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家上市公司业绩变脸 商誉减值成一大“元凶”
财经

228家上市公司业绩变脸 商誉减值成一大“元凶”

2019年02月18日 22:52:13
来源:启阳路4号

图片源自网络

图片源自网络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文丨杨芳

新年伊始,A股多家上市公司发布业绩变脸预警公告。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截至2月17日,A股上市公司业绩变脸预警的有228家,其中62家上市公司预警首亏,4家续亏。

这些业绩变脸预亏公司公告中,商誉减值损失被频频提及,是造成上市公司业绩爆雷的一大“元凶”。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不完全统计,包括天神娱乐、兴源环境、东方精工、人福医药、联建光电、聚力文化、康尼机电、大洋电机、华闻传媒、中文在线等几十家上市公司业绩预告中商誉减值超10亿元。

上交所和深交所多次就上市公司大幅计提商誉损失是否涉及业绩“大洗澡”发问询函。机构分析认为,传媒和医药行业商誉占比超过20%,需要有所警惕。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认为,不排除一些公司利用大幅计提商誉损失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况,对于这些公司要谨慎和小心,可能未来还会戏法重演。

228家上市公司业绩变脸 天山生物降幅最大

A股上市公司年报业绩变脸预亏名单

A股上市公司年报业绩变脸预亏名单

据Wind数据,截止2月17日,一共2534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2018年报业绩预警公告,其中业绩变脸预警的有228家,228家公司中62家上市公司预警首亏,4家续亏,81家上市公司公告年报业绩预减或略减。

66家预亏公司中,净利润下降超1000%的有16家上市公司,包括天山生物、天润数娱、茂硕电源、海源复材、大康农业、盾安环境、勤上股份、海南矿业、光正集团、奥维通信和皇氏集团等。

A股变脸预亏上市公司中,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有8家公司,行业类最多,包括勤上股份、东方精工等,其次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6家公司年报预亏,茂硕电源预告净利润降幅最大,此外还有互联网和相关行业暴雷较多,涉及5家公司。

天山生物(300313)为变脸上市公司中净利润预亏变动幅度最大的上市公司。其公告显示,2018年度预亏19.55亿元至19.6亿元,净利润预计下降26362%至26429%。天山生物称,亏损主因系拟对大象广告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17.95亿元,拟对公司为大象广告提供的担保计提减值准备1亿元。

此前,天山生物和大象广告的并购事件一直被认为是“蛇吞象”经典案例。2015年、2016年,天山生物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根据深交所创业板相关规定,如果不能在2017年扭亏为盈,天山生物将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2017年8月,处于暂停上市边缘的天山生物找到“救命稻草”。2018年1月29日,天山生物发布公告,以交易价格23.7亿元收购大象广告96.21%的股权,拟向不超过5名其他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配套融资金额预计约6亿元的配套资金。

然而,完成收购后不久,大象广告的一系列坏消息接踵而至,包括大象广告曾经的董事长陈德宏被司法冻结了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股份、公司控股子公司大象广告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陈德宏涉嫌合同诈骗、资金挪用、违规担保等违法违规行为等。最终,天山生物自称被合同诈骗,案件已被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立为合同诈骗案侦查。公司近日公告提到,陈德宏先生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准逮捕。

天山生物原本计划“蛇吞象”为其业绩增色,却未料到“引狼入室”。深交所14日对天山生物下发关注函,要求详细说明公司不再将大象广告纳入合并报表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与会计师进行了沟通。同时,问询函要求天山生物说明,本次业绩预告中对大象广告的长期股权投资进行减值测试的过程、可回收金额确定依据和合理性,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减值对2018年财务报表进行不当盈余管理的情形。

此外,深交所还要求详细说明对公司为大象广告提供的担保进行减值测试的过程、减值金额确定的依据和合理性。

商誉减值为业绩变脸一大“元凶”天神娱乐为亏损王

上市公司的年报预警公告中,经营业绩下滑、商誉减值、计提大额坏账准备等均成为上市企业“业绩地雷”爆发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商誉减值“雷声不断”,动辄十亿、几十亿商誉减值导致的上市公司巨亏,让投资者始料未及。

针对上市公司业绩“大变脸”,沪深交易所也频频下发问询函,刨根问底深挖其背后缘由,甚至直指一些公司有业绩“大洗澡”嫌疑。凤凰网财经不完全统计,包括天神娱乐、兴源环境、东方精工、人福医药、联建光电、聚力文化、康尼机电、大洋电机、华闻传媒、中文在线等几十家上市公司业绩预告中商誉减值超10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除并购重组业绩承诺期过后标的未达标而计提商誉减值外,今年初有关监管部门提出商誉摊销,上市公司有动机进行一次性“财务洗澡”。若实行商誉摊销,与之对应的是,上市公司并购形成的商誉会影响到之后的利润。因此,上市公司也会在并购重组中更为谨慎。

2018年11月16日,证监会发布了《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明确合并形成商誉每年必须减值测试,要求公司应在年度报告、半年度报告、季度报告中披露与商誉减值相关的所有重要、关键信息。

原本新规是为了规避商誉减值风险,然而却让一些上市公司钻了空子,趁机大幅计提商誉损失进行业绩“大洗澡”。

爆雷第一股天神娱乐是变脸公司中的“巨亏王”。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在2018年的业绩亏损高达73亿至78亿元,其中商誉减值高达49亿元。

从天神娱乐公告来看,公司预计亏损主要来自商誉计提,各子公司2018 年度经营业绩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为49亿元;另一方面投资标的经营业绩不及预期,对投资份额计提减值准备8.2亿元,预计承担超额损失15亿元。此外,天神娱乐对联营、合营企业及其他参股公司股权投资进行了减值测试,对股权投资预计计提减值准备约为7.5亿元。

天神娱乐巨额亏损引起深交所注意并发出问询函,要求逐项列示公司并购资产形成商誉的具体事项、时间、金额及历年来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情况。同时要求天神娱乐核实形成商誉相关资产经营业绩的真实性,说明以前年度商誉减值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和准确性,在2018年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形成商誉相关资产进行利润调节,本期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形。

作为一家曾经在A股市场十分高调的公司,创始人朱晔在2015年还花费了1500万元的价格拍下了和“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在他之前,拍下这一机会华人只有步步高集团董事长、著名投资者段永平,和有“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

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累计逾百亿元的并购案,给天神娱乐带来了约65.4亿元商誉,占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的49%。而2018年全年业绩预告中,公司预计亏损主要就是来自商誉计提。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为49亿元,仅这一项就比天神娱乐目前的市值还高。

在2018年5月,天神娱乐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晔于5月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朱晔进行立案调查。

9月13日,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披露,其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之一朱晔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司法冻结比例为100%。

2018年9月21日,朱晔发布公开信,宣布辞职。在辞职的公开信中,朱晔写道:“天神娱乐上市以来的每一次外延式发展,都经过了我与公司管理层的深思熟虑,绝非贸然激进。遗憾的是,对行业市场、资本市场波动性预判不够充分,更无法干预相关政策疏严。和行业一同成长的天神娱乐,也无法回避行业的阴晴圆缺,无法否认正在经历的挫折与前方的难关。”

2月13日,天神娱乐发布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公告,其提到,公司预计不晚于2019年2月21日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交关注函回复的相关材料并对外披露。

同样因商誉减值导致亏损被问询的兴源环境(300266)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表示,兴源环境表示,此番计提商誉减值合理,符合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不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的情形。公告称,兴源环境本期商誉减值测算方法和减值计提政策与公司历年各期商誉减值测试方法和减值计提政策一致。

早前兴源环境在2018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全年亏损9.75亿元-9.8亿元,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对中艺生态、浙江疏浚、源态环保3家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9亿元。兴源环境因收购3家公司形成的商誉合计13.53亿元,此前未计提减值准备。中艺生态和浙江疏浚已完成全部业绩承诺,源态环保业绩承诺期为2017年至2019年,2017年已完成业绩承诺。

“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华谊兄弟也收到了监管部门的问询,此前发布业绩预告中提到,公司预计2018年1至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87亿至-9.82亿,同比变动-219.22%至-218.61%。业绩预告分析为部分影片收益未达预期、储备项目开发制作中导致收益延后和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以及商誉减值。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发出问询函,要求华谊兄弟结合近三年主要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政策和变更情况、计提情况,说明本期主要资产计提大额减值准备的测试过程、计提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是否存在利用计提减值准备对本期业绩进行“大洗澡”的情形。

上市公司整体商誉暴增 警惕传媒等行业

在2013年年初时,上市公司整体商誉还仅有1724亿元,截至2018年三季报时,上市公司整体商誉已累计高达14486亿元,相比5年前翻了8倍多。

海通证券的测算显示,截至2018年3季报,按照商誉占自身行业净资产比重看,排名前5行业分别是传媒、医药、计算机、机械和汽车,分别为25.9%、22.2%、18.8%、13.5%和13%。其中,传媒和医药行业商誉占比超过20%,需要有所警惕。

在收并购热潮的推动下,传媒公司商誉自2013年以来快速扩大,2014年与2015年为传媒行业并购大年,商誉增速均在100%以上,直至收并购监管趋严,商誉增速在2016年开始放缓至42%,而后持续下降,2018年上半年商誉增速降至10%。收购标的轻资产的特性使传媒公司有较多商誉计入,2018上半年传媒所有公司商誉占总资产比为16.68%。

光大证券认为,过高商誉背后存在诸多信用风险。一是债务负担被低估,在账面商誉未被减值之前,按账面资产负债率来看,企业的债务负担被低估的。二是增加业绩的不确定性。实务中,确定当期商誉是否进行减值存在一定的主观性。商誉减值会扣减企业当期利润,因此企业往往有动机将商誉减值延迟(集中)体现。如果商誉减值一次性集中体现,将可能使得业绩波动幅度较大。

李大霄表示,不排除一些公司利用大幅计提商誉损失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况,对于这些公司要谨慎和小心,可能未来还会戏法重演。建议投资者尽量避开这些公司,同时仔细考量这些公司是否计提充分以及经营基本情况。

天风证券认为,风险最大的仍是那些涉及大量外延并购的公司,尤其是带有业绩承诺的并购。一方面,2017年业绩承诺的完成率已经明显下降(不到50%);另一方面,有相当比例的标的在业绩承诺到期下一年利润缩水,因此仍然要警惕2017年、2018年到期的业绩承诺对上市公司利润的影响。

弄玉投资总经理何上溯指出,投资人要避免商誉减值的“雷”,还是要从上市公司并购的“源头”开始检验:看看并购报告书的详细内容、资产标的的盈利能力如何、行业发展前景和行业中竞争优势如何,这和分析一家上市公司的方式相同。

null

注:本文是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为方便交流,交流、转载,请加小编微信:fhwcaijing,爆料财经线索,交流行业干货,联系邮箱:pengbi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