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反洗钱”罚单,业务频“触雷”,国信证券新年继续“水逆”?
财经

领“反洗钱”罚单,业务频“触雷”,国信证券新年继续“水逆”?

2019年02月21日 11:58:17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韩蕾 段琳玉 邹婧

来源|野马财经

2018年是券商投行们的“寒冬”,或裁员、或降薪、或纷纷以“吃奶的”力气自救。在这一年,行业的大瓜不断,一些老牌券商也曾灰头土脸。国信证券就是其中之一。

野马财经发现,近年来国信证券状况频出,几乎连年“水逆”。2019年农历新年伊始,国信证券又给资本市场贡献了一个新瓜。看来,国信证券的“水逆”还在继续……

2月18日,香港证监会发布通告称,国信证券(香港)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证券(香港)经纪”)因违反有关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监管规定,遭香港证监会谴责及罚款1520万港元。

图片来源:香港证监会官网

孙公司在港遭“反洗钱”重罚

这是香港金融史上开出的第二张千万港元以上反洗钱罚单。此前,香港金管局曾对摩根大通香港违反《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条例》表示谴责并处以1250万港元的罚款。

香港证监会调查发现,国信证券(香港)经纪在2014年1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曾为超过3500名客户处理10000笔涉及总额约50亿港元的第三者存款。其中有超过2200笔可疑的第三者存款,涉及总额超过23亿港元。

公开资料显示,国信证券(香港)经纪是国信证券(香港)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证券(香港)金控”)全资子公司、国信证券(002736.SZ)全资孙公司。

实际上,香港为打击本地和国际洗黑钱早有行动,并早在1989年就成立了联合财富情报组(JFIU)。该机构的主要职责是接收、分析和储存可疑交易情报,并提交至相关执法机构,以达到打击本地和国际洗黑钱活动的最终目的。

在上述案件中,国信证券(香港)经纪没有就公告中提及的10000笔涉及总额约50亿港元的第三者存款作出查询,也没有及时向联合财富情报组(财富情报组)提交可疑交易报告。

通告显示,直至2016年3月在香港证监会进行检视后,国信证券(香港)经纪才开始就超过2200笔于2014年1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进行、属可疑交易的第三者存款,向财富情报组作出报告。

然而,早于2013年,国信证券(香港)经纪已有职员向其前高级管理层及一名前负责人员提出上述的某些内部监控缺失,并对处理这些缺失给予建议。只是,有关管理层及负责人员没有采取任何步骤,以确保国信证券(香港)经纪与第三者存款有关的内部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监控措施是有效的。

此次国信证券(香港)经纪受罚的金额几乎是此前中资券商的五倍,而据央行官网信息的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少有6家券商因反洗钱工作不到位被央行开具罚单,包括中国银河证券、招商证券、第一创业证券、华安证券和国元证券等。

而国信证券近年也因前从业人员违规入股IPO、从业人员违规炒股等新闻事件被热议。

就在2018年最后几天,老牌的国信证券更是因一件更换代保的事情上了热搜,被爆出遭保代手撕的剧情。

野马财经发现,近年来国信证券在业务合规上的确存在一些问题,除机构本身外,还有多名员工也领到了监管层开出的“罚单”。

状况不断频领罚单

2018年12月28日,上市公司宁波东力(002164.SZ)发布了一则公告,内容是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惠州埃富拓科技有限公司对年富供应链的破产清算申请。

这跟国信证券又有什么关系呢?

四个月之前的8月29日,宁波东力在半年度业绩公告中曾提及,公司因“年富供应链收购案”踩雷,导致今年上半年巨亏31.47亿元。国信证券正是宁波东力收购年富供应链项目的独立财务顾问。

根据宁波东力公告,国信证券此前对于这起收购项目曾出具9条核查意见表示本次交易合规。也就是说,国信证券自始至终都未发现年富供应链财务数据存在问题。

这也并不是国信证券投行业务第一次“触雷”。

2018年6月,因担任*ST华泽(000693.SZ)财顾及其申请恢复上市的保荐机构时涉嫌虚假记载、重大遗漏,国信证券就被证监会处以“没一罚三”共计2800万元。

除此之外,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2016年国信证券违规事项达十余件,2017年至今发生违规事件也已经超过5起。其中不乏营业部风险管理不合规、代销金融产品业务违规、内控不完善等“老生常谈”的问题。

与此同时,国信证券多名员工也因非法持有股票的行为领罚单。

譬如2015年6月,国信证券掀PE腐败风波,两名前保荐人戴丽君、刘兴华因借用他人账户突击买入天润曲轴(002283.SZ)原始股,并在公司IPO成功后违规获10倍收益,遭证监会罚没上亿元及禁入市场10年;2016年5月,时任国信证券投行部业务三部负责人罗先进“故技重施”,最终被罚没共计2255万元及终身市场禁入。

此外,在债券承销业务中,国信证券也两次被曝通过行贿获得审批便利。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野马财经表示,“上述违规事件暴露出国信证券在内控制度等方面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问题。中介机构应该扮演好‘看门人’角色,否则最终的结果就会损害广大投资者的利益。”

老骥能否再行千里?

兴许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接连曝出违规事项后,2016年国信证券从AA级连降两级至BBB级别,至2017年才重回A类。至于,2018年将如何,值得拭目以待。

尽管分类级别在2017年重回A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的日子会比较好过。据相关媒体统计,国信证券2018年保荐数量比上一年缩减了77%。

身为老牌券商,国信证券的综合实力毋庸置疑。它起源于中国证券市场最早的营业部之一深圳国投证券业务部,2014年底于A股上市,实控人为深圳市国资委,持股45.85%。

时至今日,国信证券已发展成为全国性大型综合类证券公司。就总资产、净资产、净资本、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五项核心指标而言,国信证券此前曾连续多年进入行业前十。

然而,在经历2015年A股市场异常波动后,国信证券的业绩开始出现滑坡。

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业绩排名情况显示,2017年度国信证券虽以43.67亿元净利润位居行业第七,增长率却为-18.1%。

2018年,国信证券的业绩也越发“尴尬”。

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国信证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63.4亿元,同比下降27.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3亿元,同比下降42.52%。

对此,国信证券曾披露原因,主要是由于金融去杠杆及中美贸易摩擦等宏观经济形势变化,整体证券市场受此影响震荡下行。

毫无疑问,监管层未来对金融中介的监管将更趋严格。老牌的国信证券又将如何“挽回颜面”、重获良好业绩呢?你认为,这员老将还能否继续行千里呢?欢迎你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