道所带来的收益。

以万达为例,2018年上半年,万达电影的卖品收入和广告收入已上涨至9.98亿与12.56亿元,占收入的比例再创新高(13.5%与17%)。虽然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仍为观影(41.37亿),但由于后者的成本居高不下,毛利率已从前些年的25%降至如今的14.4%,以至于其利润贡献率仅有32.32%。而万达电影商品销售业务的利润占比则高达28.04%,其利润率和观影业务相差无几。

(数据来源:毒眸)

按照目前部分上市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万达、金逸等非票房业务所贡献的利润总额,已经普遍大于观影业务,成为公司盈利的中流砥柱。因此,可以肯定的是,未来非票房收入在影院整体营收中的地位必定会越来越高。

购票平台赚大发

随着各行各业互联网化程度的加深,此前传统的线下购票模式已经被线上购票平台所取代。数据显示,2018年手机购票APP的线上化率已经接近90%。

从发行方面的数据就可以看出,淘票票和猫眼在电影产业链中起到的作用。2018年,淘票票参与发行的电影总票房已经突破210亿元,位居民企第一,不到3年成绩就增长了近900%;猫眼专业版显示,猫眼主发行的业绩从2016年的第五名上升到2018年的第三名,总票房从20.6亿升至62.9亿元。

然而仅在四年前,也就是2014年网票平台诞生时,还得靠大量烧钱才能拉动用户数的增长。可以说,互联网改变的不仅仅是人们的购票习惯,更是整个产业链的收入分配。

这意味着,在淘票票、猫眼这类票务平台介入后,你在线上购票的一部分会落入他们的口袋。

“目前,每张电影票都有4元左右的电商服务费,这意味着在互联网售票格局日趋稳定的情况下,每家平台将获得可观的服务费收入。”一位业内人士说。

以猫眼为例,单纯依赖票务服务收入的现象还未完全转变。从目前的分部业务情况来看,公司的娱乐内容服务业务的收入占比虽然在2016年开始发力后,其收入占比迅速在2017年到达33.4%,但其电商及广告服务仍处在孵化阶段,以至于目前票务服务依然为公司的核心业务收入来源。

电影制片方、票务平台、影院周边饮食......你老吐槽过年电影票贵,原来是这么多人赚走了你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