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于预期?首批41家军工科研院所改制上半年难完成

低于预期?首批41家军工科研院所改制上半年难完成

2019年02月24日 21:30:25
来源:e公司官微

近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目前正在推进的军工科研院所改制事项进度或低于预期,首批列入改制范围的41家军工科研院所的改制工作可能不会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当前阶段,市场应放缓对军工科研院所类资产的预期。”

实际上,军工类上市公司的一大看点就在于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资产证券化,市场对于军工上市公司能否获得大股东核心军工资产注入也十分关注。在这其中,科研院所向来是优质资产的代表,资产轻、盈利能力强,但是科研院所注入上市公司的一大障碍在与其事业单位性质,也正因此,科研院所改制异常关键。

此前,曾有消息指出,列入首批名单的军工科研院所会在2018年完成改制。不过,在上述人士看来,虽然科研院所改制进度低于预期,但2019年军工资产证券化的步伐不会因此放缓,以军工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重组预案的数量为标准衡量,不会低于2018年的水平。

军工科研院所改制有所放缓

记者了解到,首批41家军工科研院所改制工作是在2017年7月启动的;去年5月7日,国防科工局等8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自动化研究所转制为企业实施方案的批复》,意味着首家生产经营类军工科研院所转制为企业获批,科研院所改制实现破冰。

在这份批复中,8部门原则同意兵器装备自动化研究所转制为企业,并且明确了转制适用政策,需要开展的重点工作和程序,提出了有关要求。不过,在此之后,首批范围内的军工科研院所实施改制的消息就很少出现了。

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军工科研院所改制低于预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经费。“科研院所改制过程中,涉及员工的社保、养老等多方面问题,资产折旧、土地划拨背后都牵涉到经费问题,但改制中的资金缺口由谁承担,各方承担多大比例都存在争议。”

目前来看,科研院所至少牵涉到国家财政部、院所所在的军工集团、院所本级、改制后的企业、甚至地方政府等方方面面。

该人士告诉记者,国防科工局等主管部门未就首批列入试点的院所改制做出自上而下的安排,试点院所改制采取的是自下而上的方式进行,也就是需要列入试点的科研院所自行提供改革方案,在交由所属军工集团审批后,再由各部委会签,“这种方式下的改制进度可能会慢一些。”

不过,科研院所改制向来是一大难题,从过往历史看,邮电、科技等民品领域的科研院所改制也普遍存在推进缓慢的问题,加之军工科研院所可能涉及核心军工业务,在推进改制的过程中就更为谨慎了。

当然,上述情况也不意味着军工科研院所改制的停顿,记者了解到,部分科研院所已经在员工招聘方面采取了社会化招聘的方式,与新入职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并缴纳社保;当然,这些院所也采取了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区别对待的原则,过去事业编制的人员仍然保留。

今年军工资产证券化仍可期待

记者注意到,多家军工集团都设置了自身的资产证券化目标,例如,航天科技集团2020年末的资产证券化率目标是45%,航空工业2020年末的资产证券化率目标是要达到70%。

对于一些资产证券化率已经比较高的军工集团而言,如航空工业、中船重工等,这些集团下一步的资产证券化重点必然是科研院所类的资产。那么,此番科研院所改制低于预期是否会影响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呢?

“科研院所改制的完成与否或者是否有重大进展与军工资产证券化并不是直接的正相关关系,如果科研院所中具备转制成企业条件的全部转企,军工资产证券化的概率确实会更高一些。”上述人士向记者说道。

记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不少科研院所中企业性质资产先行注入上市公司的案例。较为典型的就是中船重工集团旗下的中国海防(600764),去年9月、12月,中国海防先后披露了重组预案及修订稿,向中船重工及相关科研院所等交易对手收购海声科技、杰瑞控股、青岛杰瑞等企业类资产。

按照中船重工早已明确的规划,将有计划、分步骤地将集团公司电子信息类科研院所和企业资产全部注入中国海防这一上市平台。

“虽然科研院所改制的进度低于预期,但军工资产证券化的进度正如火如荼,新一轮的资产证券化正在展开。”谈到2019年军工资产证券化的形势,上述人士做出了这一判断。他向记者指出,2017年披露重组预案的军工上市公司数量为0,2019年的情况将比2017年好很多,也有可能好于2018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去年底以来,军工资产证券化已经展现出加速的趋势,例如,国睿科技(600562)在去年11月公告,作价68.6亿元向控股股东等交易对象购买国睿防务100%股权、国睿信维95%股权等资产;此外,曾发布史上最绝情公告的洪都航空也在去年11月改口,拟将部分零部件制造业务及资产与洪都集团相关防务产品业务及资产进行置换。

“从军工行业的改革层面来看,军品定价机制改革的影响不会迅速显现,科研院所改制可能低于预期,但是诸如股权激励、混改、军民融合等改革举措仍在稳步推进,总体而言,由于改革因素而拖累军工上市公司估值的现象今年可能不会出现。”上述人士向记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