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断交社保、不给退费,太傻留学陷入维权漩涡

被指断交社保、不给退费,太傻留学陷入维权漩涡

2019年02月27日 08:37:39
来源:新京报

近日,A股上市公司华闻传媒旗下子公司太傻留学(北京澄怀科技有限公司)陷入财务危机、断交员工社保、学员为退费维权的消息在网上传播开来。

2月23日,多名太傻留学学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称自己向太傻留学申请退费遇阻,公司工作人员建议他们走法律程序。“太傻留学的一些合作方已经中断了与公司的合作项目,我们如果想继续留学项目申请,需要向合作方重新交钱。”

此外,一名自称太傻留学广州分公司员工的网友发布微博消息称,2月21日下午5点多,广州分公司被拉闸,自己被告知,2月份的社保和公积金可能会被断交。

2月24日,记者多次拨打太傻留学官网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注意到,母公司华闻传媒近日发布的多份公告称,太傻留学2018年业绩呈现大幅下滑,团队核心成员流失、现金流紧缺,导致账面商誉计提减值100%。

学员:不给退费,员工建议走法律程序

2月23日,一名太傻留学学员陈欢(化名)介绍,2017年,她交了数万元学费,在太傻留学报了名。太傻留学在协议中承诺,上完全部课程后,学员的成绩若未达到目标分数,即退还70%学费。

2018年8月,陈欢的某项成绩未达到协定分数,便要求退款。同年10月,拿到退款协议书。协议书显示,太傻留学将在2019年1月31日之前将应退学费汇入陈欢账户。

但直到1月31日,陈欢还未收到太傻留学的退款,日常与她联系的太傻留学销售顾问的电话也无人接听。直到大年初九(2月13日),销售顾问的电话才接通,并告诉她,退款手续年前没有办完,现在还没有上班,退款还需再等一段时间。

2月21日,等待无果的陈欢来到太傻留学北京总部。工作人员告诉她,公司财务出了问题,无法退费,建议她走法律程序。

家住河北的李林(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1月,他在太傻留学报名并交了钱,之后并没有上课,也没有接受其他服务。直到前几天李林才得知公司出了问题。“我联系了销售顾问,他说公司出现了财务问题,无法继续进行服务,也无法退款,建议我直接去起诉。”

李林与太傻留学签订的合同显示,学员进入服务流程后需要履行合同,不能在合同约定的服务结束前申请退款。

“这让我很为难。”李林说,因为太傻留学没有发布公告表明合同已不再履行,如果他再去找其他留学中介,就违反了合同约定,便无法退费。同时,他还表示,自己很多同学都跟他情况类似。

此外,一位申请海外博士项目的学员称,目前自己已经拿到offer,但是签证及导师联系方式在合作方手中,由于太傻留学未将相关费用支付给合作方,导致合作方已经将该合作中断。如果她想继续该申请,就需要重新与合作方签订合约,并按全价再次交费。“我不想重新交钱,但因为申请留学已经拒绝了所有工作机会,现在我也不知该怎么办。”

微博爆料:断交员工社保,断发工资

2月23日,一名自称太傻留学广州分公司的员工发布微博消息称,自己在公司工作五年了,然而,农历2019年开年上班第一周,“就被告知:集团没有转来房租费,物业要拉闸了,让员工收拾好贵重物品早点回家。2019年2月21日下午5点多,广州分公司被拉闸,与此同时,自己还被告知,2月份的社保公积金集团很可能不交了。”

同时,微博消息中还表示,太傻留学总经理晏飞告诉他们,他一直在和华闻传媒集团沟通,协调此事。但是之后再无任何结果。“另外,广州分公司还有两名员工有生育津贴待发,这属于专款专用的款项,在咨询社保局不能转给个人的情况下,这笔钱能否如期发放员工成为未知数。”

微博中还称,目前太傻留学有超过1000名在服务客户,以及超过几百万的积压退款需要处理。2月21日时,他曾打通华闻传媒集团董秘的电话,请求集团派人处理2月社保未交及2月15日工资未发的事项,“董秘让我去找澄怀科技(太傻留学)”。

对于微博爆料以及学员退款受阻的说法,2月25日,记者多次拨打太傻留学官网电话求证此事,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同时,华闻传媒官网发布的董秘电话也无人应答。

调查:管理层全面变动,现金流大幅下滑

太傻留学于2013年被A股上市公司华闻传媒收购,成为华闻传媒的子公司。

2019年1月31日,华闻传媒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称,预计2018年度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8亿至48亿,而上年同期净利润状态为盈利2.77亿元。原因是部分子公司业绩下降,并购重组相关标的资产涉及计提商誉减值,其中,子公司太傻留学的账面商誉57379.98万元预计有可能按100%计提减值。

2月16日,华闻传媒发布公告称,太傻留学长期持续经营的留学业务,2018年销售额较2017年下降了44.34%(未经审计),毛利同比下降了93%(未经审计)。太傻留学管理层发生全面变动,加之现金流的紧缺,大量员工离职,导致销售人员紧缺,市场宣传未能到位,造成销售额大幅下降;因开展广告业务的资金问题,太傻留学2018年停止了广告业务。

具体来说: 2018年初太傻留学员工223余人,到2018年末员工仅剩余132人,而且预计其中约有30%也将在2019年春节后离职。

公告还称,2018年,太傻留学的业绩开始大幅下滑,年度营收总额3893.08万元,较2017年度下降90.45%;营业利润亏损4398.55万元,较2017年度下降150.7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3883.37万元,较2017年度下降144.42%。

背后:行业+政策风险致太傻留学陷入危机?

事实上,2018上半年,华闻传媒的业绩数据下滑已露端倪。据华闻传媒2018年半年度报告摘要显示,2018上半年,华闻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185.33万元,同比减少77.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1.02亿元,同比下降175.99%。

公告对经营情况进行了分析讨论,部分原因有:太傻留学因美国政府出台一系列新政策,限制了部分赴美条件,对美国留学市场冲击较大,因此主要的留学业务在2018年上半年有所下滑。同时国家于2017年底取消了出国留学中介资质牌照,小型留学服务公司大量涌现,对原有的留学服务公司造成了一定冲击。

而在2017年度报告中,华闻传媒的净利润还处于盈利状态,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6929.47万元。

不过,华闻传媒在2017年度报告中指出了太傻留学可能面临的风险:留学行业的政策法规未来可能进行改革;美国留学的门槛增高;2017年底中介资质牌照的取消等原因都将会造成太傻留学咨询服务业务的经营风险。

报告还称,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传统门户网站的用户增长受到影响,用户存在被分流的风险,对太傻留学互联网广告经营模式造成强大的冲击和威胁,同时对其在移动互联网方面的投入也产生极大挑战。