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难救影视股 资本市场表现堪忧

“春节档”难救影视股 资本市场表现堪忧

2019年02月16日 07:16:52
来源:中国经营报

“春节档”难救影视股

李甜,吴可仲

2019年春节档,《流浪地球》一枝独秀,《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等同期影片在票房与口碑方面均难以与之匹敌。

对此,敏感的二级市场亦给出了“回应”。2月11日,春节后的首个交易日,北京文化(000802.SZ)、中国电影(600977.SH)等《流浪地球》相关出品发行方的股价均出现上涨。不过,好景不长,2月12日起,《流浪地球》相关上市公司股价纷纷下跌,北京文化次日下跌1.79%,并连续三日保持约1%的跌幅。而上述其余电影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也普遍显现颓势。

北京文化董秘陈晨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股价的反应具有前置性,1月4日,北京文化公告《流浪地球》关联交易的进展报告时,股价当时已有所反应,连续三日小幅上涨。“到了春节后,可能有一些获利盘会出去。因为股票的反应是提前于市场,有一个预期性,如果预期性已出现或达到了,获利盘会出去。”

短暂大涨后下跌

2019年大年初一,8部影片上映,分别是《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廉政风云》《流浪地球》《神探蒲松龄》《小猪佩奇过大年》《新喜剧之王》《熊出没之原始时代》,最终在春节假期结束时拿到58.3亿元总票房,同比增长1%。

其中,《流浪地球》凭借优质内容成为黑马,并被视作是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制作先河之作,有望冲击52亿元票房。

截至2月15日记者发稿,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流浪地球》票房超过33亿元;《疯狂的外星人》位居其次,拿到18亿元;《飞驰人生》位列第三,约14亿元;周星驰执导的《新喜剧之王》只拿到约6亿元,排在第五位。

2月11日,或许是为了在资本市场“拉人气”,上海电影(601595.SH)、文投控股(600715.SH) 也公开表示参投了《流浪地球》。

2月11日,中国电影当天收涨2.74%。上海电影、文投控股也分别上涨3.89%、3.94%。作为影片的主投资方之一,北京文化当天开盘即涨停,截至收盘时大涨10.01%,报价14.51元/股。

根据北京文化在2017年1月23日公告,其拟投资《流浪地球》,总金额不超过1.08亿元,包括7250万元制片成本,2500万~3500万元的宣传和发行成本。

相比之下,春节档总票房居第二的《疯狂的外星人》在二级市场上没有为出资者带来太好运气。2月11日,光线传媒(300251.SZ)开盘即大跌,当日大跌4.51%。2月12日,继续下跌1.82%。出品方欢喜传媒(01003.HK)2月11日下跌12.63%。

位列春节档票房第三的是《飞驰人生》,该影片联合出品方金逸影视在2月11日下跌4.74%。同为联合出品方的横店影视下跌6.45%。

另一方面,《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春节档对股价的刺激相当“吝啬”,即使有爆款加身的北京文化也无法逃脱第二个交易日就下跌的“魔咒”。此外,中国电影在2月12日也下跌2.72%,2月13日略微上涨,但在2月14日进一步下跌。

本报记者对比2018年春节档前三甲《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红海行动》相关出品发行上市公司发现,反弹下跌实际是“常态”。2018年春节档票房第一《唐人街探案2》出品方光线传媒,在当年2月22日节后开市首日上涨4.72%,次日就下跌1.82%,中国电影首日上涨5.10%,次日下跌2.57%。位居票房第二名的《捉妖记2》比《疯狂的外星人》稍显幸运,其制作方横店影视首日上涨3.24%,金逸影视首日上涨8.19%,但二者在次日分别下跌5.16%、3.84%。

资本市场表现堪忧

影视股大跌的深层原因实际潜藏在1月份的年度业绩预告中,高风险带来业绩不确定性与2013年并购潮下商誉高企成为两个硬伤。

北京文化2017年年度业绩报告显示,该年实现13.21亿元营收,扣非后净利润为3亿元。仅北京文化联合出品及发行的《战狼2》当年取得56.83亿元票房收入,为北京文化贡献3亿元收入,贡献比例达23%。然而,此前的《战狼2》《我不是药神》均只为北京文化股价带来短暂刺激,近三年,北京文化股价总体走势下跌,从33元/股,跌至如今14元/股。

北京文化曾主做旅游景区业务,2013年才开始寻求通过投资并购进军影视行业,并在2014年收购了第一个标的摩天轮文化,2016年4月,又收购了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此番收购引入了新的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北京文化2017年年报显示,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持股15.69%、第二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持股15.39%。由于前两大股东股份过于接近,从而导致公司出现“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局面,一直持续至今。

近日,华力控股又出现股份冻结、被动减持事件,令北京文化的股权结构增加不确定性。此外,收购转型方式也使北京文化形成约16亿元高商誉,为北京文化业绩带来商誉减值计提压力。北京文化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商誉占公司净资产比重达到33.02%。

而实际上,北京文化在影视股中商誉还不算高。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长城影视的商誉达到13.50亿元,而公司的净资产是7.65亿元,即商誉占净资产比例高达176.5%。2018年预亏2.72亿至3.56亿元,同比下滑10%至30%。此外,华谊兄弟的商誉达30.60亿元,2018年预亏9.8亿元,并准备大额计提商誉减值。

有数据显示,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超过50%的有8家影视公司。已经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的27家影视上市公司中,13家业绩预减,净利预亏下限超10亿元的公司共6家,超5亿元的有11家。

陈晨告诉记者,北京文化每年进行商誉减值测试,截至目前,“我们应该是没有商誉减值的压力”。

商誉就像一把双刃剑,悬在影视股头顶上。

对于影视股高商誉现状对行业带来的潜在危机,陈晨表示,“高商誉给行业带来的影响,不能说完全正面或负面。因为这是一个金字塔的行业,如果要发展,需要进行并购动作,就可能会形成商誉。商誉本身并非好或坏,只是在并购完成后,上市公司能否形成巨头效应、整合效应。”陈晨称,若因整合、管理等原因企业发展不前,便需要进行商誉减值,若做大做强,则不存在减值问题。他认为,商誉的存在考验团队如何选择标的、公司战略定位与发展逻辑,以及内部管理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光线传媒在业绩预告中没有出现爆雷,其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的8.15亿元增长54.57%~84.01%,且在已考虑计提商誉情况下,预计实现12.6亿元~15亿元净利润。不过,由于《疯狂的外星人》或达不到28亿元保底票房,光线传媒等投资方在该项目上将产生一定的亏损。

此外,记者注意到,作为受影视演员个人人设崩塌波及的典型,唐德影视业绩预亏5.6亿元至5.65亿元。公告表示,《巴清传》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片仍未被安排排播,公司拟对该剧计提约5亿元坏账准备。

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曾向媒体表示,外部环境一旦变化就会对影视股财务数据带来较大波动,同时也与现在的大剧单体投资体量太大有关。大投资打造的精品大剧一部剧的单体销售价格可达十亿元,但是高回报伴随着高风险,“受一点影响都惊天动地”,因此慈文传媒考虑缩小单剧体量、增加类型以降低风险,“以后的剧大多都是40集、30集,不再像这两年看到的一部剧动辄60集、70集的规模。” 马中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