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甩核心资产 宝德股份被指“空壳化”

欲甩核心资产 宝德股份被指“空壳化”

2019年02月20日 09:23:55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为创业板元老,宝德股份(300023)在上市次年上演的业绩“变脸”戏码让市场印象深刻,之后在2015年公司通过收购庆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汇租赁”)的90%股权,成功抓住了融资租赁业的黄金发展期,业绩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庆汇租赁也成为了公司的核心资产。但好景不长,曾经的“香饽饽”,如今却成了宝德股份的包袱资产,庆汇租赁2018年出现大幅亏损。在此背景下,宝德股份作出了剥离庆汇租赁的决定,但却引来交易所一纸问询函,被疑“空壳化” 。

重大资产出售事项遭问询

在披露拟出售庆汇租赁的消息后,2月19日,深交所就该事项向宝德股份下发了重组问询函。其中直指此次重组后宝德股份是否会“空壳化”。

宝德股份收到此次问询函的缘由要追溯至1月31日,彼时公司发布了一份重大资产出售预案,而此次拟出售的标的正是在公司资产总额、资产净额、营业收入中占比均较高的庆汇租赁。预案显示,宝德股份拟向安徽英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英泓”)出售庆汇租赁90%股权,安徽英泓以现金方式支付全部交易对价。而这一资产出售的计划开始让市场担忧宝德股份未来的持续经营能力,同时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数据显示,此次交易拟出售资产庆汇租赁分别占宝德股份2017年末资产总额和资产净额的90.8%和56.95%,占宝德股份2017年度营业收入的89.87%。对此,在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中就要求宝德股份进一步说明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是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是否构成导致公司重组后主要资产为现金或者无具体经营业务的情形。

实际上,宝德股份此次出售庆汇租赁实属无奈之举。财务数据显示,庆汇租赁2016和2017年度净利润分别为9948.6万元和9806.98万元,但在2018年1-11月期间却出现了巨亏3.1亿元(未经审计)的情形 。对于庆汇租赁发生巨额亏损一事,深交所也要求宝德股份补充说明发生巨额亏损的原因及合理性。

此外,资料显示,安徽英泓的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深交所要求宝德股份说明安徽英泓收购庆汇租赁的原因及合理性;安徽英泓是否具备足够的履约能力,其资金来源是否合法合规等。

标的涉逾5亿元诉讼纠纷

值得一提的是,宝德股份此次拟出售的标的公司庆汇租赁目前还深陷诉讼纠纷,该事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据了解,2018年3月8日,庆汇租赁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民事传票、《民事裁定书》等诉讼材料。恒泰证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鸿元石化和庆汇租赁,请求法院判令鸿元石化向恒泰证券支付《融资租赁合同(回租)》项下的租金、逾期利息、律师费等暂计约5.31亿元,庆汇租赁对上述请求承担连带责任。目前上述案件已立案还未开庭。

对此,深交所要求宝德股份说明若出售庆汇租赁完成后,公司是否仍需承担庆汇租赁的未决诉讼等法律责任,是否存在相关法律风险。

针对相关问题,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诉讼只跟所涉标的公司本身相关,与标的公司股东没有关系,但如果标的公司所涉重大诉讼,会影响交易对价,对标的公司的评估作价产生影响,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上市公司方面已承担了一部分的责任。

实际上,随着金融经济环境的改变,融资成本上升、存量客户资金流紧张等问题开始出现,融资租赁行业面临一定转型压力。在此背景下,庆汇租赁整体项目正常开展,但部分风险项目出现违约情况,这也使得宝德股份面临一定的资产减值和诉讼纠纷等压力。根据宝德股份披露的公告显示,庆汇租赁并非仅涉上述逾5亿元融资租赁纠纷,还牵涉多项诉讼纠纷。

两度跨界均告失败

作为创业板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之一,宝德股份在上市次年便上演了业绩“变脸”的戏码。在此情形下,宝德股份先后跨界了环保、融资租赁等业务。如今,随着宝德股份剥离庆汇租赁股权,也意味着公司两次跨界均以失败告终。

资料显示,宝德股份于2009年10月30日正式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创业板上市的第一批企业中的一员。上市之前公司业绩稳步增长,但在上市次年宝德股份业绩便开始骤降,之后公司业绩一路下滑,在2012、2013年连续两年出现负值。于是宝德股份在2014年将跨界的目光投向了环保领域。2014年,宝德股份成功收购了华陆环保60%的股权,公司新增了环保工程设计与施工业务,由此形成了环保、自动化业务两者相互支撑、共同发展、产融结合的业务模式。

通过跨界,宝德股份在2014年扭亏为盈,从退市边缘回到“安全线”内。但在2017年,宝德股份为了实现新的战略目标,整合资源,最终将华陆环保置出。

宝德股份的第二次跨界则是在2015年收购庆汇租赁的90%股权,公司由此进入了融资租赁行业。凭借收购庆汇租赁90%的股权,宝德股份2015、2016年业绩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但在2017年,庆汇租赁未能实现业绩承诺,宝德股份也计提了相应的商誉减值,公司当年净利腰斩。

而到2018年庆汇租赁又出现了巨亏,这也导致宝德股份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2.85亿元,受庆汇租赁拖累,宝德股份2018年最高预亏约5.68亿元。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应宝德股份相关工作人员要求向公司董秘办公室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