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荒”又逢巨亏 庞大集团陷“生死局”?

“钱荒”又逢巨亏 庞大集团陷“生死局”?

2019年02月27日 07:15:00
来源:中国网财经

庞大集团曾是市值全球排名第一的汽车经销商,但目前却面临自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和运营压力。2018年庞大集团净利润预亏60亿-65亿元,结合其以往的盈利能力计算,庞大集团需要约40年才能填补亏空。

而眼下,如何使用现有资金和资源,将线下重资产整合串联起来,推动公司继续前行,是庞大集团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2018年12月,北京庞大新能源汽车展示广场拆除现场 中新经纬 吴起龙 摄

遭遇“钱荒”又逢巨亏

2011年,庞大集团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筹资63亿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经销商集团,但随着资金链问题的爆发,如今的庞大已陷入“钱荒”的境地。

中新经纬客户端梳理发现,庞大集团自上市以来盈利能力一直表现平平。其中2011年-2017年,集团累计实现净利润仅十多亿元,若平摊至每年净利润约为1.45亿元。但因买地建店、快速扩张,上市前七年庞大集团的扣非净利润仅2016年为正。

众所周知,汽车产业是典型的资金密集型产业,从汽车产业的链条看,研发、制造、采购、销售各环节都具有资金密集型的特征,因此“钱”也就成为了汽车产业中最核心的部分。

“汽车流通行业本身对资金流动性要求较高,汽车经销商一般也多采取租赁方式经营4S店。”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流通领域专家曾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指出,庞大集团坚持买地建店,在上市之初公司资金充裕、市场竞争也远不如现在激烈时,弊端还不明显。但随着时间推移,庞大集团的资金链问题就日渐显现了。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亦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前期举债扩张,消耗了大量的贷款资金。而国内汽车市场增速放缓,部分品牌滞销、利润变薄,也加剧了庞大集团的资金压力。“国内市场环境变了,但庞大却未能及时跟上并做出调整,这是困局出现的根本原因。”钟师补充说。

另据Wind数据,汽车经销商行业的公司资产负债率一般处于50%-60%之间。而庞大集团资产负债率却长期高企,基本维持在80%以上,仅2017年为78.93%。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在汽车产业链条上,负债率高、资金压力大的汽车经销商,在经历2018年汽车市场连续多个月负增长的情况后,资金回流难度将加大,而本就脆弱的资金链也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近期,庞大集团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集团净利润预计亏损60亿-65亿元。对于巨亏的原因,庞大在公告中解释称,报告期内因公司融资困难,出现了流动资金严重不足,不能满足正常经营运转需求的情况。不过,庞大集团的解释很快便遭到市场和监管部门的质疑。在预亏公告发布后不久,上交所就向庞大集团发布了问询函,要求其做出详细解释。

今年2月下旬,庞大集团回复上交所询问时表示,2018年集团预计营收430亿元,同比减少274亿元。究其原因,是因资金紧张导致销售采购相应金额不足,致使全年销量严重下挫;集团急于清理库存,进行了折价销售;且新车采购量不达标,也无法得到厂家全部优惠政策。

紧缩发展能解困局吗?

据报道,2000年,庞大集团在北京亦庄以每平方米650元的价格,购下了50亩土地,并在这块自购土地上,设立了诸多庞大旗下的经销点,而在后来房地产突飞猛进时,由于控制住了土地成本,庞大赚取了不少利润。因此该模式备受庞大青睐,而在上市后集团又加快了其买地建店的扩张步伐。

中新经纬客户端梳理发现,2011年,庞大集团新开经营网点331家,到2013年底,期营业网点已达到1351家。不过,业内却认为庞大的重资产的模式,加上快速扩张,会消耗大量的资金,因为购地、囤地均需要钱来维护。

实际上,也就是从2014年开始,庞大集团建店的速度开始减缓,并有意收缩网点,加大闲置资产处置力度;在随后的几年间,庞大集团的经营网点数量不断下降,到2017年年底网点数量为1035家。

而随着庞大集团资金链紧张的问题出现,集团便顺理成章的采用了出售旗下4S店的方式来换取现金流。集团实际控制人庞庆华曾公开表示,未来几年,要将700多家店“瘦身”到400家,并出售部分闲置资产,或者关停一些效益不高的店。

事实上,“瘦身”确实已经开始了。2018年5月,庞大以12.53亿元的价格,出售旗下5家奔驰4S店给广汇汽车;7月再以3.2亿元出售5家4S店;8月庞大发布公告称,为回笼资金,增加利润,决定将下属北京雷萨、济南奥迪等9家4S店的100%股权转让给大连中升,转让价为10.93亿元。

为进一步缓解现金流压力,庞大集团还多次发债融资,庞庆华也已将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悉数质押。庞大集团今年1月28日发布的公告称,庞庆华持有20.42%的公司股份,已被累计质押20.41%。

但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庞大资金链问题逐渐显露以来,其就不断被卷入与各类公司的债务纠纷之中,资产被申请冻结的事件也越来越多。2016年年底,庞庆华因替一份融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了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后来又因庞大与中机国能的融资租赁纠纷,导致庞庆华所持有股份再次被轮候冻结。

此外,庞大集团还计划对集团层面的高管人员实施降薪,降薪幅度为10%。据庞庆华透露,降薪范围不涉及集团旗下的经营单位和员工,仅对集团总经理助理级别以上的高层领导进行降薪,且目前降薪计划还未开始执行。

“庞大想再回到以往状态的可能性不大”,钟师直言,在今后的市场上,汽车经销商数量会不断缩减,单一品牌的市场已容纳不了如此多的销售商了。“对庞大集团来说,当前资金是最紧要的,与汽车相关性不大的产业其实可以进行转卖,以便偿还债务。”钟师说。

“债务问题归根结底是企业经营行为,庞大集团必须做出转型,而不是想办法把危机掩盖过去。”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曾对媒体表示,庞大集团亟需引入外脑,引入鲇鱼,引入新思路,制定新战略,转变固有模式,整顿现有业务,开辟新局面。而仅靠自身努力,很难有根本性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