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增持海利生物 “牛散”章建平被上交所监管关注

违规增持海利生物 “牛散”章建平被上交所监管关注

2019年02月13日 20:07:19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因为增持海利生物违规,日前,“牛散”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被上海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如今,上交所又决定对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予以监管关注。

简单回顾一下事情的经过。2018年8月31日,海利生物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章建平在今年二季度新进成为公司第5大股东,持股数量为1406.93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18%。

此后,海利生物又于2018年10月16日披露,截至到公告披露日,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220.48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0007%。由于章建平与方文艳为夫妻关系,方文艳与方德基为父女关系,因此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三人构成一致行动人,至此,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首次完成对海利生物的举牌。

在完成了首次举牌之后,2018年10月17日至11月1日,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再度增持海利生物的股份3458.23万股,增持比例达到该公司总股本的5.37%。

值得注意的是,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增持海利生物股份达到其总股本的5%时,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停止交易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违规增持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0.37%。由此,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上述违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

在此背景之下,鉴于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违规事实和情节,上交所决定对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予以监管关注。

而就在上交所对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作出监管关注之前,海利生物曾于2月11日公告,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前述增持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08号)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相关规定,上海证监局已经因为其违规增持海利生物的行为,而决定对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需要指出的是,在经历了前两次的举牌之后,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并未停止增持海利生物。海利生物1月9日公告显示,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章建平与方文艳的儿子方章乐等4人,在2018年11月7日至2019年1月8日期间,累计增持3220.02万股海利生物股份,占海利生物总股本5%。至此,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累计增持海利生物的股份达到9898.73万股,占海利生物总股本15.37%。

对于连续增持海利生物的行为,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此前的《海利生物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是基于对海利生物目前的投资价值判断而作出的商业行为。

日前,海利生物发布2018年业绩预减公告,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净利润将在2800万元到5000万元之间,同比下降56.04%到75.38%。

据介绍,海利生物业绩变动的原因主要是因为2018年“猪周期”低谷来临、非洲猪瘟蔓延导致猪价下跌、大量感染疫情的生猪遭到扑杀,对疫苗的需求也随之大幅下滑。而海利生物的销售以猪用疫苗为主、以渠道销售为主,因此猪价下跌和非洲猪瘟对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产生了严重负面影响,进而导致业绩明显下滑。同时,由于海利生物部分车间停产改造、控股子公司杨凌金海亏损加大等因素,上市公司业绩受到进一步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海利生物分别于2018年11月2日及2018年11月17日披露的公告,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拟自2018年11月7日起的未来12个月内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择机增持海利生物股份,拟增持金额不低于2000万元,不超过亿元,增持价格将根据股票价格波动情况及资本市场整体趋势确定。

1月9日,海利生物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彼时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增持金额为4.34亿元,尚未达到已披露增持计划的上限,因此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后续仍将继续实施上述的增持计划。

然而,在相继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之后,不知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是否还会继续增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