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16次发函股权划拨仍未果  四川发展“入主”大西洋遇阻
财经

三年16次发函股权划拨仍未果 四川发展“入主”大西洋遇阻

2019年02月26日 14:41:15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记者 崔文官)在四川省内,国资巨无霸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发展”),碰上了硬钉子。

早在2017年4月,大西洋(600558.SH)控股股东四川大西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西洋集团”)与四川发展国瑞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瑞矿业”)签署国有股权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大西洋集团拟将其持有的大西洋27.05亿股股份无偿划转至国瑞矿业。2017年11月,该宗国有股份无偿划转事宜已取得了证监会、国资委等有关部门的批准,但是大西洋日前公告称,近三年期间,国瑞矿业曾16次发函催促,至今仍未转让。

四川发展遭遇“钉子户”

大西洋发公告称,日前公司再次收到收购方国瑞矿业《关于大西洋焊接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无偿划转股份过户办理进展情况的函》,国瑞矿业在该函件中称,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始终与大西洋集团及有关方面保持了密切沟通。自2017年11月30日,我司先后十六次发送工作联系函,督促大西洋集团会同我司向交易所和登记结算机构办理股份转让过户登记事宜。

截至目前,大西洋集团仍未会同国瑞矿业共同办理股份过户及登记等相关工作,也未提出有效措施和明确时间表。

按照计划,此次国有股权无偿划转完成后,国瑞矿业将直接持有大西洋27.05亿股,占已发行股本的30.14%。大西洋集团仍持有2692.81万股,持股比例为3%,国瑞矿业系四川发展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四川省国资委。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四川发展是四川省政府的国有独资公司,是四川省金融控股、产业投资引领、企业改革发展“三位一体”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服务于四川省经济社会发展。四川发展旗下拥有四川成渝、四川路桥和新华文轩3家上市公司,近年来还通过旗下企业对四川省内的红旗连锁、硅宝科技等上市公司进行了投资。

实际上,此前四川发展明确提出要在金融、矿业、基础设施建设与地产、酒业、国际业务五个领域,培育形成在国内A股或香港H股、或其他资本市场上市的五家龙头企业。四川省国资也曾提出,到2020年证券化率达到30%的目标。(详见财联社报道《川发展旗下基金接盘*ST 富控,四川国资资产证券化衔枚疾进 》)

按照当时的披露信息和规划,交易后,四川发展将持续、大力支持大西洋现有主业的做强做优做大,支持大西洋优势项目的发展。四川发展强大的融资能力、产业投资能力、资源整合能力有利于在未来更好地支持上市公司发展,提升大西洋的经营规模和业绩,增强大西洋的综合竞争力和持续盈利能力。

自贡国资消极应对

不过谁也没有料到,这宗四川发展旗下公司主导的国有股份划转,将近三年的时间仍然毫无进展,早在2017年11月24日,国有股份无偿划转事宜已取得了证监会、国资委、商务部等有关部门的批准,具备了协议生效的先决条件,就应当及时办理标的股份划出与过户登记手续。

大西洋表示,“本次公司国有股份无偿划转,公司始终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划入方等有关方面保持了密切联系,并一直积极主动配合划转双方及相关方做好相关工作。但公司的股份仅仅是划转对象,在整个过程中公司只能是积极予以配合,而划转涉及的相关事项需要由划转双方及相关方负责处理。”

事实上,划转不顺的关键确实不在于大西洋,而是自贡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贡国投”)。大西洋集团系自贡国投全资子公司,自贡国投实控人则为自贡国资委。

自贡国投称,根据自贡国投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约定,发行人或者信用增进机构因资产无偿划转、资产转让、债务减免、股权交易、股权托管等原因,导致发行人或者信用增进机构净资产减少单次或者两年内累计超过净资产的百分之十,或者虽未达到上述指标,但对发行人或者信用增进机构的生产、经营影响重大时,应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而该事件构成对自贡国投的债券持有人权益具有重大影响的事项,债券持有人会议同意通过为本次股份过户的先决条件。

自贡国投认为,本次无偿划转后续还存在一定障碍,需要“一是制定不影响自贡国投信用评级的重组方案;二是评级机构需就本次股份无偿划转对自贡国投偿债能力的影响进行专项评级;三是组织召开各类债券持有人会议,且各债券持有人按相应持有人会议规则表决通过形成决议等。”

与自贡国投不同,大西洋非常希望能够投入四川发展怀抱,大西洋认为,“按照大西洋集团持股33.14%测算,大西洋总资产和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资产对应自贡国投该指标的比例分别为3.85%和6.85%,低于10%,对自贡国投的偿债能力影响非常有限,不会触发召开债权人会议的条件。”

而且本次国有股份无偿划转是经自贡市人民政府、四川省国资委以及国务院国资委审批同意的行政行为,不属于股权交易行为,不涉及股权托管和债务减免;本次无偿划转与作为划出方股东的自贡国投无关,无需对其债务作出安排。

有四川国资系统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此事主要系国资内部的利益协调问题,如果将大西洋划入四川发展,自贡当地无疑少了一家上市公司,因此当地政府没有太大动力,也不太情愿。”

那么,这场持续了近三年的国资股权划转事宜最终将如何收场,国资系统内部的利益能否协调好,后续归属又将对大西洋带来哪些影响?财联社记者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